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诡婿》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林笙念冰小说阅读

2021-07-20 15:26:41 主角:林笙念冰 作者:三度春秋
阴阳诡婿 连载中

阴阳诡婿

作者:三度春秋 主角:林笙念冰

《阴阳诡婿》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林笙念冰小说阅读

《阴阳诡婿》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笙念冰的小说叫《阴阳诡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度春秋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被逼着和纸人成亲,为了逃婚,我娶了邻家的美女小姐姐。可成亲当天,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阴阳诡婿》小说试读

第十八章蛇生百年成蛟

陈道光死前说有一个能杀得了爷爷的,莫不成就是指的这条白蛇?

可白蛇从桥下挣脱后,却并没有对爷爷发起攻击,反而逆流而走,这让我感到万分不解。

而就在这时,刚才还袖手旁观的村民一个个聚了过来,心有余悸的问爷爷是怎么回事。

显然,大多数村民也不知道爷爷竟然还有这种大能耐,一个个看向爷爷的眼神都充满了惊诧。

“其实,那并不是什么白蛇,而是二十年前被我镇住的走蛟,只是当年担心招来祸端,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们它是被我镇在了桥下,可没想到啊......”

此时爷爷满身疲惫,可奈何围来的人太多,只好一一回复。

爷爷告诉他们,当年这条走蛟在我们村里兴祸,引得风水局大乱,洪水泛滥竹子开花。

为了平定灾祸,爷爷把走蛟镇在了暗井,又在上面修了一座风水桥。

可走蛟在井中不安分,桥连着修几次都塌了,所以爷爷请来了陈道光,让他在暗井上打了座风水桩,这才让桥竣工,把走蛟彻底镇压。

然而,想要放出走蛟就得先毁风水桩,要毁风水桩就得用打桩的人,而陈道光就是当年的打桩人。

可爷爷没想到,这陈道光与自己莫名反目成仇,为了对付自己,甚至不惜用命换走蛟出身。

听了这话,我不禁疑惑,“可现在这条白蛟不是已经跑上游去了吗,也没见它要兴祸或者要害我们啊?”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走蛟入海是为化龙,逆行则是要兴祸!”

对此,爷爷一脸愁云,“这条白蛟之所以逆江而行,不是为了逃跑,是为了复仇。等它在上游再回头的时候,我们这儿恐怕又要爆发一场大洪灾了!”

“可是,那条白蛟已通灵,镇压得越久怨气就越深,现在它已经脱身......我恐怕也奈何不了它了!”

一听二十年前的洪水又要再来一次,大伙儿一下子慌了。

“那可怎么办,林老爷子你既然知道陈道光是要造祸,你为什么不拦着他啊!”

村民们一时议论纷纷起来,甚至开始责怪起了爷爷。

对此,本来心情就很不好的爷爷,火气也立马上来了“你们还有脸说我没拦?老子被他们十几个人按住的时候,你们在干嘛?现在知道后果了,还怪起老子来了?”

“这......这不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我们这几把老骨头哪扯得过他们咯?”

“那要不这样,我们这就把各家儿子都叫回来,让你带着他们去砸了陈家的扎纸店!”

爷爷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少在这儿打马后炮,要砸你们砸去,我没这么多精力跟你们瞎扯淡......”

留下这句话,爷爷也懒得再理会这群爱拱火又怕事的老头老太,便搭着我回了家。

看到我们回来,念冰连忙把已事先准备好的干毛巾和干衣服拿了过来,让我们拿去换洗。

为了避免村民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在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念冰并没有前去。

而看到我也爷爷回来,念冰也立即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在听了那白蛟的相关事情后,念冰秀眉微蹙,“爷爷,陈道光如果真要害你,完全还有很多种办法,没有必要非得用自己的命放出走蛟来对付我们吧?”

“另外走蛟也只能在江河一带兴风作浪,如果我们现在搬出村子,它自然就祸害不到我们了,这样一来陈道光不就白死了?”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念冰,没料到她竟然会知道关于走蛟的风水异事。

听了这话,爷爷也是紧皱了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念冰抿了抿嘴,“我觉得,陈家人这么做恐怕另有目的,或者他们真正要放出来的并不是走蛟,而是其他东西。”

爷爷点了点头,“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现在想这些也没意义了。那头走蛟在我们村镇压多年,也不知道积压了多少怨气,事后它必然会返身报复。不把它重新镇住,这一带所有人都得遭殃!”

“爷爷,那您知道这走蛟会在什么时候回头过来吗?”我颇为担心的问道。

爷爷看了一眼屋外被雨雾笼罩的竹林,“什么时候这漫天的雨停了,它就该来了!”

说着,爷爷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随后目光落在了念冰的身上,眼神里竟莫名多了一丝狐疑。

而念冰也被他的这一眼神吓到了,“爷爷......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爷爷没有直接回答,却是问她,“姑娘,关于走蛟的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听到的?”

“小时候,我在自己生活的那个村子里亲眼见到过。”

“哦,这样啊!”

爷爷点点头,随即起了身,“姑娘,你现在还年轻,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点为好。”

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爷爷似乎也不愿意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转身便回了房里,等他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长形的小木盒。

“林笙,你也莫在这瞎掰扯了,赶紧给我把这盒子送到苏启山家里去。”

爷爷走了过来,把小木盒交到了我的手里。

我好奇的打开了盒子,发现里边放着的是一张符纸。

可这张符纸很奇怪,并不是平时常见的黄符纸,而是通体黑色的,用来画符的染料竟然是爷爷的血!

“爷爷,这道符是干什么用的?”我不解的朝他问道。

“苏启山的道行太低微了,我把这道符给他,是让他以后关键时候用来保命的。毕竟他救过你们,我身为长辈得还他这个人情。”

爷爷简单地给我解释了其中的缘由,随后自己又撑着伞离开了,说是要找村里商量重建回龙桥的事儿。

对此,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和念冰交代了一句让她给我留口晚饭后,也紧跟着出了门。

屋外的雨淅淅沥沥的,我把这个木盒揣进了兜里,在走了快一小时后,便来到了荷塘村。

然而,就在我刚来到村口的时候,却看到有一个女人从山坳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