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沈青楹傅昱珩云荇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1-12-07 13:37:42 主角:沈青楹傅昱珩云荇 作者:云宝
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 连载中

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

作者:云宝 主角:沈青楹傅昱珩云荇

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沈青楹傅昱珩云荇大结局在线阅读

《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是云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沈青楹傅昱珩云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青楹女扮男装成为傅昱珩的副将云荇,后受重伤假死重回沈家。傅昱珩本就不相信云荇死了,又在沈青楹身上发现了许多云荇的影子,于是开始各种调查与试探。风云诡谲,朝堂和家宅都矛盾重重,暗流涌动。真相一层层被剥开,沈青楹和傅昱珩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匈奴来犯,命悬一线。但最终还是成功击退,结局美满。...

《一世眷宠:将军的在逃妻》小说试读

傅昱珩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他正死死盯着那有问题的民居,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青楹眉头一蹙,决定先行离开,以免暴露身份。

她下意识后撤一步,谁料一只酣睡的猫儿正躲在不起眼的杂物下,沈青楹这一脚,正好踩在它的尾巴之上。

“喵……!”猫儿吃痛嘶吼,暴露了沈青楹的位置。

傅昱珩警觉回首,在皎白的月光笼罩下,两人双目相对。

沈青楹连忙错开目光,施起轻功便要离开,谁知这傅昱珩竟然也跟了上来,沈青楹的轻功略逊一筹,最终还是被他擒住了手臂。

“你是何人,为何跟踪我?”

沈青楹奋力抽回手臂,变了男声没好气地言道:“谁跟踪你了,这路就许你一个人走吗?”

傅昱珩显然不会相信她这苍白的辩驳,这三更半夜,正经人家怎么会一袭夜行衣出现在这?

他不再多言,抬手便直取沈青楹面门,决定先拿了这人再细细审问。

沈青楹暗骂一句,连忙接招。

两人在房檐之上堪堪过了几招,为了不让傅昱珩看出自己的身份,沈青楹故意改变了武功路数,因此有几分吃力。

原本便精于徒手搏斗的傅昱珩下手毫不留情,步步紧逼,眼看就要将她的面罩取下。

不行!绝对不能暴露!

沈青楹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抬臂格挡。

傅昱珩的拳风被阻,震得后腿了两步。

然而他根本顾不上发麻的手臂,只是愣愣地立在原地,连沈青楹的离去都没有阻止。

刚刚那格挡的招数,是傅家的家传秘术。

除了傅家人之外,只有一个人会。

“云荇……!”

傅昱珩眸色渐渐染上了一层深沉之色。

“你果然没有死!”

翌日一早,傅昱珩便着好朝服进宫面圣。

皇帝对他如此之快便查到了线索有几分诧异,但并未表现出来,仍是一副和蔼面孔。

“傅爱卿进展如何?”

傅昱珩恭敬行礼,微微抬头:“启禀圣上,末将已经查到一处可疑人家。”

皇帝漫不经心地颔首:“哦?说来听听。”

“末将先去查验了尸首,发现尸身上的刀痕十分熟悉,是北境匈奴特制的一种弯刀。这种弯刀形状奇特,造成的伤口也十分特别,中原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东西。”

听到“匈奴”二字,皇帝的神色也肃然了几分:“你是说……城内有匈奴探子?”

前几日沈青楹倒是给他了一份名单,难不成那些人还引了匈奴进来不成。

傅昱珩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直言道:“正是如此。”

本以为只是普通的谋财害命,没想到其中还涉及到了匈奴人。

皇帝神色严肃,追问道:“可曾查出他们藏匿在哪儿?”

“末将查了最近几月的出入记录,并未发现有何疑点,倒是有几处本地人家十分可疑。”

“这些人家皆是在上月初一到十五有入城记录,但末将翻阅了之前的档案,却没看到他们有出城记录,若有一两个漏记的还则罢了,短短十五日出现了十余起,这不免让人猜测是否他们是被掉了包了。”

“还有便是虽然那些无名尸首容貌尽毁,身形却有许多可以同这些有问题的人家对上。”

皇帝沉吟片刻,沉声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拿人问话?”

“末将派人查验了最近有异常的几处人家,大致确定了一处,只是还没来得及查验。”

皇帝有些纳罕,这傅昱珩是个行事严谨的人,不把事情调查清楚,按理说不应当前来禀报。

“傅爱卿可是有何难处?那人是高官贵胄不成?”

傅昱珩摇了摇头,墨色的眸子中晦暗不明:“并非如此,只是……末将在探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黑衣神秘男子。”

一股不妙的感觉升腾而起,皇帝不动声色地问:“神秘男子?什么神秘男子?难不成是匈奴奸细?”

傅昱珩不置可否,只是状若无意般言道:“是敌是友我不知,但那人的身手,却跟云荇有几分相似。”

皇帝心中苦笑,果然是沈青楹也查到了这层线索,他倒是好心办了坏事了。

傅昱珩继续言道:“末将隐约在那人身上看到了云荇的影子,故而有所感慨。若是云荇还活着,以他的聪明才智,必定能为陛下所用,为陛下分忧。”

他的余光一直落在上位之人的脸上,试图从其中细枝末节之处找到些破绽。

虽然大不敬,但他心中一直觉得,云荇之事……圣上定然知道一二。

皇帝怎能不明白他言语之间的试探,在这位置上坐了这么久,倒也不至于被这简单的伎俩算计。

他面带遗憾,顺着傅昱珩的话言道:“朕也觉得十分遗憾,若是忠顺侯能活着归来,朕定将重用!”

从这位冷静的君王脸上,傅昱珩看不出一丝破绽。

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试探,若是圣上真与此事有关,两人便皆是心知肚明,那便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没有见到尸首,末将依旧坚信云荇并未去世。”

皇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傅昱珩倒也是个钻牛角尖的性子:“逝者已矣,傅爱卿还是向前看吧。你如此这般挂念着忠顺侯,想必他泉下有知,也难以瞑目吧。”

傅昱珩身子一僵,不再言语。

皇帝心中叹气,随意扯了两句,便推说身子疲惫将傅昱珩打发了出去。

“城中的案子还需尽快破解,如真与匈奴有关,那么我们便要小心应对。”

心神不宁的傅昱珩强打起精神应了下来,便匆匆退出了金殿。

看着他有些漂浮的背影,皇帝也有些不忍。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跟傅昱珩到底发生了什么,人都“死”了这么久,傅昱珩还这么念念不忘的。

他微微敛起心神,思索了片刻,提笔书了一封密旨:“顺喜,差人把这个给沈侍郎送去。”

沈彦卓正在家中歇息,一个衣着朴素的男子便敲响了房门。

李岩开了门,见到熟悉的面孔,连忙将人迎了进来,顺手屏退了丫鬟小厮。

“大人,宫里来了密旨。”

正在闭目养神的沈彦卓猛地睁开眼,撑起身子双手接过密旨,送信的公公也是个通透人物,谢绝了他的客套挽留,匆匆回宫了。

沈彦卓将密旨展开,神情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李岩安静地侯在一旁,并未多嘴,直到他仔细将密旨读完,才示意李岩将其收好。

“李岩,你替我去做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