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木晚晚喻年小说阅读

2021-10-12 18:05:18 主角:木晚晚喻年 作者:琉璃月色
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 已完结

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

作者:琉璃月色 主角:木晚晚喻年

《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木晚晚喻年小说阅读

《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木晚晚喻年的小说是《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琉璃月色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醒来就成了冲喜的新嫁娘,丈夫还是个体弱多病的。幸好她是现代中西医双料博士!只是……这病弱丈夫是肿么回事?一路开挂当上宰相?...

《医药小娘子宠夫日常》小说试读

抄书的地方在书行,如今没有印刷术,书本字画都是人力手抄,所以抄书的活计永远不缺。

木晚晚走的快,没多久就来到书行了,喻年坐在窗边的位置,进门一眼便能看到。

“你怎么来了?”喻年没想到木晚晚会来,有些惊诧。

木晚晚看了眼桌上白纸内端正俊秀的字体,忍不住夸:“你怎么能把字写的这么好看?”

“学院里的学子,都能写出这般的字来。”

木晚晚酸了:“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的字如何?”喻年记得木晚晚说过她会看会写,看确实会看了,至于写嘛,还没见过。

说罢,便找了张废纸,将毛笔也递给了木晚晚。

“我用毛笔字写的不好看,我得用……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接过执笔,木晚晚认真写着,可她终究是没写毛笔字的能耐,写出来的字歪歪斜斜,横不横,竖不竖的,看起来跟鸡爪子踩出来的一样。

一个字写完,木晚晚脸上已经燥热的不行了,实在丢人现眼啊!

正要弃笔不写了,一个冰凉如玉的手却握上了她的。

耳边传来男人温润柔和的声音:“我教你。”

喻年已经站在木晚晚的身后,俯首在木晚晚的耳侧,一缕青丝垂下,轻飘飘地撩拨着木晚晚白皙的脸,挠得木晚晚心痒难耐,可又没了力气挣脱。

只听着耳边男人的呼吸声,以及不知是谁的心跳声,手乖乖的顺着喻年的牵引,在纸上写下三个字来。

正是她的名字——木晚晚。

木晚晚觉得自己被撩了,这不是传说中的“教学杀”?电视剧小说里最常见的,男主教女主画画、写字、下棋、弹琴、射箭……

万万没想到,她木晚晚也会有这么一天!

经典教学剧情只持续了一会,喻年便放开了木晚晚,也幸亏时间不长,不然木晚晚觉得她估计会心跳加速导致紊乱最后猝死。

木晚晚的字肯定是没法抄书的,书行的人也不会让她抄,偏偏木晚晚又不想这么早回去,于是就借了喻年书袋里的纸笔,自顾自在旁边写起故事来。

前世她有个闺蜜,是个网络作者,在她家里什么都不多,就各种小说典故书籍哪哪儿都是。

木晚晚去闺蜜家的次数多了,这些书也没少看,好看的故事只需要看一遍,虽不至于全部能背出来,但基本故事脉络还是记得的。

将自己记得的写出来,不记得的一些细节就填充润色。

又不需要特别好的文笔,一篇有头有尾,跌宕起伏的故事还是能写出来的。

喻年抄完上午的份,才放下笔看向木晚晚。

原本他只以为木晚晚是在练字,所以便没多管,可此时见她竟已经写了好几页,虽字体难看,却能分辨出上面写的是什么。

“这是话本?”喻年拿了一张仔细阅读。

“嗯,能卖给酒楼里的说书师傅吗?”木晚晚点了点头,虽然是问的,但她并不担心卖不出去。

唯一担心的,是喻年怀疑自己认识字!

本来她都想好了理由,木家为了把卖出个好价钱,让学了两年字。

反正喻年也不可能去木家求证。

结果喻年居然没问,就像她会药草也没问一样……

木晚晚不相信喻年能考中秀才的脑子,会发觉不出自己懂得太多了,但他既然不问,她自然不会傻到自己坦白!

喻年没去茶楼听过说书,他对这些故事是不感兴趣的,看着浪费时间,且没用,但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因此不确定的回道:“需要拿到茶楼给先生看。”

木晚晚收拾了笔墨:“那我一会拿去茶楼,你该去学院了吧?”

说罢,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是不是浪费了你的笔墨纸张?”

这可都是喻年读书用的,她竟然不知不觉用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

“没事。”喻年此时已经猜到木晚晚写小说干什么用了,“若是茶楼的说书先生不要,你便先回家。”

木晚晚不好一直为了纸张的事道歉,那样会显得生分,好歹他们现在也是夫妻关系,于是就点了点头,满眼歉意的目送喻年离开,自己才找人问了茶楼的位置。

茶楼不难找,因为镇上很多,木晚晚只花了一会功夫就找到了镇上最大的茶楼“清风揽月阁”。

光是名字就知道是个风花雪月的好地方。

等到了“清风揽月阁”,果然如木晚晚所想,阁内十分浩大,分有上下两层,一层中间有说书先生在高台上持扇娓娓说道,周遭便是来听故事的茶客。

楼上不见喧闹,只闻偶有乐声传出,丝竹管乐,应该也是个舒适的好地方。

木晚晚一进来,便有青衣小姑娘迎过来,她面上带着盈盈笑意,露出一口白洁晶亮的好牙。

“姑娘?听还是看?”

稍一思考,就知听便是听书,在一层。看便是看伶人技艺,在二层。

“不听不看,我找你们管事的。”

小姑娘微顿,狐疑地上下打量了木晚晚一眼,语气依旧友好:“姑娘找我们管事作何?”

“我有话本,想让你们管事的看看。”木晚晚也不遮掩,直接从袖兜里掏出一叠纸来。

瞧见上头歪歪扭扭的字,小姑娘看不懂写的什么,却也能分辨好字坏字。

“见笑了,我字写得不好。”木晚晚有些尴尬,将带字的一面翻过去朝向地面。

“好吧,姑娘请跟我来。”小姑娘最终还是在前头带路了。

两人拐过一面墙,进了一个房间,隔着门口的屏风,只见里面流光火烛,有一人影攒动。

那人听到有人进来,也不停下动作。

小姑娘:“里面便是我们的管事,姑娘自己进去吧。”

“谢谢。”

木晚晚绕过屏风,就见一娇媚女子正在扭动腰肢,舞态妖娆,只瞥了木晚晚一眼,便又自顾自跳着舞。

刚要以为这美娇娘就是管事时,又瞥见还有一小少年坐在太师椅上,都怪美娇娘太惹眼,以至于木晚晚差点把这小少年给忽略了。

“你找我?”少年捏了一串葡萄朝木晚晚走来。

木晚晚点头,又摇头:“我找茶楼里的管事。”

“我便是管事,你有什么事?”少年走近了,上下打量了木晚晚一番,觉得无趣,又转身去看他的美娇娘了。

“我想卖话本,不知道你们收不收?”

瞧着眼前这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左右,竟一副小大人做派,实在令木晚晚咂舌,可人家年纪小又如何,人就是这里的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