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 连载中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

作者:九棠 主角:曲云湘萧祁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大结局免费阅读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小说介绍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是九棠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曲云湘萧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爽文+甜宠+虐渣+1V1】前世,曲云湘自认为和萧祁天生相克,直到曲家灭门,她悲惨而死,她认定的命中之人亲手将剑插入她的心脏,她才幡然醒悟。重活一世,她决定要好好对这个深爱自己入骨的男人。以及前世欺她辱她害她之人,定让其死无葬地!曲云湘:王爷,你不觉得我俩天生一对吗?祁王:天生一对?天天..........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小说试读

第11章

见曲云湘明显有些动气,丹菊苍白着脸摇了摇头:“奴婢并非那个意思,您如果真的想开医馆,可以和王爷说一声,倒不必如此大费周折了。”

“这点小事,倒是不必惊动王爷了。而且我开医馆,还有另一层含义,提前告诉王爷,不太好。”

丹菊心思一转,以为曲云湘打算给萧祁一个惊喜,便欢喜的应了下来。

东街是京城最为繁华的地段,曲云湘跟着秋石逛在大街上,感受着百姓们讨价还价的喧哗,人都轻松了不少。

不过她有要紧的事要做,匆匆扫了一眼生意不错的几个摊子,就进了东街最有名的钱庄。

掌柜一看有客来,立刻迎了上来。

曲云湘装作经验老道的模样,把京城各大金银首饰的价格简单地提了一些,让掌柜做到心中有数后,就示意秋石把包裹摆在桌上。

掌柜扫了一眼,想压一下价,看到店小二对自己使眼色,他心中一动,就顺着曲云湘的意思,给了一个高价。

之后,请曲云湘去厢房稍等片刻,他以取钱的名义离开。

曲云湘不疑有他,带着秋石进后院。

刚走进院子,就有两个人朝她冲了过来。

她吓一跳,反应却不慢。

结果,她刚把这两人打倒在地,后颈一痛,就晕了过去。

过了两刻钟,曲云湘苏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却是蜘蛛网遍布的天花板,她茫然了一瞬,随后想起来自己被人绑架了,她立刻翻身起来。

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破败的宅子里,门口守着一个黑袍男子。

她心往下沉,面上却狠狠地刮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绑架我。我告诉你,我爹可是内阁首辅,你敢绑了我,他知道后,一定会将你千刀万剐。”

她今天是乔装打扮出了府,谁都不认识她,结果这人却很精准地把她绑到了这里来,如果不是一直盯着她,知道她的身份,他怎么敢这么做?

“你不是曲大人的女儿吗?怎么变成首辅大人的女儿了?”黑袍男人冷笑一声,随后反应过来,用力压制曲云湘,怒道,“你在试探我?找死!”

强大的气息带着阴冷的寒意,逼得曲云湘胸口血气一阵激荡。

不过一会,她承受不住这股压迫,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

祁王府。

两个时辰过去,天越来越黑。

丹菊久久等不到曲云湘回来,忍不住去找萧祁。

结果,她还没有开口,段止就突然进来,在萧祁耳边低语一番。

萧祁疑惑皱眉:“那永胜钱庄......”

余光看到丹菊,他冷声喝退她,便怒火冲天地拍了一下桌子。

“本王还以为她找不到铺子,想出去找人求助,没想到她竟然是去见萧伏玺,甚至整整两个时辰,都不归府,她这是想做什么?让本王成为笑话吗?”

段止迟疑一瞬,说:“属下并不认为王妃知道那钱庄的背后主人是谁?”

萧祁一记冰冷的眼刀子刮过去,“你这是在帮她说话吗?”

“属下不敢。”段止立刻紧绷面色。

萧祁吐一口浊气,把翻涌的火气压下,就出了门。

在他出门的刹那,一手策划这次绑架案的萧伏玺带着张先生来到了关着曲云湘的地方。

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问戴着面纱的女人,曲云湘醒来后,有什么表现。

知道她没问上几句话,就晕了过去,他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亏得本王之前还怀疑她屡次失手,是因为她故意在糊弄本王,没想到她真的是一个没用的女人。”

一想到自己在萧祁面前屡次受挫,萧伏玺心头就蔓延一股杀意。

要不是觉得曲云湘待在萧祁还有几分用处,他早就冲进去把这个愚蠢的女人杀了。

“王爷,祁王妃虽然蠢钝如猪,不堪大用,但她对你一片痴心,我们只需要加以引导,再给她配一个机敏能干的人,她一定能够按照王爷所想,完美地完成任务。”

张先生察觉到萧伏玺动了杀气,立刻劝了一句。

萧伏玺深呼吸,压下对曲云湘的厌恶,立刻让张先生去茶楼等着,自个则走进去,和黑袍男人打了一场,把他打退后,迅速冲进破败宅院。

他和黑袍男人打斗的时候,故意制造出了很大的动静。

曲云湘被吵醒,也顾不得自己的伤,撑着身子,来到破败窗边,往外面看。

瞧见萧伏玺和黑袍男人宛若斗舞一样的打斗,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心里生了一股浓烈的厌恶,萧伏玺为了让她更为听话,竟然设计了这么一出绑架,她若是不配合,岂不是辜负了他一片精心谋划。

曲云湘飞快地调节情绪,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冲了出去。

“伏玺哥哥,你是特意来救我的吗?”

“那个黑袍男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竟然连内阁首辅都不怕。”

“伏玺哥哥,你得赶紧把他抓住,好好逼问他,说不定还能够立大功,让陛下赏识呢。”

曲云湘避开萧伏玺伸过来的手,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一副很为他着想的模样。

萧伏玺瞧见她这副深情不悔的姿态,心头很受用,却看不上她的没用。

他在心里唾弃了一番曲云湘,面上却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温柔无限地看的曲云湘,“我就是知道你出事了,这才赶来救你。”

说话间,他扣住曲云湘的肩膀,自以为是地晃了她几下,把她的头晃晕了,这才含情脉脉地上下打量曲云湘,没看到她身上有什么伤,立即松了口气。

“幸好你没什么事,不然,我一定要将那个黑袍男人碎尸万段。”

曲云湘不着痕迹地扳开他的手,面容柔弱地看着他,“我就知道伏玺哥哥心里一直有我,这才及时出现救了我。”

听到及时这两字,萧伏玺故作深情的面容微微一僵,曲云湘这话是何意?是在怀疑他吗?

还未想通,去而复返的黑袍男人竟然带着一个戴面纱的女人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