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 连载中

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

作者:袅袅 主角:苏棠裴樾

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小说 苏棠裴樾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棠裴樾的小说叫做《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它的作者是袅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别的男人,她爬上权倾天下的男人的塌。却被他掀倒在地,无情的赏了她一个字:滚。她如他所愿,滚出他的视线。直到她死在渣男剑下,剜心入药,死无全尸!男人抱着她的尸体:苏娇娇,本王带你回家。重活一世。苏棠一睁眼,就看见冷面阎王守在她床前。她吓的爬起来就逃:“王爷,我这就滚!”下一刻,男人红着眼将她堵在床......

《重生后,我被反派摄政王娇养了》小说试读

第20章

可苏羡的心砰砰直跳,这样的姐姐,好美,好帅气!

“姐姐,你不要她还那些银子了吗?”

“还不了的,祖母早就想赶这些人走,你猜她们为什么还能一直留着?”

苏羡沉默了一下:“是爹爹。”

“没错,比我更念着这些老仆旧情的是爹爹,这些刁仆们一提娘亲爹爹就心软了。我刚才提让他们还钱,只是以退为进罢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要他们退十步他们不肯,可当你要他们退一百步时,他们就肯退十步了。

但想白白贪了她的东西不还,是绝对不可能的,只等几日后那件事......

察觉到苏羡崇拜的眼睛,苏棠故作高深的咳了咳:“这都是书里学来的。”

苏羡点头如啄米:“我也要好好念书!”

暗处,某位‘恰巧路过’的靖王殿下看到某人眯得跟小狐狸似的眼睛,凤眸乌沉。

亏他还会以为这小骗子会被长公主欺负,看来这世上就没有她收拾不了的人。

“王爷,查到了,当年先皇后身边的嬷嬷已经被人偷偷带到城外去了。”

“追!”

苏棠察觉到一道黑影从屋角掠过,可抬头去看,只见角落的梧桐树叶被风吹动。

“小姐,凝烟小姐送了两个丫环来。”

苏棠看着院子里孤零零的就留下个阿圆,外加几个老弱奴仆,微微一笑:“很好,收下来。”

阿圆看着自家小姐的模样,她怎么忽然有点儿替那两个丫环担心了呢。

夜幕渐渐降临。

苏棠饭还没吃完,阿圆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小姐,出事儿了!”

苏棠继续吃饭,神色平静的问:“怎么了?”

阿圆这才敢说出来,原来是沈云轩病重中还不断喊苏棠名字的事‘不小心’传开了,外面纷纷传言沈云轩一片痴心被辜负,说苏棠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等等。

阿圆说得结结巴巴,但苏棠已经能想到那些话有多难听。

看来沈云轩已经开始狗急跳墙了。

既然如此,她也不介意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苏棠贴着阿圆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阿圆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小姐放心,奴婢这就去办。”

苏棠看向窗外。想到前世那位贵人,心中说不出是惋惜还是庆幸。

这一世,若是有了那位贵人相助,没了裴樾相助的沈云轩,想必再也奈何不得归德侯府了吧?

三天后。

正好是母亲的忌日。

往年这个时候,归德侯都会带着苏棠姐弟前往梁山寺为亡妻祈福。

今年归德侯护送太后东游,这件事自然就落在了苏凝烟身上。

秋天的凉山寺满山黄叶,很漂亮。

苏棠认认真真拿出自己抄好的佛经,准备供奉在亡母的长生灯前,手刚伸过去,就被苏凝烟拦下。

“姐姐,还是让我来吧。毕竟,我才是娘亲的亲生女儿呀。”

一侧僧人也道:“诵经之事,的确让亲生女儿来比较好,苏施主,您还是让开吧。”

“哦。你这个亲女儿,都没想过亲手给娘亲抄佛经的吗?”

苏棠拂开苏凝烟的手,就听苏凝烟痛苦的‘啊’了一声,收回去的手背上赫然出现三道抓烂的血痕。

“小姐!”

