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为丑女

强烈的失重感加上耳鸣晃得顾瑶头晕脑胀,飞机内的轰鸣声响了好一会才消停了下来。

她使劲的想要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她被人下了药。

勉力撑开眼皮,入目是古朴的壁砖,门口的桌子上还有几个衣着古装的大汉。

大量的记忆突然涌入她的脑海,顾瑶深吸一口气。

不是吧,她只是去A国赶一场高难度手术就遇上了飞机失事还穿越了!

身体的不适感令她强打起精神,原主被下了大量的劣质**,那些东西是有害的,也是因此,原主丧命。

**是有解的,她的实验室里有精制甘草液,可惜她现在没有。

顾瑶的想法刚一冒头,她的手中就凭空出现了药剂,正是甘草液!

好在古人都衣着繁琐,这点小变化没引起门口的人注意,顾瑶惊讶的看着手中的药剂,小心的,缓慢的,送入自己的口中。

药剂刚一入口,顾瑶就立刻耳清目明了,不过两三秒,**全解。

就在这时,门口的人有了动静,她立刻闭眼眯着。

还趁机扫了一圈周围,这是间暗室,门开着,房间内有床和器具,看起来,像是“**”用具。

四个大汉嬉笑着走过来。

“这女人我是真下不去手,不过上头交代了,留一口气就行,那今我们哥几个可要好好试试新花样。”

“对,人还没醒,我得拿出我的宝贝鞭子把人叫醒,这活**了,兄弟们都别抢啊!”

“哈哈,你就爱干这事,今天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妞能挨你几鞭子。”

“欸,你们一会可得给我留点能玩的地方!”

四人的话语尽数落入顾瑶耳中,她心中冷笑,玩你大爷!

心念一动,四支麻醉剂到了手中,人也到了她跟前。

她猛地睁眼,暴然起身,针剂找准眼前两人颈间的大动脉就扎了下去。

两个大汉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直接被她放倒,另外两个大汉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挥拳相向,顾瑶敏捷避开,但是又不可避免的和一人对了一拳,短短几个瞬息,她又将剩下两人放倒。

躺在地上的四人瞪着眼睛看着她离去。

顾瑶一出门就迷了方向,她七拐八拐的往有声音的地方去找出口,但是又不能让人看见。

体内异常的燥热扰乱了她的判断力,眼看着前面来了人,她随手推开了旁边的门躲了进去。

这是一间卧房,床上有人,顾瑶想也不想的就直冲那人去。

床上的男人被她捂住嘴巴,一把手术刀抵上了对方的脖颈。

“别动,我不会伤害你。”

顾瑶听着外面的声音,人走了,她才放下心,可是,谁能告诉她,解了**为什么还会有个chun药!

可能是刚才的逃跑加速了药性的挥发,她此刻难受的很,她压根没这玩意的解药啊,22世纪,这玩意都是用来助兴的啊!

她只能找个男人了,嗯?男人,她面前不就是么?

顾瑶看向了与自己面对面的人,因为屋内没有点烛火,她看不清对方模样。

“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不要出声,听懂的话就眨眨眼。”

男人点了点头,顾瑶松开了捂着他嘴的手,但脖颈上的手术刀纹丝不动的横着。

“桌子上有我的玉牌,拿着它,出门左拐直走到底,有一个暗门,看守的人不会为难你,你可以安全离开。”

沉稳悦耳的声音拉回顾瑶的思绪,她勾唇一笑,“谢谢,不过你还需要帮我个忙,恩公大人~”

她那后面的四个字拉的尤其长,带着调戏和丝丝媚意。

说着,顾瑶将人推倒在床上,还顺手拉上了床帐。

床帐中,男人被她压住,两人四唇相接,他似是没想到有这样的变故,手刚想推开顾瑶,脖间的刀就透着凉意又紧了一分。

顾瑶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有硬上弓的一天,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抬起头,嗓音变得沙哑,耐心也快被耗尽,“我可不想血溅床榻,你配合一下。”

男人的眼睛里跳跃着火焰,他握着拳紧了又松,最终卸了身上的力道。

顾瑶很满意,抽出了对方的腰带。

她正在研究怎么扒对方的衣服,对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夺下了她的手术刀。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对方换了个位置,顾瑶惊怒。

“刺啦”一声,她的衣服被撕出一道口子,男人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扑向了她的面颊,“血溅床榻?你可要忍住别湿了床榻。”

可恶!这个狗男人,那本好听的声音此刻成了猫戏耗子的前奏。

顾瑶反抗不得,她咬紧牙关,这笔帐,她记住了,这声音,她绝不会忘,总有一天,你会落到我的手里,到时候,我让你加倍偿还!

衣衫散落,水**融,月亮似乎也知道这是不能说的秘密,悄悄躲进了云里。

夜深了,顾瑶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感和泥泞下了床,她回头想看一眼被她用完就劈昏的男人。

男人的脸没看清,但借着月光,她却瞥到了镜子中的自己,顿时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立在当场!

这张脸,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无法形容!又丑又胖又黑!

静默几秒,她毫不留恋的移开视线,带着玉牌穿上衣服离开。

她离开后,床上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眼,他手里捏着顾瑶的那把手术刀把玩。

静看了一会,他轻笑:“本来想做个顺水人情,没想到,竟搭上了这么多,不过,这把刀,倒是有点意思。”

顾瑶边走边思考,她想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帮她,但是她可以一试,就算逃不走,她也能想办法脱身。

出乎意料的是她顺利的离开了,走到大街上,顾瑶回头一看,“满春楼”三个大字亮堂堂的,招牌上方歌舞升平,这是个青楼。

她不再多想,循着记忆,趁着月黑风高,溜回了原主的住宅。

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她这才算踏实一点,点了灯,她望着跳动的烛火内心五味陈杂。

死了就死了,还穿到异世,还是个又丑又胖的女人,一睁眼就被人害,还丢了身子。

唯一值得心理安慰的就是那个男人还不算差,她甚至都觉得这副尊容对不起他了。

想到这,她从怀里掏出了那个玉牌,上好的羊脂玉入手温润,上面刻着楼阁和祥云,玉挺好,别的也看不出什么。

不过,究竟是谁要害她呢?她回想着原主的经历。

原主是丞相嫡女,母亲难产去世,现在当家主母是续弦,续弦还生了一个女儿,表面宽容大度明事理,私下小动作不断。

而原主因为从小就被冷落的原因任性刁蛮,总是做出格的事情想吸引父亲的注意,每每都是适得其反,落下了凶名。

原主及笄后,莫名的发胖变黑导致她更加敏感暴躁,身边连个常伺候的人都没了。

而那个白莲花继妹,惯会装乖巧,衬得原主更加嚣张跋扈,原主在被掳出事前,看到了她身边的贴身丫鬟翠儿,翠儿鬼鬼祟祟的躲着她又跟着她。

往常也有这种事,只不过原主闹了几回没有用,就听之任之了。

顾瑶肯定,这事绝对和那个继妹脱不了干系。

想什么来什么,她刚梳理完思绪,自己的房门就被人猛地推开。

来人正是她的好继妹,顾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