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免费阅读 叶拾穆子桢的小说在线阅读

2023-01-23 10:33:17 主角:叶拾穆子桢 作者:九月里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 连载中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

作者:九月里 主角:叶拾穆子桢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免费阅读 叶拾穆子桢的小说在线阅读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小说介绍

叶拾穆子桢是小说名字叫《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里的主角,作者是九月里,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叶拾竟成了丞相府里爹不疼没娘爱的痴傻嫡女?还被赐婚给了瘸腿王爷?且开局就被人下了药送进了乱葬岗?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时,叶拾突然看到了个残废的俊美男人姨娘弄权,下嫁残王,封建乱世等她都可以接受……但只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传闻中那个生啖肉,渴饮血的楚王殿下会变成一个嘤嘤怪啊?......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小说试读

第12章

他俊美的脸庞跌入她的眼中的那一瞬间,她承认,她的心跳的确漏掉了一拍。

该说不说,这男人长得确实好。

要不然当时在乱葬岗也不至于害得自己色心大起......

她越想越往不对劲的地方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穆子桢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忽然掀开了马车的车帘子。

一道寒光随之在眼前一闪而过!

穆子桢下意识地向叶拾的方向伸手,不曾想身后的女人反应更快,直接翻身跳了出去,一脚干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掉的马车车夫。

车夫从马车下跌落,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痛苦地哀嚎着。

这时叶拾才发现,车子已经被车夫带入了一个树林里。

周围全是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杀手!

一个个手持锐利兵器,盯着叶拾的举动。

她顿时来了兴致。

穿越到这里好几天了,她体内打斗的基因正蠢蠢欲动呢。

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

还没等穆子桢出声阻拦,她直接一个翻身,窜进了杀手群中。

穆子桢吓了一跳,掏出骨笛,吹响口哨。

霎时间,四面八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无数暗卫,齐刷刷来到穆子桢身边。

穆子桢正准备让他们上去帮叶拾,可定了定神,陡然发现那些杀手都被她搞定了!

此时此刻,叶拾正掐着带头的杀手的脖颈,眼神凌厉。

“别杀他!”穆子桢大喊。

可已经来不及了。

那杀手身子一软,两眼一翻,直接死了。

叶拾一脸晦气地松开了手,耸了耸肩道:“这可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杀的。”

穆子桢身边的一个暗卫冲了上去,查看了一下那个杀手的情况,随后拧眉回首禀告道:“此人早已服毒。”

也就是说,不管刺杀失败与否,这些杀手都必死无疑的。

既然如此,他们身上也断然是搜查不出任何线索的。

穆子桢的脸上渐渐染上一层薄薄的寒意,喉咙里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随后,将目光转到了叶拾身上。

“下次,不该如此冒险了。”

“冒险?这些杀手,是冲着你来的吧?”

叶拾轻蔑地哼了一声,回到马车上,双手环胸,“刚刚你帮了我,这次我救了你,算扯平了。”

穆子桢轻薄的唇瓣一拧,“本王不需要你救。护着你腹中的孩子便好了。”

叶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白眼狼!”

穆子桢阴测测地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一路无言,回到了王府。

一到地儿,穆子桢便直接差人去请了大夫来。

方才在杀手群中几进几出,那样危险的情形,难免受伤。

谁知道大夫查看了一番,竟然没发现一点皮外伤!

他忽然想起那日花戎所说,叶拾的功夫不在他之下。

不管怎么样,没事就好。

穆子桢稍微放心了一些,又交代了屋里的丫鬟几句,这才离开。

回到书房,暗卫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穆子桢关上房门,昏暗的屋子似乎被黑暗笼罩,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意。

“如何?”

“已经交由大理寺处理了。”

“好。”

穆子桢的脸几乎隐匿在黑暗中,叫人看不清情绪,话语里也听不出一丝温度。

他冷声道:“今日遇刺之事,散播到坊间去,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他这么多年南征北战,为保百姓牺牲众多,此番遇刺,不难牵扯出背后的利益关系。

只要百姓舆论往他这边倒,形势对他而言,就更加有利。

窗外清辉的月色轻薄,落在他脸上,显得格外清冷。

......

另一边,玉宁宫中。

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正端坐在香炉前,闭目养神,而夏韵之站在妇人身后,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

丝丝缕缕青烟从香龛中升起,氤氲在妇人脸上。

夏韵之微微俯身问道:“太妃,如何?”

面前的人便是穆子桢的母亲宋太妃。

她一向喜欢清静,近日偶然风寒,总觉得有些偏头痛,夏韵之便十分积极地过来帮着按揉。

此时听得她的轻唤,太妃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挂着一抹慈祥的笑意,“甚好。韵之,有你在我身边照顾,我真是舒心多了。”

夏韵之笑道:“能帮太妃分忧,是我的荣幸。”

太妃握住了她的手,脸上的笑意依旧温柔,“为难你这几日总是往我这儿跑。”

“太妃待我不薄,这本就是我该做的。”

夏韵之撒娇一般地靠着太妃坐了下来,脸上呈现出娇俏的笑容,“这些日子,子桢哥哥有了皇嫂,我也实在是不好去叨扰了。”

这王妃说到底也不过是娶来冲喜的,恰好这两日太妃头疼,本也对其不关心,到底也没见过。

太妃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无奈道:“想来,如今你也到了出阁的年纪了,这京城年轻有为的公子哥也不好,不如,我帮你物色物色?”

“不,太妃,韵之就想陪着你。”

夏韵之软软地靠在了太妃身上。

实际上,夏韵之的心意,太妃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只是眼下,穆子桢已经有了王妃,委屈韵之做妾,她也实在不愿。

太妃心念着,不如寻个好人家,总不能委屈了。

夏韵之却依旧满脑子想着穆子桢。

她忽然嘟囔着说道:“现在子桢哥哥忙得很,都不愿意陪我玩儿了。”

“忙?”太妃挑眉,“他能忙什么?”

夏韵之笑道:“新来的皇嫂可好玩儿了,不是飞檐走壁,便是在院子里舞刀弄剑,听闻前些日子,差点将屋顶捅出个洞呢。”

这显然是有她添油加醋的成分在里面。

宋太妃是个特别传统的女人,在她的思维里,女人必须三从四德,温柔大方。

这......

舞刀弄剑的,成何体统?

果然,太妃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早就听闻此女痴傻,若是安分守己也就罢了,竟还在院子里搞出这般阵仗,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成了坊间笑话?”

她看向旁边伺候的下人,直接吩咐道:“传话过去,让王妃过来。哀家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何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