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顾惜妍夜霆渊小说

2022-06-24 11:02:29 主角:顾惜妍夜霆渊 作者:温酒
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 连载中

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

作者:温酒 主角:顾惜妍夜霆渊

《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顾惜妍夜霆渊小说

《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惜妍夜霆渊的小说是《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温酒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直以来,顾惜妍都爱慕着夜霆渊,总是追在他的身后跑。一次阴谋,她被当成杀人凶手,还被他送进监狱里整整五年。在狱中饱受痛苦炼狱的顾惜妍终于怕了,她不敢再去爱夜霆渊。出狱后她发誓要彻底远离夜霆渊的视线,但他却像是狗皮膏药般缠上她。某天他将她压制在墙壁上,“顾惜妍,你居然还敢逃?”突然冒出的两个萌宝将顾惜......

《致命虐爱:夜总的私逃罪妻》小说试读

第9章

显然他已经认定是她对沈雪下手,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她也懒得去解释。

见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夜霆渊心里头的怒火蹭蹭往上窜。

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不知廉耻,阴险歹毒,甚至杀人如麻。

明明以前的她自信张扬,眼神都透着如繁星璀璨自信的光芒。

想到五年前她亲手将沈梦瑶给杀了,如今又对她的妹妹动手,他胸口就冒出一股雷霆之怒。

他伸手便往顾惜妍那张唇红齿白的脸蛋狠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巴掌声在安静的病房里格外响亮。

脸颊传来**辣的疼,顾惜妍眼眶里泛起生理性的泪花,唇瓣紧紧抿着,杏眸阴郁极了。

沈雪目光偷偷瞥向他们那边,见顾惜妍被夜霆渊狠扇了一巴掌,她嘴角边上的笑容忍不住上扬。

“霆渊,我好害怕,我终于可以体会到姐姐临死前的那种心情,想必她肯定害怕和无助极了,她心里肯定一直在等你过来救她吧。”

她在一旁火上浇油。

她这话无疑是在夜霆渊的心脏上狠捅上一刀,这让他神色又变冷了几分。

“顾惜妍,你不是喜欢为非作歹,肆意伤人吗,那我就来磨磨你那肮脏的劣根性,看你还能不能胡作非为。”

夜霆渊骨节分明的手就拽住顾惜妍那细小的手臂,将她往外头拉扯了出去。

“夜霆渊,你快点放开我。”

顾惜妍心里漫出一阵无尽的恐惧,她浑身上下散着一股排斥和抗拒。

四十多分钟后,夜霆渊将车子停在豪门娱乐会所门口。

顾惜妍很是警惕透过车窗往外瞥了一眼,看到上边的牌子写着“娱乐会所”这几个字眼,她脸色瞬间惨白了几分。

夜霆渊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走到后车座这边,还将车门给打开了。

他朝着顾惜妍吼道,“你给我出来。”

顾惜妍双手抱住车座,“我死都不出去。”

他肯定要将她给扔进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会所里头,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夜霆渊神色尽显暴怒,他压低身子钻进后车座里边,伸手攥着顾惜妍那姣白细腻的小手,将她往外狠拽着。

见夜霆渊在拽她出去,顾惜妍惊恐不已,她拼了吃奶力量紧紧抱住车座,但在夜霆渊面前,她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

她仅仅只坚持了三秒钟,就被夜霆渊给拖拽了出去。

被拖在地上的顾惜妍抬头就能看到眼前这扇娱乐会所的大门,仿佛它就是深渊地狱,随时都可能要了她的性命般,这让她浑身都在发着冷颤。

她好不容易从监狱里头出来,她不想被困在另一个地狱里边。

“夜霆渊,我求你了,放我一马吧,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能甘愿吗?”

顾惜妍撕心裂肺说着,杏眸里惊恐和泪水交杂在一起。

她已经知道错了,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招惹他,她已经吃足了教训,怕了,也不敢再到他跟前去晃荡,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她?

夜霆渊薄唇勾起一抹冷笑,“现在才知道怕了?晚了,当初梦瑶在你面前求饶,让你放过她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做的?你将她给杀了,如今你还要伤害她的妹妹。

顾惜妍,你就是个坏到骨子里头的女人,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悔改。”

娱乐会所里边玩得很开,还能将人的自尊践踏到脚底下,有钱人去那就是上帝,穷人去那就只能任人折磨,这顾惜妍当然是后者,

梦瑶临死之前肯定万分痛苦,跟她相比,她受这点苦算是轻的。

说完,夜霆渊就用蛮力拖拽着顾惜妍往娱乐会所里头走了进去,无论她怎么抵抗都没有用。

包厢里头,娱乐会所的经理方姐恭敬站在宛如天神降临的夜霆渊跟前。

“夜爷,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小的一定会妥善给你安排好。”

“给她安排一个包厢公主的活,让她去接客陪酒,她陪酒的日薪和提成全部都归给你。”

幽暗的灯光打在夜霆渊俊美的脸庞上,给他镀上一抹如冰霜的阴冷。

一旁的顾惜妍听后脸色煞白,全身到骨子里头都渗进了一股寒意。

她想逃......

但她刚迈开了一步,准备往外冲出去的时候,夜霆渊察觉到她的动作,伸出修长笔挺的腿挡在她的脚前。

“砰”的一声,想要逃窜的顾惜妍双腿就被绊住,径直往坚硬的地板上给狠狠摔了下去。

好疼。

膝盖和双臂上都传来一股**的疼痛来。

顾惜妍咬了咬牙,想从地爬起来再次逃出去,但这次她像是被夜霆渊扼住命运的喉咙般,被他从后头揪住衣领,她就算想逃跑也回天乏术。

“还想跑?”夜霆渊轻嗤了一声。

求饶过一次的顾惜妍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她,所以她干脆沉默了,紧紧抿着唇瓣,安静等待命运的审判。

方姐见过很多大场面,她的眼力一向很好,这会她知道肯定是眼前这个女人得罪了夜霆渊,才会被他亲自捉来娱乐会所这边当陪酒女。

“夜爷,这包厢陪酒的公主都是有称号的,要不夜爷你给她赐个称号吧。”

“就叫她小九吧。”

夜霆渊思索了一会儿,薄唇裹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小九?这个小名是夜霆渊以前给她取的,以前他会在高兴的时候喊她这个名字,她一直也很喜欢小九这个昵称,因为这代表着他们之间关系紧密,没想到现在这个昵称居然成了羞辱她的代名词。

顾惜妍脸色瞬间惨败了几分,忽然之间她很讨厌起这个名字来。

“小九这个名字好听。”

方姐笑道,“”小九,你还不快点谢谢夜爷。”

“谢谢夜爷。”

顾惜妍脸色冰冷喊了一句。

夜霆渊嗓音宛如一把把锋利的冰刀,“你在这边好好工作,无论你是想卖笑也行,卖丑甚至卖身也行,只要你能赚到五百万,那你就能自由。要是你敢擅自逃跑,我立马让人将接在林兰身上的那台呼吸机给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