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苏清欢顾北辰小说阅读

2022-06-23 12:06:07 主角:苏清欢顾北辰 作者:心灵毒鸡汤
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 连载中

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

作者:心灵毒鸡汤 主角:苏清欢顾北辰

《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苏清欢顾北辰小说阅读

《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清欢顾北辰的小说叫做《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本小说的作者是心灵毒鸡汤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一世,她拼命给渣男生下独子,却被妹妹污蔑为孽种。耗尽心血培养渣男功成名就,才发现她的婚姻就是一场骗局!精神病院惨死后重生,这一次,她要渣男贱女血债血偿,一辈子不得翻身!只是没想到,她肚子里孩子的爹,是渣男上一世斗不过的死对头,顶级豪门掌舵人!本是为了孩子和虐渣撩他,但一撩成瘾,在劫难逃,从此被大佬......

《重生后,渣男死对头喜当爹》小说试读

第7章

大厅里明亮的灯光,打在男人修长挺拔的身上,他的五官深邃立体,矜贵浑然天成,皮相分明是出色极致,只是周身那股生人勿进的气势,让人不敢接近。

这个男人,怎么也在?

和陆时轻一起坐下,苏清欢明眸微转,忍不住朝着刚刚入座的男人看了过去,上辈子,他并没有出席。

或许是因为改变车祸的蝴蝶效应,一切都不一样了。

“你挑挑看,喜欢哪一件?”陆时轻将翻开的拍卖册递到了她面前。

上面精细做了今晚所有拍品的介绍,每一个拍品都有相应的照片,分门别类,一目了然。

陆时轻有意无意翻开的这一页,正好就是上辈子她挑的那一条手链,起拍价一万。

她蠢,不想让陆时轻花费太多,所以陆时轻轻易抬高到两百倍,用廉价成全了他的故作深情。

她垂了垂眼帘,如玉的手指轻轻划过手链的照片,红唇勾着温柔的浅笑。

陆时轻侧头靠近,笑容温润,“只要你喜欢的,别在乎价格。”

“姐姐,这个好漂亮啊!”

和苏博文一同来的苏一宁,坐在陆时轻的另一侧,欠过身看着册子。

自然垂落的长发,勾缠在陆时轻的手臂上。

苏清欢垂眸压住厌恶,当着两人的面,慢吞吞地将册子往后面翻。

每一种分类,价格都按从低到高排。

她翻动的速度不快,却很坚定,每翻过一页,都让陆时轻心头收紧几分。

“这个好,我很喜欢。”拍卖册翻到了最后一页,她指尖划过照片,这次拍卖的重头戏,顶级豪宅中南华府的顶楼跃层,更好的是起拍价......

......五千万!

足够她将陆时轻的遮羞布撕得干干净净。

陆时轻的呼吸粗重了几分,她纯然无辜地转头,“当婚房,你说好不好?”

他的眼睑抽搐了一下,后槽牙都跟着疼,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好。”

苏一宁直勾勾地看着册子上的照片,眼中一片火热,恨不得据为己有。

饵下好,苏清欢对苏一宁各种不安分的小动作视而不见,眸光若有若无地带过另一侧高大挺拔的男人,将手机拿了出来,敲下三个字,发了过去。

“顾先生。”

他分明低头扫了一眼,却连半点波澜都没有,若无其事。

红唇轻抿,她低眸,越发放肆地敲下了两个字。

男人低眸,“老公”映入眼帘,他的眸色也跟着暗了几分。

湛黑深沉的眸抬起,苏清欢托着腮帮子,手指轻轻划过白净的脸颊,招摇和勾人,只有他品得出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划开屏幕。

“你在玩火。”

苏清欢眸中漾开笑意点点,“肯理我了?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

他低眸扫过,眸中的墨色更重。

她依旧放肆撩人,“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多喊几句。”

男人按掉了手机屏幕,脑海中乍然浮现之前失控的一幕幕,以及女人执拗,却生涩到慌张的动作。

“你确定?”

苏清欢匆忙按掉亮起来的屏幕,心尖的位置附上难以言说的热意和紧张,在男人波澜不惊望过来的瞬间,本能地错开。

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件拍品。

中南华府顶楼跃层,顶尖设计师设计装修,五千万的起拍价,是偏低的。

拍卖师一改之前天花乱坠的介绍风格,简单几句,就敲定了木槌,进入正题。

“中南华府顶楼跃层,起拍价五千万,加价五十万起!开始!”

宴会厅里,出价的声音此起彼伏,都想占这个便宜。

但每一次的加价,都是挨着五十万的价格。

“五千一百万!”

“......”

“五千五百万!”

苏清欢身旁,陆时轻举起了牌子,“七千万。”

这个骤然抬高的价格,哪怕少于这套豪宅市面上八千万的价格,也给叫价的众人加诸了压力。

周围徒然一静,陆时轻面带笑容,谦和有度,还不忘表现一下情深,“清欢难得喜欢一样东西,我自然想要满足她。”

苏清欢笑意温柔,但商人逐利,陆时轻猛然加价这一套,行不通。

她估摸着,陆时轻最多能抽调出来的,不超过九千万,哪怕是加一加杠杆,多出个五百万顶天了。

“七千万,第一次!”

“七千万,第二次!”

拍卖师的锤子高高扬起,“七千万......”

“八千万。”

苏清欢眼帘微颤,这个价,是顾北辰加的。

她侧眸看过去,男人面上没有半点波澜,也让人摸不准他的底。

明眸微转,陆时轻的脸色僵硬,勉强才能压下心头的浮躁。

“七千一百万。”

顾北辰连正眼都不曾看过来,“七千五百万。”

苏清欢心下莞尔,美目流盼,仿佛压根不知道这里头的针锋相对。

“七千六百万。”陆时轻切齿给出这个价格。

顾北辰眉眼淡漠,“九千万。”

价格再次被抬高,相比起顾北辰的波澜不惊,陆时轻就显得尤其小家子气。

他舔了舔后槽牙,阴冷的目光扫过顾北辰,“九千五百万。”

“一亿。”

周围鸦雀无声,从五千万过渡到一亿的价格,前后不超过十分钟。

“既然是苏小姐难得喜欢的东西,陆先生再出价,我就不加了。”顾北辰漆黑深暗的眼神扫过周围,淡淡开腔。

苏清欢眉眼染上浅浅笑意,“一亿......”

她手里的牌子刚要举起来,手腕就被陆时轻扣住,略带强硬地按了下去。

苏清欢微怔,此刻,陆时轻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各色目光压在他的身上,他一路顺风顺水,除了被苏清欢开瓢的那个早上之外,哪里有过这么难堪的时候。

他艰难地挤出笑容,“顾先生这么喜欢,我让,君子不夺人所好。”

苏以低垂的眼帘遮住止不住的讽刺,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他能扛得起的范畴,他还真的很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拍卖师的锤子以一亿的价格敲定,周围掌声雷动,中南华府的这套豪宅,必然是此后几天,宁城最大的谈资。

顾北辰缓缓起身,从拍卖师手中接过了合同,接着,迎着所有人诧异的目光,迈动长腿走向苏清欢。

而那份合同,也递到了她的跟前。

“不是难得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