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继妹

“呀,姐姐这是从哪弄得一身狼狈,这么晚了才回府,可是让妹妹好生担心呢。”

娇柔的女声带着嘲讽刺向顾瑶,顾瑶面不改色,抬眼一瞥,眸中的冷意叫顾明珠心下一惊。

不过眨眼,顾瑶又是一副不愿搭理她的模样,刚才仿佛是她的错觉。

顾明珠定睛看向顾瑶,顾瑶还是那副蠢笨模样,一张脸胖的像发面馒头,五官挤的都变形了,身上的衣服毫无章法的穿着,好像没哪不一样。

顾瑶每每都是如此,每次不搭理她之后,也依旧被她激的口不择言,大打出手。

顾明珠瞬间又得意了起来,面上还假惺惺的做着样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一身模样,难道是被人欺负了?”

“也不对,姐姐武力高超,总是欺负别人,这痕迹。。”

她说着就顿住了,仔细的看着顾瑶,突的用帕子捂住嘴,惊讶道:“这是一身欢好的痕迹,姐姐你实在是有辱门风!你这样怎么对得起顾府的名声!就算不被浸猪笼,你也会被赶出府,受万人唾弃的!”

顾瑶看着她演戏,给了她评价,娇柔做作,不去金扫把拿个奖真是亏了。

往常这个时候顾瑶肯定要破口大骂了,可是现在的顾瑶却一动不动,顾明珠有点疑惑。

于是她更凑上前,想看看顾瑶的反应,还有她的守宫砂还在不在。

她刚一凑近,顾瑶就皱着眉退开几步,无他,胭脂粉味太重。

顾明珠见她面露不悦,于是更加来劲。

“姐姐,你可不能这样,就算你长得丑的吓哭小孩,黑的像碳一样,胖的像猪,壮的像牛,你也不能因为贪欢就随便找个什么**野男人就苟合了呀!这是要命的事情,平常你再怎么胡闹,也不该糊涂到这种地步的。”

这番话听的顾瑶想笑,字字句句,戳她肺腑,要是原主在,非得气炸不可,可她不是原主了,她可是毒医圣手顾瑶。

只有她发善不欺负人的份,哪有别人欺负她的份。

顾明珠话音刚落,“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顾瑶下足了力气直接甩给她一巴掌,“顾明珠,你长幼不分,信口雌黄,污我名声,你是想让我早点死么?是谁教你的规矩,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这一巴掌打的顾明珠眼冒金星,她的眼泪直接飚了出来。

她指着顾瑶浑身发抖,不可置信和怒火燃烧了她。

“你你你你,你个**!你竟敢打我!”这声质问惊天动地,最后都破了音。

顾瑶嘶一声,掏了掏耳朵,反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

又一巴掌把顾明珠打的晕头转向,她气的眼泪直流,她堂堂宰相之女,何时被人动过粗。

“顾瑶,你给我等着,这笔帐,我现在就跟你讨回来,等爹爹知道你没了守宫砂,净身出户都是好的,送你三尺白绫你就自行了断吧!”

顾明珠气呼呼的走了,顾瑶毫不在意,只是,守宫砂?还真有这东西啊?

她撸起袖子左看右看,一点红都没看到,反倒是被黝黑的肌肤惊讶到了,这还真是黑的像块炭,不过,问题不大,能染色的东西她实验里可有不少。

顾明珠疾步走着,心里咒骂顾瑶,该死的**,满春楼已经传来了得手的消息,她就不信,那个被玩过的破鞋能有什么法子保住自己。

到时候,她不仅让心爱的四皇子厌恶她,还要她挂着**的名声滚出顾府,受尽白眼,最好被浸猪笼!

这顾府,就应该只有她一个独生嫡女,受万人宠爱,荣华不尽。

而她顾瑶,有恶名,无才无颜,就应该声名狼藉,凄惨困苦一生!

眼看着顾明珠去搬救兵,顾瑶心知今晚不处理完是睡不好觉了。

九月的天,晚上有点凉,她打了个哆嗦,脱下外衫爬到床上等着被找茬。

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又被人一下推开,“咣当”一声,把她的瞌睡虫都吓跑了。

顾瑶想发火,她还没出声就听到顾明珠恶人先告状。

“爹,娘,泥们要为孩儿做主啊,我不过是担心姐姐这么晚未归好心探望,问了两句就被她打了,不仅如此,姐姐还不让我把此事告诉别人,就因为她,她和别人。”

顾明珠因为脸肿本来就吐字不清,此时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父摆着一张严肃的脸,说:“珠儿不要怕,你如实说,爹爹在。”

“对呀,珠儿,你老实讲你的姐姐怎么了,是不是女孩子家说不出口的事情?”顾母在一旁轻轻的煽风点火。

顾明珠点头,“实在是说不出口呀母亲,姐姐她不知道和什么人厮混去了,方才刚回来,一身欢好的痕迹,我,我都没眼看。”

顾瑶看着这一家三口一唱一和,内心毫无波动,还打了个哈欠。

三人的目光突然齐齐看向她,一下子把她看毛了。

她捂了捂被子,“干什么,大半夜的冷还不让人盖被子了?”

顾父额上青筋跳了又跳,他厉声质问:“瑶儿,你今日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看看你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样子么?见了父母不行礼,动手欺负妹妹,甚至厮混到这么晚才回府,你立刻滚下来!”

顾瑶冷冷一笑,“呵,我母亲就生了我一个,眼前站着的不过是个妾,妾的女儿,不配做我妹妹,父亲可是好大的威风,不问一句就直接定了女儿的罪。”

此话一出,三人都被气个够呛,顾父觉得顾瑶有哪不一样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教训她,他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碎了木桌。

顾瑶眯了眯眼,这个渣爹,不简单啊。

“逆女,你给我滚下来,今天我非要家法伺候,出言不逊我暂且不论,你说你没欺负妹妹,你妹妹脸上的巴掌又是从何而来?下人都看到了!你说你清白还在,守宫砂可证明,你能亮出么?”

顾父虽然被气昏了头,好歹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如若顾瑶真的失了清白,那么他必定要清理门户!

顾瑶大方的撸起袖子,一点红赫然出现在右臂,虽然被黑色肌肤衬得不明显,但的确是有的。

“这不可能!”顾明珠惊呼,随后又反应过来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顾父拧眉,他还未说话,顾母就赶紧安抚他。

“珠儿一时担心瑶儿,可能看错了也未尝不可能,老爷你也消消气,瑶儿总归是打了珠儿,珠儿也是遭罪,不如就抵消了。”

“对,是女儿太担心姐姐,可能看错了,毕竟姐姐那么晚才回府,衣裳发髻都乱糟糟的,我也只不过是多问了两句才挨了打,不碍事的,但是守宫砂为了防止作假,父亲可要检查仔细了。”

顾明珠委委屈屈的语气明显说着不能那么算了,最后还使了个绊子,母女两个配合的默契的很。

顾父的气消了一些,他心知守宫砂不能作假,于是沉声道:“晚回府的事情就算了,守宫砂也需看仔细,那么珠儿脸上的伤,你又作何解释?”

顾瑶戏看够了,直接开口承认:“顾明珠是我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