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令》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秦羽陈初夏小说阅读

2022-08-05 15:52:07 主角:秦羽陈初夏 作者:飞翔的辣椒
战神令 连载中

战神令

作者:飞翔的辣椒 主角:秦羽陈初夏

《战神令》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秦羽陈初夏小说阅读

《战神令》小说介绍

秦羽陈初夏是小说《战神令》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飞翔的辣椒,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为家庭辛苦奔波,一场车祸导致全身瘫痪。妻子一家人却决定放弃治疗,夺他的赔偿款,占他的房子,将瘫痪的他扫地出门。万念俱灰之下,秦天觉醒祖上医圣传承。从此,一针夺阴阳,一针定生死。...

《战神令》小说试读

“秦羽...你在听吗?”

好半晌才被吴峰的声音惊醒,他忙问道:“发生什么事?”

“你不是让我调查冯玉嘛。。。。”

吴峰快速将事情陈述了一遍。

原来吴峰为了调查冯玉,在冯玉娘家偷偷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和录音器。

刚才他在监视的时候,正好冯玉一家人在家中说着这件事。

“按他们的意思,派去的人这时候应该已经找到叔叔阿姨了。”

一瞬间,秦羽只觉体内气血沸腾,一股杀意直冲脑门。

龙有逆鳞,人有底线。

而父母,便是秦羽最后的底线,谁也不能触碰。

李瑞良、季昌等人也发现了秦羽的异样,忙问道:“秦先生,怎么了?”

“有人要加害我父母。”秦羽站起身,看向李瑞良和季昌,道:“我得先走一步,老爷子已经度过危险期,等我回来再为老爷子调理一下就可以。”

李瑞良顿时火冒三丈,急道:“李三,你带人跟秦先生一起去,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李三没有二话,当即召集了十几名好手,驾驶六辆车载着秦羽一路疾驰。

坐在车上,秦羽双拳紧握,手心已满是冷汗。

如今他已觉醒传承,成为李家座上宾,拥有决定别人生死的能力。

可如今妻子背叛。

如果父母也被加害。

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秦羽胸前中燃烧着无尽的怒火,转头盯着开车的李三,仿佛猛兽一般嘶吼:“开快点。”

李三看到秦羽那凶狠阴沉的眼神,内心不由一震,不由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些钦佩。

昨晚他被当众羞辱,却依旧是云淡风轻,此时面对父母受难,却仿若一头发狂的雄狮,可见父母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上了高速李三也顾不得超不超速了,直接将油门踩到底,一路风驰电掣。

秦羽很清楚,父母这一辈子就是为了他而活。

以父母曾经能将家族发展成顶尖家族的能力,他们当年想要东山再起并不难。

可父母怕暴露秦羽的身份,引得家族那边赶尽杀绝,所以甘愿放下仇恨和执念,窝囊的活一辈子。

他永远都记得父母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你能安安稳稳过完一生就够了。”

秦羽和父母原本在县城过着小康生活,名下两套房产,后来房子拆迁,就将所有的积蓄都交给秦羽,让他在南州市成家立业。

而他父母则搬到山村,在离村庄隔着几百米远的靠山位置搭建了一栋小房子,过着与世隔绝般的生活。

与冯玉结婚后,秦羽便三番五次劝说父母去南州市跟他一起生活,父母始终不同意,说喜欢山村的清净。

其实秦羽知道,父母就是怕影响他和冯玉的关系。

他们多么精明的人,岂会看不出来冯玉非常反对这件事。

父母为了他们幸福不惜忍受孤独,而冯玉一家人却如此丧心病狂,为了离婚,为了钱,居然派人去加害两个真心为她好的人。

此时一处大山脚下,一栋简陋的红砖房内,四名凶神恶煞的壮汉对着两名老人拳打脚踢,还有一人拿着手机一边拍摄一边狂笑。

男人则死死的护住老妇人,让更多的伤害落在自己身上。

好一会儿四名壮汉才停手,两名老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他们正是秦羽的父母秦战和唐云。

秦战身材高大看上去倒还健朗,唐云却是看上去有些佝偻,因为生活环境的因素和心中的郁结,年近六十的他们看上去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

秦战嘴里呕出一口鲜血,却依旧护着唐云,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群人。

“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儿子秦羽不知天高地厚,得罪我们高公子。”

拿着手机拍摄的男子将视频发送出去,狞笑的看着秦战两人。

这人名叫林威力,算是高远翔手下一号猛将,为人心狠手辣。

平日里跟着高远翔在南州市横行霸道,坏事做尽,专门替高远翔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秦战颤声问道。

林威力哈哈大笑道:“不妨告诉你们,高公子说了,他要折磨的秦羽生不如死。”

“明天我们就会让你儿子亲眼看到我们是怎么活生生把你们的皮扒下来。”

“放心,我们不会一下把你们弄死的,毕竟这种事我们经验丰富。”

“扒完皮,我们还要让他亲眼看着我们一刀一刀割你们的肉,然后把你们的骨架子和人皮送到他手上。”

唐云苍老的脸上满是怒容,道:“你们简直就是畜生。”

他们不怕死,可他们怕秦羽看到那种画面会崩溃,会生不如死。

“对对,你这话没说错。”林威力兴奋的大笑起来:“我们会给他后悔的时间,然后一点一点将他折磨致死。”

转头又对四名壮汉说道:“今天我们得在这里过夜,把这两个老家伙绑在外面的猪圈里去,免得影响我们休息。”

四人从车中拿出绳索,将秦战和唐云捆绑起来,然后粗暴的将两人仍在猪圈中。

猪圈里还养着几头猪,满地的污秽,恶臭不堪。

林威力走出来,指挥两名壮汉去装了两桶山泉水过来,将冰凉的山泉水泼在秦战唐云两人身上。

夜晚山里的气温骤降,浑身湿透的唐云和秦战紧靠着坐在污秽不堪的猪圈里,冷的瑟瑟发抖。

这一幕让林威力等人看的张狂大笑。

林威力阴冷笑道:“高公子说了,不能让他们太舒服,每隔两个小时,给我浇一次。”

说着缩了缩肩膀,骂道:“特么山里的气温还真有点冷。”

秦战和唐云被绑着,他们本就穿的单薄,浑身又湿透了,一时间冷的瑟瑟发抖,只能蜷缩着身体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然而随着夜深,气温变得越低,两人衣服稍微干了一些有点困意,两名壮汉却提来山泉水往两人身上浇,再次冷的两人直哆嗦。

看着两人愤怒中又有些恐惧的眼神,壮汉更是兴奋的大笑,甚至用铲子铲起猪粪往两人身上泼。

秦战再次用身体护住唐云,却让那壮汉恼羞成怒,铁铲重重拍在秦战后背,直将他打的口吐鲜血。

“踏马的,你再给我护着试试。”那壮汉似乎觉得还不过瘾,满满一铁铲的猪粪直接拍在唐云脸上。

两人手脚被绑着无法动弹,只能任由散发着恶臭的猪粪糊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