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卫黎南宫宴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2022-06-23 17:39:04 主角:卫黎南宫宴 作者:安琪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 连载中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

作者:安琪 主角:卫黎南宫宴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卫黎南宫宴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卫黎南宫宴的书名叫《重生之我当了皇后》,是作者安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她终于要成为他唯一的皇后。差一个台阶她就可以登上封后高台,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就差一步,她却被人押下高台,亲眼目睹,自己的妹妹登上高台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而她却被落得一个冒充皇后、叛臣贼子的罪名!算尽天下步步为营,却唯独漏算了身边至亲之人。最终胎儿惨死,侯府全......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小说试读

第19章

卫阳夫出了门之后,直接带着不敢出声的妻子和女儿一并去了后院,里头屏退了下人,卫阳夫才终于生气的把桌子上的茶盏全都扔在了地上。

语气里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怨忿之色,气哼哼地说。

“简直是欺人太甚,到我的府上,来替我做主,难道我是死的不成?”

梁英也知道,到底是谁能惹得他如此愤怒,当然就是因为他的好岳父了。

这么多年来,每次卫慎来为孩子出一回气后,院里都会闹起这样一场波澜来。

卫阳夫此人心性不坚定,当然更容易争强好胜,所以每次都会发脾气,但却又只能继续卑微下去。

“老爷,此事既然已经闹成这样,您就别发脾气了,想来大小姐总有一日会明白,咱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至于卫大人,他年纪大了,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总不会一直这样压在您头上的。”

听了这话的卫阳夫平和了一些,而后若有所思的说。

“我如今倒是还不敢去招惹他,毕竟他如今还是风头无两,只不过我想,经过这次,他应当心头也有数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放肆了。”

提及到这次,卫阳夫又有些纳闷的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女儿。

“这次倒是有些出其不意的地方,按理说,这洛王与咱们并无往来,与咱们家诸位人也都是素昧平生,为何这次竟会对你出口相助呢?虽说只是言语上有所偏颇,但这就已经足够还你一份清白的了,也算得上是走了大运。”

卫沫摇头,语气里头带着些斟酌的跟父亲解释。

“女儿这些年来从未与外人有过往来,所以也并不知对方是谁?这次对方贸然出口相助,女儿也唬了一跳,不过仔细想来,大大约是出身行伍之中的人都爱仗义执言吧。”

这话倒也算是还合情合理,想了又想。卫阳夫语气中带着些感慨的说。

“为父倒是没什么别的念头,虽然陛下亲自赐婚你于定王,但你若是能够与洛王有个什么万一,倒也是好事一桩,你年纪小,对这些事情都不大懂,以你的身份,若能够到洛王跟前做个侧妃,也已经算是抬举了,虽说你也出自相府,可到底是出身差些。”

听了这话的卫沫脸色一沉,她最讨厌旁人说自己出身的问题了。

虽说出身是没法选择的,可是自己同样也是父亲的女儿,凭什么就得低人一等呢?

对于这些事不大想说,卫沫却也知道,不能给父亲脸色看,只能故作娇羞的对父亲说。

“父亲,你就别拿女儿开玩笑了,女儿如今年纪还小,再加上而今局势又是一副昏昏噩噩尚不明确的状态,谈及婚事未免也太早了些,再等几年吧!”

这话倒也说的对,只是卫阳夫到底是更心疼这个出身卑微的女儿,恨不能立刻把她的婚事定下来,给她寻个高门贵族才好。

到底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说了几句之后,卫阳夫便离开了,留下这母女二人自行在屋子里头相处。

梁英爬到这个位置上,已经是建朝以来少有的翻天覆地了,所以她的某些想法倒也的确可以借鉴一些,就如同她眼下对自家女儿说的话。

“成王到底是势单力薄,纵然他是得了你这个姐姐的青眼相加,可也未必就真能如何?你瞧着这洛王定王,哪一个不比成王强一些,只是,洛王醉心疆场战事,定王过分沉迷女色,也只有成王瞧着还是踏实一些。”

听着母亲像是评价衣裳布料一样评价着这些男人,卫沫有些错愕,而后,一脸惶恐的对母亲说。

“母亲,他们毕竟是皇族,那是主子的身份,您这样说话未免有些太过于冒犯了,咱们还是认清自己的地位比较好,以女儿的出身,不求能够嫁给哪位精才绝艳的人做侧妃,只需要寻个平常人,能够为人正妻,携手并肩,就已经足够了,侧妃纵有万千宠爱,到底上不得台面,女儿实在不愿如母亲这般受委屈。”

听了女儿的话,梁英也忍不住略感心酸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日子也着实太难过了。

自打自己从贴身丫鬟的位置爬到了如今夫人的位置之后,梁英生怕有人效仿自己的位置,连身边伺候的人也都一并换成了老嬷嬷,只有女儿院子里还留着两个新鲜的丫头面孔。

如今,这伺候的人全都换了个遍,和自己并不是一条心,无数个日夜里头,梁英都是满心颤抖,如今甚至不敢让丈夫在自己的院子里夜宿,只怕他瞧见哪个刻意逢迎的狐媚子,回头再抬举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妾。

自己是从通房这个位置上爬起来的,梁英越发害怕有人和自己走同一条路。

看着女儿这精致的容貌,梁英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些感慨的说。

“此事倒也言之有理,只是担心你受委屈罢了,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心意好了。”

卫沫因为出身的缘故,并无什么所谓的知心朋友,能说真心话的,也就只有自己的母亲了。

“女儿心中早有了所谓的那个对象,只是并不像母亲想象的那样好。”

卫沫小心翼翼地跟自家母亲说,不过,对于女儿的这个说法,梁英只是一愣,随后便点了点头,十分坦然的说。

“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了,你姐姐也不过是看中了一个闲散王爷罢了,你作为她的妹妹,当然也不能太高,咱们家里头最要紧的就是安稳和平,旁的倒都是小事了。”

梁英比女儿要更加怕事一些,大约是因为她从最底层一点点爬上,中间吃过的苦头自不必说。

当然也更瞧见了太多的人心险恶,所以并不敢有过分的奢望,只求能够平平安安就好

“赶紧说说那人是谁,回头母亲也好心中有个准备,这一家女百家求,你们姐妹二人又都是快到了成亲的年纪了,想必来求亲的人也多,母亲提前做好准备,若是有那合意的人家过来提亲,咱们也好留下个好印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