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风水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刘土杜灵珊小说全文

2021-07-20 12:44:44 主角:刘土杜灵珊 作者:鬼家公子
真命风水师 连载中

真命风水师

作者:鬼家公子 主角:刘土杜灵珊

《真命风水师》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刘土杜灵珊小说全文

《真命风水师》小说介绍

主角是刘土杜灵珊的小说叫《真命风水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鬼家公子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刘土自小骨骼精奇,继承了刘三奶的堪舆占星、卜卦算命、寻龙点穴之术.........

《真命风水师》小说试读

第8章杜先开

加上犰狳,我感觉这些都是连接在一起的,然而犰狳竟然早就预知了一切,并且和我的奶奶作对。

想着这些,我带着老灵再次回到别墅区,再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安然无事,老灵终于安下心思。

我念诵往生咒在屋子外面给他超度:“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亡魂超度,愿逝者安息!”

念诵完毕,老灵的魂化作一缕青烟逐渐消逝,暂时就先解决茶几的事情,我想师姐如果回来了,再次跟她商量怎么找到犰狳吧,现在我一个还是算了。

杜宛甜看到老灵离开了也松了口气,这个萦绕在她内心的阴魂,终于烟消云散,我让她先回去休息几天,但她似乎不愿意离开我,我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道:“难道你真的想一直离家出走啊?”

杜宛甜吐吐舌头,一抹红晕浮于脸上说道:“暂时先住你那里吧,暂时就不直播了,我休息几天!对了,你有钱花吗?没有我可以先给你一点点!”

我摇头说:“你不是说出来后没钱了吗?”我最近是手头很紧,帮人办事之后什么都没拿到,但我怎么说也不好意思问杜宛甜拿钱吧。

谁知道杜宛甜嘿嘿一笑从怀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我说:“刚发的工资,你先用着吧,我另一个卡里还有钱,放心了!”

“啊,这样好吗?”我还没说完,杜宛甜已经上楼去了,我不好意思追过去,只能攥着黑卡,哎,最近真的没钱了,就暂时用着吧。

我还以为她这几天还想上班呢,不过她既然这样想就由得她了,如果她回到家里感觉不高兴,还不如待在我这。

第二天我坐在风水店里,在白纸上写写画画的,打算给我的店铺弄个广告牌,然后发给一些广告公司设计一下,给我钉在店铺上,师姐也真是的,这店铺就连个像样的横额都没有。

我设计了一下,然后找广告公司帮忙设计,本来我感觉没什么钱,就想随便弄一个得了,谁知道当我在柜员机查一下那黑卡余额的时候,顿时有点瞠目结舌。

**!这还是一点点钱吗?卡里足足有30万啊!

看来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的不懂,既然有钱,那我就先弄个好点的招牌吧,到时候接几个好点的单子,应该很快就能回本了。

招牌下午就送来了,比我想象的要好,上面写着风水堪舆、卜卦算命、寻龙点穴等等应有尽有,联系方式是我和我师姐,但我师姐还没手机啊,我就只好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微信号码、QQ号码什么的弄上去了。

随后我就坐在柜台后开始等待生意到来,然而这一个早上居然啥动静都没有,到晚上都没有见人来,我只好回去楼上休息了,谁知道大晚上的,我房间传来敲门声,我正想打开可是脚下突然感觉到尤其冰冷就仿佛一块冰凝结在我的脚趾尖!

我感觉到不妙,没有去开门,但在窗户附近,仿佛看到一个奇怪的黑影,一个东西不断地往窗户边撞但却进不来。

撞着撞,玻璃窗居然慢慢裂开,我连忙跑过去用力打开窗户,外面那黑影仿佛被挤压了一般,贴到了窗台顶部!

我抬头一看那上方滴滴答答的不知道掉下来什么粘稠液体,发出一股类似污水里的腐臭味,特别刺鼻,我赶紧躲开,正想拿出柳树枝,一个身影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是一个看着大概有30来岁的男人,满脸胡渣,头戴斗笠,身穿青衣,左手拿着一烟斗,右手是一个秤砣,我一看就认出那秤砣是什么,那正是锁魂砣!

我奶奶说过锁魂砣可以用来束缚灵魂,要是被它盯上,那就危险了,估计灵魂会被囚禁起来,被圈养着,变成使用者的傀儡任由他差遣。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何会来到我家?

我警惕着,对方直接来到我的屋子里,身形有点像野兽趴在地上叫了几声,我一看那家伙的动作,俨然就像犰狳我才意识到是它!

“是你!”我没有多想抓起桌子上的一把银米花撒了过去,那男人连忙躲开,没说话,好像庇护一般贴到墙壁上爬动起来,我又拿起大黄雏菊撒了过去,他再次躲开,翻转身子掉了下来用力抓住地板,发出两声诡异的鸣叫!

