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夫人摊牌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夏安安江易琛小说

2022-06-23 17:18:41 主角:夏安安江易琛 作者:夏安
重生后夫人摊牌了 已完结

重生后夫人摊牌了

作者:夏安 主角:夏安安江易琛

《重生后夫人摊牌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夏安安江易琛小说

《重生后夫人摊牌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安安江易琛的小说是《重生后夫人摊牌了》,它的作者是夏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出车祸死了,重生到一个隐藏的马甲大佬身上是什么体验?设计界的天花板是她,黑客界的龙头老大是她,作曲界无人超越的神话也是她!这么厉害的大佬,居然一直隐藏身份狂追男人,夏安安表示——无法理解!夏安安冷笑,很好,从今天开始,她单方面宣布——她逆袭了!男人,那是啥???若干年后,没能躲过真相定律的夏安安抱着......

《重生后夫人摊牌了》小说试读

“我不过是担心员工出事罢了!”

宴会上江易琛难免也喝了酒,车子由司机开着。

两人坐在后排,靠在最两边,好似对方是病原体一般。

夏安安被酒精闹腾的不行,将车窗摇到最大,拼了命的吹。

皱着眉命令司机把夏安安的车窗揺下去,江易琛无奈开口,“你这样明天会感冒的。”

漂亮的双眸白了他一眼,夏安安开口,“那也比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被某人占了便宜好。”

后面两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司机只能悄**拉上帘,安安静静开自己的车。

深知夏安安这是在调侃自己,江易琛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忍不住上升了几分,“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跟这个女人他真是半个字也说不下去,胡搅蛮缠!

终于,还是江易琛先开口打破僵持:“要不要去看酒酒?”

没曾想江易琛竟是这么说,夏安安双眸中涌起几分心动。

距离上次见到酒酒,也有一段时间了。

她最近一直在忙帮助山区孩子实现上学梦的事儿,就把接走酒酒这件事搁置了。

一句“好啊”卡在喉咙中,夏安安看着眼前的男人,万分纠结。

她固然是想看酒酒的,不过今晚的那个吻已经给她打响了警钟,她害怕,多接触下去……是不是会让她的故意疏远前功尽弃。

看出了夏安安的犹豫,江易琛轻咳一声,砖头看向窗外,语气中带着几分别扭的意味,“酒酒似乎还挺想你的。”

不知怎的,他竟不想和这个小女人这么快分开。

百般纠结,夏安安终是没抵挡住对酒酒的思念。

不就是一个江易琛嘛!夏安安一拍大腿,“去!”

两人下了车,江易琛一件外套刷一下飞到夏安安肩膀。

“别多想,我就是怕员工着凉罢了。”

“没多想。”

夏安安没好气瞥了对方一眼,开口催促,“进去吧!”

两人进了家门,夏安安第一时间便直奔江易琛房间。

推开门看去,一团白色的毛茸茸趴在被窝里,露出半个鼻尖,随着呼吸而微微颤抖。

一颗心在顷刻间软下来,夏安安嗷呜一声,随即扑过去。

“酒酒,想没想妈咪呀。”

此刻酒酒已经睡了,一张小脸安详的可爱到不行。

酒酒干干净净,似乎也比前几天胖了一些,看来江易琛没亏待它。

夏安安安安静静趴在床边,一言不发看着它,眼眶中的笑意简直要溢出来。

她的酒酒怎么这么可爱,偌大的一张床,就睡了一个小角。

即便醉意已经散了一大半,可夏安安到底是酒量差。

身子轻轻一歪,她竟脚下一滑!

眼看着夏安安后脑勺要撞上床头柜!门口的男人提了一颗心到嗓子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大步冲了过去!

长臂一伸小女人被揽入怀中,江易琛死死护着对方,两人一起跌在地上。

背部传来猛的疼痛,江易琛吃痛闷哼一声,他试图起身,竟翻身将对方压倒在地上!

两人此刻以一种极近暧昧的姿势保持着,近在咫尺的距离,令呼吸间的温热卷土重来。

左胸口似乎漏了一拍,两人心照不宣的闭上眼睛,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刚刚的吻。

意乱情迷在顷刻间弥漫在整个房间,微弱的水声在安静至极的空间中,显得是那般羞耻突兀。

她好甜,让他想要无穷无尽的索取。

两人吻的入迷,曾经一起经历的过往浮上脑海。

他带着她在公园漫步,他对她别扭的温柔,还有……他那些令人心动的瞬间。

酒不醉,人自醉,恍惚间夏安安觉得。

若非接近江易琛会有生命危险,她说不定,真的会爱上这个男人。

这个吻越发缠绵,房间内的气氛也跟着一起燥热起来。

“啊!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尖锐女声划破空气,地上的两人动作一顿。

床上的白色身影微微一翻,一向乖巧的酒酒竟飞扑向叶微桃。

一双眼睛倏地瞪大,叶微桃毫不留情的抬起一脚,随即那白色身影便嗷呜一声趴在了墙边。

眉眼间满是不悦,这个吻的打断,令夏安安心烦。

叶微桃对酒酒做的一切,更是径直点燃了她的怒火!

她抬起眸子不善望过去,语气中满是嫌恶。

“你烦不烦?”

“我为什么在这里要你管?”

“这里也不是你的家,你为什么在这里!”

夏安安一席话语气不善,叶微桃整个人被凶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叶微桃挎着一张小脸,豆大的泪珠如断线一般唰唰掉落。

江易琛不紧不慢站起,顺手将夏安安也拉起来。

“你可以语气好点。”

不可置信的猛一睁眼,夏安安直勾勾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她下意识摸向嘴唇,方才的亲昵仍历历在目。

“江易琛,你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眉眼一皱,江易琛很是不悦,“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

几分嘲讽在嘴角边缓缓弥漫,他江易琛以为她是什么?随便的赔钱货?还是勾勾手就贴上来的女人?

“江易琛,你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呢?”

夏安安不是好惹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她也不会咽下这哑巴亏!

最后一丝情欲彻底清醒,意乱情迷四个字在夏安安脸上找不到任何踪迹。

她微微眯眸,眼色比冰封还要冷,令叶微桃下意识往后挪了挪小脸。

只见夏安安带着厉色,抱着双臂,一点一点靠近,将叶微桃径直逼到了墙角。

刚才叶微桃踢酒酒那一脚,夏安安可是没忘!她多少都要争口气回来!

新仇旧账一起算,叶微桃!

“夏安安!不要胡闹!”江易琛厉声道。

她才不管他呢。

“叶微桃,我在这里要你管?你是江易琛什么人,三天两头往这里跑。”

听着眼前人一字一句的侮辱,叶微桃绷着张小脸没说话,可怜巴巴望向江易琛。

她多么想,这个时候江易琛站出来,告诉夏安安,他是她叶微桃的!

夏安安一只**小手死死捏住叶微桃的脸,迫使对方看着自己,“我和你说话呢,你看他干什么!”

嘴角的讥讽更甚,“还是说你真的觉得,你是未来夫人?做这种滔天大梦之前,还是先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娶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