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刀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张河陈麻子)

2021-06-10 18:02:55 主角:张河陈麻子 作者:血糕
葬刀 连载中

葬刀

作者:血糕 主角:张河陈麻子

葬刀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张河陈麻子)

《葬刀》小说介绍

《葬刀》是作者血糕著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葬刀》精彩章节节选:我家有两把刀,一把剥皮,一把剔骨。爷爷一直将那两把破刀视若珍宝,整日上香供拜,对此我很是不解。直到那一天,我用那两把破刀宰杀了一头狐狸,灾祸降临后,我才明白那两把刀所代表的是什么……...

《葬刀》小说试读

“你……你好!”

我结结巴巴说出这话的时候,身体紧绷,额头和后背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虽然我认为在这宾馆之中不论经历什么古怪惊悚的事情,我的小命都能够得以保全。但是,这种事情也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万一……

嗯,我现在已经是这宾馆里的‘工作人员’了,那个红衣小女孩应该不会允许有伤害我的事情出现吧!

那邋遢青年瞥了一眼接待台上趴着的黑猫,面对我的笑容更加的柔和了,伸出了手,对我说道:“我叫莫离,是一个写灵异小说的作家,在这里已经居住三个多月了!”

“我叫张河,今天刚成为这里的工作人员!”

我的手有点抖,跟他握了握手。

他的手很凉,也很有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看我的眼神中似乎有种好奇狂热的复杂之色。

“喵~”

黑猫轻叫一声,眯着眼睛看着莫离一眼。

莫离很快松开了我的手,笑呵呵的说道:“我最近写小说,一直在找灵感,老弟你既然来到这里了,肯定是遇到了一些诡异的麻烦了,能不能跟我讲一讲,说不定我能给我的小说增添一些素材……”

还没等我回应,趴在接待台上的黑猫已经站起了身子,那双猫眼半眯着,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呜之声,似乎随时都能朝莫离扑过去似的。

莫离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微笑着对我说道:“我还会在309住一段时间,如果老弟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聊天!”

说完,不等我回应,莫离直接走向了楼梯口那边。

到了楼梯口那边后,莫离的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我,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说道:“老弟,黑猫这种东西和黑乌鸦差不多,都是不祥的,被缠上之后会厄运连连的,你要小心了!”

“哞~”

接待台上的黑猫弓起了身子,身上黑亮的毛发根根竖立,发出了类似牛叫的怪异声音,似乎很愤怒的样子。

莫离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冲上了楼,似乎知道会触怒黑猫似的,跑得很快。

我看了看楼梯口那边,又看了看已经渐渐平复下来的黑猫,脸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一**坐在了椅子上,捏着眉心缓解着心中的紧张。

在这古怪的宾馆中,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支撑的话,根本待不下去啊!

接待台下面还有不少的报纸,红衣小女孩说晚上十一点左右才会回来,我也只能看报纸打发时间了。

看了不到一分钟后,我直接把报纸丢到了一旁。

“这都是什么新闻啊?这样的报纸也能发行?”我忍不住吐槽道。

报纸上都是一些诡异惊悚的新闻,什么杀人狂魔被碎尸,什么作家离奇惨死自家公寓,还有红衣女跳楼身亡之类的等等。

大晚上的看这种报纸上的新闻,不做噩梦都怪了!

无聊的等待,我拿着拖把把大厅内清理了好几遍,到了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实在不知道做点什么好了。

本想跟那只黑猫聊聊天,我感觉它应该能听懂我的话,但是我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一个人和一只猫聊天,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干这种事情吧!

正当我和黑猫在接待台这边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之时,我隐隐听到了一个虚弱的女人的声音。

“救救我!”

那声音,是从大厅右边的走廊门后传来的。

我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仔细倾听,又没有了动静。

“你刚刚听到什么动静没?”

我指着右边走廊的门,对黑猫低声说道:“我好像听到那边有个女人在求救!”

“喵~”

黑猫懒懒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看我的眼神仿佛在说让我不要多管闲事。

“救救我!”

这时候,那虚弱的女人声音再次传来,同时右边走廊那紧闭的门后还传来了轻轻的拍门声音。

我不禁站起了身,盯着那扇紧闭的走廊门,心中莫名的生出些许的愤怒和怜悯,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有这样的情绪出现,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怒吼,让我赶紧去打开那扇门似的。

“喵~”

黑猫的叫声有些尖锐了,让我心中一颤,心中突兀升起的那些愤怒和怜悯的情绪瞬间消失了,而我此时竟然不知不自觉的离开了接待台数米远。

怎么回事?

我刚刚像是中了邪似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了,如果没有黑猫那叫声惊醒的话,说不定我已经走到那扇门前了。

就在我心中有些惊悚的时候,黑猫甩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似乎无奈的叹了一声气,迈着轻盈的步伐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顺着细细的门缝直接钻了进去。

紧跟着……

“砰砰砰……”

一连串沉闷的声响从那扇门之中传出,门缝后面似乎有人强行想要将那扇门拉开,透过那被拉开三指宽的门缝,我看到了半张苍白的女人脸。

她的那半张脸上有数道青黑的疤痕纵横,扭曲狰狞,眸子呈菱形状,闪烁着怨毒阴森的绿芒,死死的盯着我,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