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潘金莲全文目录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免费章节阅读

2021-12-07 10:28:28 主角:西门庆潘金莲 作者:凉州七里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 连载中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

作者:凉州七里 主角:西门庆潘金莲

西门庆潘金莲全文目录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免费章节阅读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是凉州七里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西门庆潘金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到大宋,我竟然成了西门庆。可以把金莲娶回家,但是绝对不能被武松杀掉!...

《重生到一个炮灰身上,看他如何逆袭》小说试读

“你不提你的师父还就罢了。”西门庆轻轻摇着纸扇,“提到你的师父。”

“今天还真得让你长点教训!”

手中纸扇一指,“扭断他的双手。”

刘唐闻言,一个箭步上去,他双手抓住花五的臂膀,双手同时用力。

咔嚓!

两声清脆的响声。

花五瞪大了双眼,仰天大叫了起来。

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没有疼晕过去。

花家其他兄弟见状,全都傻了眼。

花五是他们兄弟中,功夫最好的一个,他轻易就被制服了,其他人全都吓破了胆。

“刚刚你们说什么来着。”西门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哦,对了,说要让我跪地下喊爷爷!”

“现在,我让你们跪下喊爷爷。”

他说着,将两条腿分开,叉开腿站稳,“并且,从我裤裆下,像狗一样爬过去,我就不再与你们计较。”

“否则。”

他一指花五,“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爬,我爬!”花大第一个表了态。

他跪倒在地,大声喊了一句,“爷爷!”

然后像狗一样快速钻过西门庆的裤裆。

当爬过去之后,花大宛如重获新生一般,他扭头看了一眼那些兄弟们,又看了看西门庆和刘唐,然后一阵风一样逃出了花子虚的家。

站在院中角落的李瓶儿,见到这一幕,心中暗生欢喜,这群**,终于被制服了。

西门大官人,不仅人长得风流倜傥,还有一副侠肝义胆的热心肠。

比起自己床上的病痨一般的丈夫,简直判若云泥。

可惜啊,我李瓶儿命不好,居然嫁给了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色鬼!

如果能和他过上一日的夫妻,就是死了也值……。

她正暗暗叹息的时候,花家其他兄弟们,见花大跑了,也都争先恐后地跪倒磕头。

“爷爷。”

“爷爷。”

“……。”

“……。”

紧接着,也一个个鱼贯地钻过西门庆的裤裆,全都逃掉了。

两条胳膊已经骨折的花五见状,心中暗恨,这些兄弟平日里吹嘘自己如何义气。

在关键的时候,全都跑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管他!

噗通。

他也跪在了地上,忍着钻心的疼痛喊道,“爷爷。”

“罢了。”西门庆收起双腿,面色肃然,“你就不用钻裤裆了,滚吧。”

花五连声道谢,急急忙忙地追赶自己兄弟去了。

出了门之后才发现,那些兄弟们早就逃得一个都不剩了。

李瓶儿走上前来,对西门庆谢了又谢。

她看向西门庆的眼睛里,翻着光华。

西门庆一怔,他岂能不明白这眼神中的含义?

于是连忙摆手说道,“不用谢,我去看看花贤弟。”

他迈步走进了房间。

卧室内,花子虚躺在床上,见西门庆进来,挣扎着站起身来。

噗通。

跪倒在床边,感激地说道,“多谢西门大哥仗义出手。”

他本来样貌出众,身体康健,只是整天逛青楼,早已经掏空了身体,脸色蜡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自己兄弟,不同客气。”西门庆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娘子,快摆酒,我要和西门大哥痛饮几杯。”花子虚吩咐道。

西门庆推辞了几番,花子虚执意要留他和刘唐喝酒。

无奈,只能坐了下来。

李瓶儿也跟着坐在席间,给众人倒了一杯酒。

扫过一桌三个男人,越发觉得西门庆英俊潇洒,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花子虚忍着疼痛,举杯说道,“多谢两个大哥出手相助,我先干了。”

西门庆和刘唐两个人,也连忙举杯。

李瓶儿起身倒酒之后,也端起面前的凉茶,“多谢西门大哥。”

她的眼神中的忐忑与热切,只看的西门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又喝了几杯之后,西门庆对李瓶儿说道,“弟妹,早点休息去吧,不用管我们了。”

她在,多少有些不自在。

李瓶儿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离开。

妻子走了,花子虚压低了声音,“红玉楼新来了个姑娘叫李娇儿,才十六岁,长得那叫一个貌美如花。”

“改天我请西门大哥喝酒,一定让西门大哥尝尝鲜。”

他语气中的猥琐劲儿,让西门庆觉得甚是厌烦。

于是耐着性子劝解道,“贤弟,家中有娇妻为伴,何必流连花街柳巷。”

“改日置办几间门店,好好做个生意,才是正途。”

花子虚心中诧异,西门庆今天是怎么了?

以往的时候,可都是他带着其他兄弟们逛花楼的,怎么改习性了?

尴尬的笑了几声,花子虚又说道,“这个不用大哥说,我只说那红玉楼的女子,模样长得俏丽,性格也倔强的很,到现在都不肯见客。”

“唯有西门大哥这等人才,才能征服得了这个小娘们。”

他说着,又猥琐地嘿笑了起来。

西门庆咳嗽了一声,换了个话题,“刘唐兄弟,过几日,还得请你和我跑几趟清河县去购置粮食。”

刘唐点了点头,“西门大哥差遣,小弟自当应允。”

西门庆端起酒杯来,“咱们喝酒,今夜不醉不归!”

这一顿酒,着实是痛饮,一直喝倒东方渐发鱼肚白,花子虚趴在桌子上呼呼睡着了。

西门庆打了个饱嗝,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刘唐兄弟,咱们走吧。”

刘唐答应了一声,迈步走了出去。

他可谓腰好、肾好、腿脚好,酒量更好。

喝了一夜的酒,不仅不醉,并且都不待上厕所的。

而西门庆来到院中,却觉得尿意十足,转身向厕所走去。

还没厕所呢,就已经掏出自己的家伙来。

投胎到了西门庆身上,他觉得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就比如那家伙,跟驴一样大。

提前脱裤子,也是为了缓解这种不适应。

端着家伙进了厕所,冲着一个旮旯就放起水来。

这一泡尿,放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因为放水太投入,西门庆竟然忽略了旁边居然蹲了一个人。

李瓶儿昨夜喝了几杯凉茶,然后就回屋睡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觉得肚腹甚是难受,跑出来上厕所。

没想到刚蹲下,西门庆就没头没脑地闯了进来。

她除了花子虚以外,就没有见过别的男人的东西。

刚刚西门庆无意间闯进来,她本来是要喊的,却不料,当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那张樱桃小口已经吃惊地张成了O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