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恶毒媳妇田宁顾严柏小说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小说章节

2022-08-05 10:49:51 主角:田宁顾严柏 作者:扇叶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 连载中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

作者:扇叶 主角:田宁顾严柏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田宁顾严柏小说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小说章节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小说介绍

主角叫田宁顾严柏的书名叫《重回七零恶毒媳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扇叶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田宁穿到76年,发现自己是个抛夫弃子的早死炮灰,初恋正等她离婚回城给他带娃。呸,娃娃当然是亲生的好。踢走初恋,打跑极品,田宁护崽致富两不误。至于退伍回来的那个男人,咱们是不是商量一下和平分手?男人身高腿长,给她端来洗脚水,指着炕头道:“媳妇,天黑了,该生三胎了。”...

《重回七零恶毒媳妇》小说试读

第八章要削肉还母吗?

“不许给!老二你敢给她钱,就别认我这个娘!”

顾老太太放下狠话,得意的看向田宁,她养的儿子,她最清楚,最是孝顺不过,只要她放下这话,老二就没有不听的。

田宁不以为意:“没有抚养费,以后孩子跟我姓。”

“他们跟你奸夫姓都行,我顾家娃多了去了,不稀罕几个野......”

“娘!”

顾严柏忽然开口喊了一声,顾老太太猛地醒神,把冲到嘴边的野种二字咽了回去,又若无其事地劝道:“儿呀,听娘的,你还年轻,以后娶个好的再生......”

“东东他们三个是我的孩子,亲生的。”顾严柏打断老太太说完这句话,然后转向田宁道,“东东他们不用改姓,我不会跟你离婚。”

男人表情严肃认真,田宁一愣,脱口问道:“你不跟我离婚,就为了东东他们不改姓?”

顾严柏眉心动了一下,张开口还未来得及出声,顾老太太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骂道:“老二,你是疯了吗?不是说好跟这个女人离婚吗?你再反复,娘可是要生气的!”

顾严柏没有挣出手,垂眸认真与老太太道:“娘,田宁是我三个孩子的妈,这几年她一个人养育三个孩子很辛苦,她不主动提出离婚,我是不会跟她离的。”

“她提了呀,她怎么没提?姓田的,你跟他说你要离婚,赶紧跟他说!”顾老太太冲着田宁急声呵斥。

所有目光再次聚焦在田宁身上,顾严柏也看向她,目光深邃,却叫人猜不透他的情绪,田宁一时犹豫起来。

“妈妈,我不要你们离婚!”东东忽然跑过来,抱着她的大腿仰头喊道。

田宁低头看着小家伙,纠结道:“若是我不跟你爸爸离婚,我就没法带你们离开顾家,以后你和弟弟妹妹还要被大宝他们欺负,被他们骂野种。”

听到妈妈描述的场景,东东吓得瑟缩了一下,但很快想到了办法:“妈妈,我可以叫爸爸帮我打他们。”然后又怯怯地望向顾严柏,“爸爸,你会帮东东的对吧?”

这小机灵鬼。

田宁忍笑揉了下东东的小脑袋,抬头望向顾严柏,她当然不指望他动手打侄子,但她需要他一个态度,一个父亲该有的态度。

不然,这个婚非离不可!

“老二!你看看东东都被姓田的教成什么样了?老二,我告诉你,这个家有我没她,你要是不跟她离,你就跟她一块滚出这个家!”顾老太太气怒之下,放出狠话。

一向热衷添油加火的顾大顾三媳妇,听到婆婆这话,立刻闭上嘴,眼底却是压制不住的兴奋。

田宁瞧见,只觉得好笑,对着沉默的顾严柏道:

“顾严柏,你娘说得没错,我跟她不可能同处一个屋檐下,要么咱们分家出去单过,要么咱俩离婚。”

顾大媳妇佯装一脸惊讶:“分家,分什么家?二弟,娘说了,你要是不跟田宁离婚,你们二房就是净身出户。”

顾三媳妇立刻附和道:“对,净身出户,一点东西都不能带。娘,你是这意思吧?”

顾老太太被问到跟前,又见儿子半天不服软,气得脑壳都懵了,毫不犹豫的点头:“对,我就是这意思!”

顾严柏看向他娘,点头:“好,我净身出户。”

“你,你说什么?”顾老太太愣住了。

“娘,你以后多保重。”顾严柏说完这话,就牵起东东的小手,侧头对田宁道,“我们回屋收拾自己的衣物,带上孩子。”

田宁当然不满意净身出户,但当着外人的面,她不跟他吵,等进了东厢房,她拉下脸道:“净身出户,你答应的痛快,但我们以后住哪,又吃什么喝什么?我在大队小学教书,一个月才10块钱工资,可养不活三个娃,更别提还要带上你这个大男人。”

顾严柏一脸歉意:“对不起,我......”

“来人啊,你们都来看看啊,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我用血奶养大的儿子啊,为了个女人不要亲娘啦!”

院子里,顾老太太扯着嗓门又哭又闹,打断了顾严柏的话,也引来了陆续下工的社员们探头瞧热闹。

这个点掐得很不错啊。

田宁讥笑:“瞧瞧你娘对你多好,你的净身出户了,她还不满意,我看你该跟哪吒一样,削肉还母,不然别想完整的离开顾家。”

顾严柏唇角抿直看了她一眼,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妈妈,我们真的要削掉身上的肉吗?”东东小脸煞白地抓住她的手问道,“会不会很疼?”

田苓正在给龙凤胎打背带,闻言动作一顿,摸了一下东东的小脑袋:“东东别怕,不会削你的肉。”

“削爸爸的肉,爸爸也会很疼吧。”东东皱着小眉头。

果然是亲父子。

田宁叹气,又摸了下他的小脑袋:“你看着弟弟妹妹,妈妈去帮你爸爸。”

“好的,妈妈。”东东两眼晶亮的点头,又提醒道,“妈妈要带上刀哟。”小手指向被顾严柏放在桌上的菜刀。

田苓哑然失笑:“这次不带刀,东东也不要碰它。”

说完,走出东厢房,就看到顾严柏在搀扶地上哭闹的顾老太太,后者却对他又踢又打,反正就是不起,四周的村民还在指指点点,大多都在劝他不要忤逆亲娘,说他娘养大他不容易云云。

田宁也不走进人群,只站在外边高声说道:“各位叔伯婶子,你们都说得对,我婆婆养大我男人不容易。我同样是个母亲,所以我特别理解她的不容易,因为过去的四年里,我一个人生娃带娃,如今已是三个娃的妈妈,若不是顾严柏退伍回来,我都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她的声音清澈悦耳,又温和有礼,四周指点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纷纷转头看向她,还有人点头道:“田老师也挺不容易的。”

田宁笑着跟说话的人点头致谢,然后走到顾老太太跟前,蹲下身道:“娘,我知道您不大喜欢我这个媳妇儿。您不高兴可以把脾气发在我身上,但您不能教唆大宝他们打骂东东啊,他是您的亲孙子啊。”

她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这不该呀,都是亲孙子,哪有叫别的孙子骂另一个孙子的。”

“是啊,这事大宝奶奶做得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