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嬴子衿傅昀深小说阅读

2021-07-21 15:31:54 主角:嬴子衿傅昀深 作者:卿浅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 连载中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

作者:卿浅 主角:嬴子衿傅昀深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嬴子衿傅昀深小说阅读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介绍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作者是卿浅,小说主人公是嬴子衿傅昀深,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子衿,虽然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我们养了小萱十五年,和她感情很深,她从小被富养,不像你一直在乡下那么能吃苦,所以嬴家的大小姐还是小萱,是有些委屈你了,但你这么善良,妈知道你肯定不会介意的,放心,你该有的一样都不会少。”...

《重生之千金大佬美又飒》小说试读

“子衿,虽然你是我们的女儿,但我们养了小萱十五年,和她感情很深,她从小被富养,不像你一直在乡下那么能吃苦,所以嬴家的大小姐还是小萱,是有些委屈你了,但你这么善良,妈知道你肯定不会介意的,放心,你该有的一样都不会少。”

“什么?你也要去,你这是在开玩笑吗?人家要的是名媛,你连一首钢琴曲都不会,去什么去,只会丢脸。”

梦中是纷乱的人影,和他们投来的厌恶轻蔑的目光。

几秒后,嬴子衿才完全醒了过来。

她翩长的睫羽动了动,双眸睁开,入眼的是一个白色的病房,鼻翼间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

“哟,醒了?”有讽刺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还以为你死了呢,别动,动什么?针跑了你负责?”

一只手按住了她,看似在固针,实则却用力地捏着她的伤口,还用上了指甲,掐进了皮肉里。

然而,女孩一丝痛楚的表情也无,她手腕一翻,就将那只手反按在了床头柜上。

那人顿时吃痛,尖叫:“你有病啊?!”

“小衿!”病房里还有另一个年轻女人,她吃了一惊,忙上前,“这是陆医生,不是要来害你的。”

女孩转头,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病恹恹的,没什么精气神。

但细看五官却十分的精致,是好看的凤眼,微微一转,便有浅光掠过,浮翠流丹,明明灭灭。

有着让人失神的强大蛊惑力。

女人的眸光闪了闪,关心道:“小衿,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女孩未语,手倒是松了。

陆医生揉着手腕后退,斥责:“果然是没教养的白眼狼。”

嬴子衿抬眸,一双狭长的凤眼还沾染着水露。

她的声音裹挟着苏醒后才有的低哑,多了分朦胧冷感:“抱歉,刚醒,我以为有狗咬我。”

陆医生脸色一变:“你!”

“好了,小衿已经道歉了,别吵了。”女人劝了劝,又放柔了声音,她抿着唇,面上满是自责之色,“小衿,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病,你也不必给我输血,没想到这一次还害得你昏了过去。”

“那是她活该!”陆医生神情厌恶,“她不就是你们嬴家看她可怜收养的女儿吗?你还用得着专门找我来帮她养身子?你对你真侄女,也没这么好吧?”

女人叹了一口气:“小衿受的苦太多了,怎么能跟小萱比?”

“是不能比。”陆医生这下笑了,是轻蔑,“听我弟弟说,她可是年级第二,可不像某个白眼狼,靠钱进了英才班,被倒数第二名落了三百多分,真够丢脸的。”

女人蹙眉:“别这样说,小衿在她以前的中学还是第一名。”

陆医生嗤之以鼻:“一个县城的第一名,连二本都考不上。”

然而,两人的对话完全影响不到嬴子衿,她随意地看了一眼女人,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嬴露薇。

她的小姑,今年25岁,沪城第一名媛,还是华国有名的钢琴家。

嬴露薇患有血友病,这种病患者一旦出现伤口就会血流不止,难以愈合,且其血型还是极其罕见的Rhnull,极难相配,至今还没有完全医治的方法。

嬴子衿看了看自己连血管都可以瞧见的纤细手腕,神情倦懒:“啧。”

她没死,这里是她曾经来过的地球,她的名字也还是嬴子衿,只不过她不再是修灵世界“一卦定生死,一眼看祸福”的神算天下了。

现在的她是嬴家一个登不上台面的养女,还是嬴露薇的移动活体血库,随叫随到。

这一次晕倒,是因为嬴露薇受伤,她几日都被强行抽血,还不能反抗。

“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医生看着嬴露薇,“谁把你推下去的?你在一旁,看见没?”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女孩说的。

瞧着她一动未动,陆医生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问你话呢,哑巴了?”

“吵。”嬴子衿眉眼疏懒,“安静。”

“你这是什么态度?”陆医生将手中的文件夹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冷笑,“露薇,不好意思,就冲她这态度,她的病我现在不治了。”

嬴子衿慢条斯理地拢了拢衣襟:“门在那。”

陆医生本是想要女孩说软话求她,没想到一拳打在了空处,神情有一瞬的狼狈,脸上火辣辣的疼,丢下一句“勾引自己小姑父的贱东西耍什么威风”,匆匆离开了。

“小衿!”嬴露薇呵斥,“陆医生可是专家级疗养医师,你把她气走了,你的身体怎么办?”

“嗯,输葡萄糖的专家。”嬴子衿淡淡,“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动什么大手术。”

嬴露薇心头一跳:“小衿?”

嬴子衿用手肘撑着床坐了起来:“不过专家说的有道理,我也想知道是谁把小姑推了下去,作恶的人总会露出马脚。”

她拿起床边的手机,看向女人:“您说是么?”