“凝烟!”

苏棠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冲进来的沈云轩一把狠狠往后推去,直接摔在了地上!

沈云轩指着苏棠,失望不已:“我以为你只是因为被我退婚,心生妒忌,才屡次加害凝烟,现在看来,你是本性恶毒!”

苏棠疼得冷汗直流,摸着绵软的手腕,才知是脱臼了。

她冷冷的看着赶来的沈云轩,嘴角为不可查的浮起一丝冷笑。

果然,他收到消息赶来了!

“苏棠,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你给我闭嘴!”

苏棠暗道不该让阿圆去凉山寺厨房参观的,并咬着牙,直接给自己正了骨。

咔嚓一声,听得沈云轩的心也如针刺了一般,尤其在看到苏棠小脸雪白时。

“棠儿,对不起,方才是我一时冲动......”

“别碰我!”

苏棠如避瘟神一般避开沈云轩伸来的手,转身要往大雄宝殿走去。

“棠儿。”

沈云轩叫住要走的苏棠:“我一直没跟你说过,最近我才发现,我已经......”

“你不会要说你爱上我了吧?”

苏棠讽刺回头:“可千万别,不说我现在是靖王殿下的未婚妻,就是你这么个大煞星,你也离我远一点,晦气。”

“棠儿,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沈云轩纵使愤怒,可他心中比谁都清楚,现在还不是跟苏棠彻底撕破脸的时候。

“只要你能消气,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苏棠挑眉,“做什么都可以?”

“自然!”

只要能哄好苏棠,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苏棠眯了眯眼,看了沈云轩一眼,“那你去大雄宝殿,替我给母亲磕一百个头!”

这一百个头,只是利息!

剩下的,她要让沈云轩慢慢还!

沈云轩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苏棠想要天上的月亮呢!

“好,我这就去!”

沈云轩迫不及待的往大雄宝殿赶去,然而他没注意的是,他身后,苏棠那双满是恨意的双眼。

苏棠出来后,快速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才手脚发软的坐在地上深吸了口气,摔得太疼了,要不然刚才她一定打烂沈云轩的脸!

“小姐,老奴可算找到您了。”

终于来了。

苏棠脸上的痛苦瞬间消失,浅笑看向来人:“我还以为李妈妈会记恨上我。”

李妈妈脸上闪过丝不自然,很快笑道:“怎么会,那天是老奴糊涂,您是主子,哪有做奴才的跟主子计较?可奴才到底离开了侯府,不好回去,知道您今天要来寺里,才斗胆来了,奴才是来还您东西的。”

说着,把一个装了不少不值钱但都是亡母留下的首饰盒子还给了苏棠。

看着跟前世一模一样的盒子,苏棠轻轻敲了敲,微笑:“多谢李妈妈。”

明明太阳高悬,李妈妈仍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苏羡兴奋的声音:“姐姐,你听说没,前头出事了!”

大雄宝殿的横梁不知道怎么断了,砸到了刚好路过的沈云轩腿!”

苏棠姐弟两高高兴兴的赶到大雄宝殿,正巧赶上疼晕过去的沈云轩被抬出来。

“啧啧,这得多疼啊。”苏羡看着那被砸得血肉模糊的腿,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腿,就听苏棠淡淡说:“大约没有生挖人心疼吧。”

沈云轩被抬走,人群里就议论起来。

“难道真是天意?”

“不然呢,这儿可是凉山寺,国寺,谁敢动手脚?”

夫人们对视一眼,不言而喻,沈云轩这个曾经炙手可热的第一才子,已经成为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臭狗屎了。

苏羡见苏棠是真的放下沈云轩了,浑身痛快:“活该!”

“这还只是个开始呢。”

“开始?”

“是啊。”苏棠揉着手腕,看着大慈大悲的菩萨:“读书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那通天梯,青云路。靖王就是他的通天梯,明年春闱就是他的青云路,我要搬走他的梯,绝了他的路。”

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