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认定你》洛萧萧霍司承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2021-08-04 10:13:14 主角:洛萧萧霍司承 作者:钱爷
余生认定你 已完结

余生认定你

作者:钱爷 主角:洛萧萧霍司承

《余生认定你》洛萧萧霍司承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余生认定你》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余生认定你》由钱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洛萧萧霍司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世重生,叶琯琯处心积虑想要搭上陆靳霆,却没想到原本冷酷禁欲系的男人竟是画风突变——三百六十五天,日日无休!他是军区魔王,雷厉风行,不近人情,偏对她,三百六十度疼宠无度!直到叶绾绾虐渣功成身退,客气对男人坦白:“陆少,我嫁给你不过是为了利用你报仇!”男人挑眉,搂住想逃跑的小萌妻,“那你开发利用的不够彻底!”“什么意思?”“除了弄死你的仇人,还能多功能使用!”...

《余生认定你》小说试读

“我等你主动约我!”

陆明烨幸灾乐祸的站在身后没追,任由陆靳霆将乱抓乱挠的小野猫带走,今天这局面够他们喝一壶的吧。

陆靳霆平日里本就体力强悍,此刻生起气来更是青筋突爆得让人害怕。

“大叔,你先放开我,我和陆明烨话还没说完呢!”

叶琯琯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他肩头动来动去的让人实在恼怒。

一把将她按入沙发,他沉重的身子压得她无法动弹,近在咫尺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你确定?”

叶琯琯嗅到了空气中的危险气息,连忙不再挣扎,可她曾经把母亲的遗物送给陆明烨做女婿象征的事儿一定不能让陆靳霆知道,这太丢人了。

她把头一偏,俨然有些心虚,“我...我是有事要找他。”

“有什么事需要瞒着我。”

想到那家伙之前在她心里的重要性,陆靳霆更是怒不可遏,但此刻他隐忍着蛰伏的怒气,只想听她一个解释。

“大叔,你别问了,只是一件小事。”

她的躲闪和欲盖弥彰很显然在挑战陆靳霆的极限,他本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说一不二,更何况刚才在枫林小路上,陆明烨的手直直扣在她腰间!

他当然相信她,正因为相信,也愿意听她解释,但此刻叶琯琯的反应让他醋意大发的同时,身体里的暴戾因子正慢慢作祟。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交代,你选择。”

强硬的将她偏到一边的脸掰正回来,迫使这个不断回避自己目光的小丫头直视自己,无奈陆靳霆在她眼中只能看见心虚。

“真...真的只是小事,大叔,你让我去吧...”

她根本不擅长撒谎,此刻甚至提出让他同意的要求,这算什么?他们已经结婚了!

怒意直达眼底,陆靳霆阴恻恻的眸子紧紧锁住叶琯琯,就连压着她的力道也沉重几分。

“别想离开我身边一步!”

薄唇沉重的倾覆下来,带着晨间好闻的薄荷清香,这个吻却没有半分令人留恋的温情,撕咬和强迫,乃至到那只不可抵抗的撕扯她衣物的手,只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有那么一瞬间,叶琯琯的脑子里浮现出前世场景,她和陆靳霆的每一次情事都是被迫的。

他为了把她锁在自己身边,甚至不惜囚禁着不让她离开。

每一次每一次,都弄得她遍体鳞伤。

此时陆靳霆结了一层冰霜的眸子,就和从前他们抵死折磨时的眼神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是梦魇,拖着她沉重到喘不过气来。

“放开我!”

叶琯琯下意识猛推他,顿时抱住双膝浑身颤抖起来,那模样仿佛受了惊的兔子。

她竟然这样畏惧自己。

陆靳霆嗜血一样的眸子总算清明了几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可只要一想到她态度强硬的要去见陆明烨,他就气愤难当。

“老婆。”

他语气总算轻下来,松开对她的钳制,想要揽她入怀却只感受到她冒出冷汗的颤抖,堪堪捧起她一张小脸,只能看见一双红肿的桃子。

看他要接近自己,叶琯琯甩着手阻止他的靠近,眼泪更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个人怎么那么可恶!好坏程度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是在让她玩过山车?追求**?

身前小人儿只呜呜哇哭个没完,陆靳霆没有哄人的经验,见她抗拒便不再靠近,可越是不靠近她便哭得更凶了。

陆靳霆觉得头有些痛,这小丫头哭起来怎么和团子有一拼,回想起自家儿子这么肆无忌惮的哭,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大人和小孩儿,只要哭起来,令其停止的方法应该是通用的吧。

陆靳霆沉吟了几秒,轻咳了一声以后冷下脸来,拉长的俊脸黑压压的,只沉声一句。

“不准哭!”

正张着嘴嚎啕大哭的叶琯琯被吓得一个激灵,顿时愣住。

管用?

陆靳霆还觉得有些欣喜,谁知沙发上的小人儿不知在想什么,一把推开自己,跳下沙发就跑。

屋外有汽车驶近的声音,陆靳霆的通勤员才刚将车停稳,看见朝自己过来的是嫂子,正欲打招呼,没想到她手疾眼快的将自己从驾驶座拉了出来,自己坐上去了。

“拦住她!”

陆靳霆咬牙切齿的追出门,通勤员捏着手里送来的资料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车身上挂满迷彩网的军用车引擎发出与平时不匹配的轰鸣,油门一加便走了。

叶琯琯确实才拿驾照没多久,但趁着刚拿到的本子,对车的驾驶操作尚还熟练。

平时练车时经常挂错档,刚才也许是身体的应激反应,人一急竟然一气呵成的将车抢了出来。

陆氏山庄的大门是畅通无阻的,门口守卫也认识她,见她出门,竟然还微笑礼貌的点头示意。

叶琯琯不管三七二十一,开着车便驶上了环城高速,身后陆靳霆的追赶声被甩得老远。

她刚才真的是吓坏了,自认她性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前一世她常常难以摆脱的噩梦便是陆靳霆的苦苦纠缠。

或许她还需要些时间去将这些忘掉吧,刚刚经历完陆明烨这一劫,她本以为陆靳霆会是自己的避难所的。

没想到前世的阴影还是忘不掉,真是太高估自己的自愈能力了。

生疏的打着方向盘变道,叶琯琯学车期间什么都没记住,反倒爱上了踩油门加速带来的**。

清冷的风打在脸上,她清醒了不少,这个时候去找陆明烨恐怕只能羊入虎口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吧。

身畔呼啸的车让她心里没底,便就近找了个高速出口下了。

收费站里,两个身穿制服的巡警没看清车里坐的是谁,只瞧见那一排连号的8,没敢拦车直接绿灯通行。

叶琯琯被这等优待弄得心虚不已,连忙降低车速进入匝道,继而消失在了车流当中。

与此同时,陆宅。

陆靳霆冷着一张脸握紧了电话,一旁的通勤员垂首站军姿,大气都不敢出。

只闻陆靳霆怒不可遏的斥了一句,“路过收费站怎么没拦下,他们连我的车牌号都不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