女孩的气势突然间迫人十足,嬴露薇完全招架不住,她拧眉,不悦:“小衿,你真的不要再任性了,你有没有伤到我我并不在乎,但是你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哪一天冲撞了大人物,小姑怎么保你?”

“那就先谢谢小姑了,听说这病房是您特意为我选的。”嬴子衿抬头看了一眼门牌,似是在笑,“数字不错。”

说完,她也不看女人是什么表情,径直出了914号病房。

嬴露薇咬了咬唇,眸光晦凝。

她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低声说:“漠远,小衿平日里最听你的话,你能帮我劝劝她吗?”

电话那头似是没有料到会听到这么一句话,沉默了一瞬,很冷漠:“你好好养身体,别管她,她再得寸进尺,我会派人把她送走。”

**

风雪飘飘,银装素裹。

沪城沿海而立,深冬都不会见雪,可今年立春都过了,二月中旬的天却飘起了雪,散在夜空中,冰凉冰凉。

晚上九点的街头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女孩只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衬衣,一双腿修长笔直,她背着一个单肩包,步履缓慢,与周围的一切都极其的格格不入。

她容颜苍白,却不失绝丽,偶尔有霓虹灯的光从她眉眼间一掠而过,仿佛细碎的星辰缓缓漾开。

对面街道——

“哎,七少。”聂朝视线当即一定,撞了撞身边人的腰,“你猜我见着谁了?”

“嗯?”男人神情散漫,“又看到你旧情人了?”

他斜靠在墙壁上,身子颀长,姿态慵懒,透着股纨绔劲儿。

修若梅骨的手指把玩着一枚扳指,那手却比玉还要莹白。

风雪朦胧了他的眉眼,却不掩那清绝华艳,反而愈显出尘。

男人有一双天然带笑的桃花眼,微微弯着,看谁都像是含着情,直勾勾地在放电,撩人得不行。

天生一个勾魂摄魄的妖孽。

聂朝心想,难怪那些名媛们对着这么一张脸时根本看不到别人,他一个男的都看得想跪。

“什么旧情人,老子从来不吃回头草,我是看见嬴家前几个月收养的那个女孩了。”

男人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右腿微屈,微抬起的侧脸无论是弧度还是线条都恰到好处的完美,惹得路人们都频频回头。

聂朝知道他是不感兴趣,于是又说:“你才回来你不知道,这嬴家养女勾引她小姑的未婚夫呢。”

男人眉梢微挑,终于有了反应:“江漠远?”

“是他。”聂朝啧了一声,“她胆子真大。”

江漠远比他们这些公子哥年长了一辈,岁数却只大了五六岁,未到三十,已经是公司里的一把手了,沪城人人都会敬称一声“江三爷”。

江漠远和嬴露薇也算是门当户对,同是四大豪门出身,一个是沪城第一名媛,一个是名媛们最想嫁的男人。

聂朝唏嘘:“七少,你说你要是务点正业,凭你这么一张脸,她们最想嫁的肯定是你。”

沪城名声最响的除了江漠远之外,另外一个便是他眼前这位傅家七少傅昀深了。

只不过后者却不是什么好名声,似乎除了一张脸和有钱,再也找不出别的优点了。

可聂朝觉得,他一直看不透这个纨绔公子哥。

傅昀深眸光敛着,笑得漫不经心:“我可不想跟他一样。”

“也对。”聂朝说,“还是花天酒地好,这样自由,得亏我家不止我一个,不会被老头子抓去继承公司。”

傅昀深没说话。

“你可能还不知道,嬴家会收养她,就是为了给嬴露薇供血,倒也挺可怜的。”聂朝又说,“不过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我看这嬴家养女的品格不行。”

他端详着女孩,难免惊艳:“但她长得是真的好看,啧啧,帝都的那几个都比不了她。”

傅昀深还是没应,桃花眼微低,不知在想什么。

没人一起八卦,聂朝也无趣了,正当他准备问男人要不要去新开的酒吧坐坐时,突然一讶:“哎,七少,这嬴家养女好像遇到麻烦了。”

有五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街头混混,挡住了女孩的去路,面上是不怀好意、流里流气的笑,其中两个手上还带着刀。

周围有不少人看见了,但都只是冷漠地瞥了一眼,便又各自匆匆赶路而去。

“我现在信了有报应这回事。”聂朝也没动,看好戏一般,“瞧她那细胳膊细腿,可怜哟。”

傅昀深并未去瞧,却开口了:“去帮一帮。”

“帮?”聂朝怀疑他听错了,“不是吧七少,你居然让我去帮她?你知道她在沪城的名声多差吗?去了那就是沾一身腥。”

“她只是个小姑娘。”傅昀深撩起眼皮,“你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豪门水深,黑白颠倒是常态,又怎么会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聂朝一想也是:“可为什么是我去帮?”

傅昀深懒懒:“你会空手道。”

“好好好。”聂朝无奈,“我去帮,但要是一会儿被这嬴家养女赖上了,我可就说是你了。”

“嗯。”傅昀深淡淡,“算我的。”

聂朝有些不情愿地走上前去,可他还没等他到达,意外发生了。

只见女孩面无表情地扣住了为首那个混混的手臂,忽的一抬,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动作又狠又快。

又在十秒之内,她出拳发腿,抬脚肘击,迅速撂倒了剩下的几个混混,气都没喘。

快到所有人猝不及防,周围的路人都被震住了。

聂朝目瞪口呆:“……”

卧槽?

傅昀深眸光一敛,缓缓站直了身体,桃花眼抬起,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