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恋你情深深》余果唐致深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07 15:24:28 主角:余果唐致深 作者:一沓糊涂
余生恋你情深深 已完结

余生恋你情深深

作者:一沓糊涂 主角:余果唐致深

《余生恋你情深深》余果唐致深完结版免费阅读

《余生恋你情深深》小说介绍

主角是余果唐致深的小说叫《余生恋你情深深》,是作者一沓糊涂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余果第N次想靠近台长大人被推开——唐致深,我要跟你生猴子,呸,孩子!于是,漫漫征途中,余果不仅要升级自己的记者生涯,还得打怪唐致深身边的各种妖艳女人。直到有一天,她移情别恋,摸着鼓起的肚子,眼瞅着台长大人,说:报告台长大人,能否让我带球跑?唐致深:你敢!...

《余生恋你情深深》小说试读

余果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结果唐致深根本不在意,直接目不斜视地从她身旁走过去了,徒留余果风中凌乱。

等他走远之后,余果才缓过来,但随即又郁闷了。

自己在他眼里就真的这么没有存在感么!

唐致深坐到车上的时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小妮子,还以为她跑哪儿躲起来哭,结果是来大门口“丢人现眼”了!也就只有她,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了。

……

从那之后,经过唐致深那番毫不客气的鞭策,余果决定转变策略。

她决定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于是把那些刚买不久的奢侈品衣服包包都压箱底了,把最低调朴实的衣服挑了出来。

第二天她依然早早到了部门,并且把办公室全部打扫了一遍。

由于昨天在大门口草坪区站了两个小时,余果在电视台里已经有了一定“知名度”了。陆续到达办公室的同事们看到余果,都没有了之前的漠不关心,纷纷凑上来嘲讽她。

“哎哎哎,余果,你干嘛跟小草过不去啊?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对啊对啊,身为电视台的职员,素质必须得有!”

余果表示很无奈,却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行吧,这次她认栽。

……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同事抱了一堆资料过来,放在余果桌上。

“余果啊,我这里有一些资料,你闲着没事的话就整理一下吧。”虽然是让人来帮忙的,语气却是毫不客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哦好的,你放着吧,我待会儿就弄。”余果脸上笑嘻嘻,心里却是……

“这个有点急呢,最好明早上班之前就弄好。”女同事说完就摇曳生姿地走了。

余果开始忙活,过了一会儿,又有同事过来“请”她帮忙。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都还有人过来找余果帮忙,并且都要求今天之内必须完成。

余果看着那些请她帮忙的同事一转身就拎起包走人了,自己桌上的文件却堆成了山,郁闷地嘴上都可以挂油壶了。

看来今天注定是要加夜班了,唉!

余果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回来的时候整间办公室就剩她一个人了,不免感觉有点凄凉。

“没事,我能搞定!”余果给自己鼓了鼓劲,埋头跟那堆文件做斗争。

……

夜色渐渐沉暗。

“叮铃铃,叮铃铃……”

正当余果看文件看得眼花缭乱差点打瞌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把余果吓一跳。

一看来电显示是唐伯母,她连忙接起电话。

“喂,果果啊?”唐夫人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尤其亲切。

“嗯,我在,唐妈妈。您说。”余果一边看着电脑上的文字,一边听着唐夫人说话。

“果果啊,这周末你唐伯伯过生日,到时候和致深一起回老宅吃饭呀!”唐夫人热情洋溢地邀请着余果,显然还不知道余果和唐致深吵了一架。

“哦,好的,知道了,我一定会准时到的。”余果眼睛累得不行,上下眼皮都要打架了,就随口应下了。

“果果啊,你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疲惫呀?你在哪儿呀?”唐夫人察觉到余果的声音有些萎靡,开口询问道。

“我还在台里呢,有些文件需要加班处理一下。”余果照实说了,不过并没有告诉唐夫人这些工作是老同事欺压新人,给她的额外任务。

“这都快十点钟了,再这么下去身子会扛不住的。致深呢?和你在一起吗?”唐夫人一听就急了。

“额,没有,他没和我在一起。没事,我就快做完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那怎么能行呢!致深也真是的,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加夜班呢。”唐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余果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不过余果这会儿也没心情去解释了,她这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呢!

……

电视台地下车库。

“妈。”

“你在哪儿呢?我说你怎么回事,果果一个人在台里加班到现在,这都几点了,你怎么当人未婚夫的?”唐致深刚接起电话,母亲就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唐致深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他刚赶回台里处理了一份紧急文件,这会儿才弄完到了车库取车,就接到母亲的电话。

他加班通宵都是常有的事,可从来没见他的母亲打电话慰问过一次。余果就才第一次加班,并且这个点儿也不算晚,母亲就迫不及待来兴师问罪了。

这是他亲妈吗?这明明是余果她的亲妈才对!

“她刚开始工作,加班是常有的事,其他职员也经常为了工作熬夜坚持……”唐致深试图解释,可惜他的母亲根本不接受任何反驳。

“那怎么能一样,果果可是你未婚妻!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台里加班我可不放心,你去接她回去。”唐夫人在儿子面前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下了命令就不允许唐致深拒绝。

唐致深蹙眉,挂断电话后,看了眼那时间,从车上下来,回到了电视台。

他到校对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余果已经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了。头一点一点的,好几次快要挨到键盘了,又神奇地抬了起来,左摇右晃地,居然也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