“犰狳,你又附体在别人身上?今天看我不灭了你!”

本来我还想找它的,没想到犰狳竟然自动送上门,对方还是没有说话,在我再次撒出银米花的时候,躲到了我的床铺上,还骑在上面,我骂了一声可恶,那家伙跳到墙壁去了,用力横着爬动了几下,又来到窗外逃跑了!

我往外面看的一刻竟然没有找到他的踪迹,那男人到底是谁?怎么看着有点脸熟,难道我在那里看见过他?

一时间我却得不到结果,刚才那家伙弄得我的床挺肮脏的,我走过去才发现床铺上都是浑浊腐臭的粘稠液体,和窗台上掉下来的很像,我嗅了一下发现这种液体煞气很重,必须要用柚子叶洗涤的水冲洗,看来今天晚上睡不了,要大扫除!

我拿好柚子叶,加上一些银米花,这些都是除煞气很好的用品,组合起来效果更佳,我在风水店的背后打了点井水,把一些银米花放进去,搅拌后又用柚子叶清洗,很快房间就被净化了,煞气慢慢被我驱散。

那犰狳身上的煞气很浓,所到之处都会被一股浓重的黑气笼罩要不是我会除煞,估计早就出问题了。

今天晚上我凑合着睡了一觉,不曾想第二天一早,本来还想待在我这里的杜宛甜竟然起来告诉我:“刘土哥,我要回去了,不过我得和你一起回去!我害怕那赵荣又要找我麻烦!”

“他又来你家了吗?”我问。

“他跟他爸在我家,好像要跟我爸商量我结婚的事,这次我不回去,估计他们会报警!”

“好!”

我也绝对杜宛甜这里逃避下去不是办法,还不如好好面对,我不知道她爸怎么想的,赵荣一看就是个一点也没用的执跨子弟,竟然还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昔日我或许还不会管这件事,但现在杜宛甜是我喜欢的人,我不可能不管,再说,如果我们不在一块,谁都活不成。

我在帮她,同时也在帮自己。

奶奶当年说的话都发生了。

杜宛甜带我回到别墅区,到了她家,她才告诉我:“这是我爸之前给我的房子,其实他们是在凤凰山庄住的!”

“那现在我们回来干啥?”我问。

“开我的奔驰回去啊!”杜宛甜从停车场里开了一辆银色的奔驰然后招呼我上车,我连忙来到副驾驶上,一上车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阵幽香扑鼻,车上放置了几个粉色的布娃娃,没想到她还挺少女的。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凤凰山庄,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的,看着一座占地极其恐怖的山庄展现在眼前,凤凰山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石洞,一尊栩栩如生的凤凰像展现在眼前,我隐约看到一个大铁门的两边有熄灭的火把。

那山洞之中弥漫着浓厚的灵气,里头应该隐含着什么灵物。

我现在过不去,因为杜宛甜在身边,但如果我有机会一定得去瞧瞧。

我差点就惊呆了,我当初知道杜宛甜家里是挺有钱的,但不知道那么夸张,这里和我们村相比,还大上好几倍呢,到处雕梁画栋,高大的中式建筑包裹在一块,但我才来到就听到屋子大厅里传来了不肖的谈话声。

“杜先开,我告诉你,就目前你家的情况,如果你不给我侄子娶下宛甜,你就等着自生自灭吧,你欠的钱,只有我可以帮你还的!”一个中年男人粗壮的声音传来。

“这种事我也为难,必须要问过我家宛甜!”杜先开的声音有点委屈,昔日在富明市杜家可是颇负盛名的大家族,现在竟然要在赵家面前如此低声下气,传闻赵家不知道得到什么人的指点,从一个普通的码头公司慢慢壮大,现在已经发展成整个富明市的龙头企业,近年来他们不断拉拢周边的企业加入,导致杜家的生意一落千丈,还欠了许多外债。

赵家一定是利用这种方式来逼迫杜宛甜嫁给赵荣。

赵荣的脸相我看过,好像他这样的人,下巴狭小,额头扁平,耳垂浅薄,乃是短命财缺的面相,或许赵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想找杜宛甜帮他冲喜,改变他的命格。

来到杜家大厅,看到是我们,杜先开先是一阵惊讶随后又惊讶道:“你终于愿意回来了,最近你到底跑哪里,宛甜,你知道这段时间我们都在担心吗?”

杜宛甜没有理会杜先开的态度,直接就反驳道:“爸,我不要嫁给赵荣,如果你再这样逼我,我就不回来了!”

“你敢!杜宛甜你胡说什么,你以为你躲得过初一,就能躲过十五了吗?”

“爸,我不管,我现在有男朋友,就是旁边的这位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