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赐婚

三人听到这利落的回答明显愣了一下。

顾瑶接着又说:“顾明珠先是不知通报直接进我房门,又是不分长幼,出口嘲讽我模样,而且我还好奇,妹妹不经人事,怎么见我模样就一口咬定我与人私通?守宫砂,你们要查便查,我没有意见。”

“我,我没有!姐姐说谎,我进来的时候确实匆忙忘了告知姐姐,但是我绝对没有不知礼数,珠儿的守宫砂也是在的!”

顾明珠急忙辩解,她知道顾父最在意的就是礼数和身家清白,于是她还把自己的守宫砂露出来给大家看。

顾父看到了顾明珠的守宫砂,又看向顾瑶,顾瑶依旧坦然自若。

“老爷,珠儿和瑶儿身边都有下人伺候,珠儿的性子我知道,定不会说谎的,不如查了守宫砂,这事就算了吧,”顾母小心的试探着顾父的态度。

顾父自然也知道下人们都长着一张嘴,事到如今,这事也就只能算了。

但是他也不能落了面子,于是故作威严,“此事今日就算过去了,但是该罚的还要罚,瑶儿晚归,罚禁足半月,抄金刚经二十遍,不许出你这院子,珠儿惹你姐姐生气,罚半个月月钱。”

“是,爹爹,瑶儿再也不会这样了,姐姐的模样日后也不会变了,这样丑胖,我该让着点姐姐的。”

顾明珠低眉顺眼的,认错也不忘捎带上顾瑶拉踩两句,区区半个月月钱,她娘可是主母,还能少了她花的?

顾瑶听到她的这句,轻微的皱了下眉。

顾父轻描淡写的回了句,“珠儿,莫要说你姐姐丑,虽然是事实,但总归是伤心处。”

“是,爹爹,”顾明珠应了再不说话了。

顾瑶翻了个白眼,被子一拉,“完事了吧,完事了就请回吧各位,我要就寝了,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说完,也不管三人如何,用被子蒙上头就翻身背对着他们。

门被关上,顾瑶回想着顾明珠的那句话,顾明珠,是为何能肯定原主变不好了呢?

除非,她知道原主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此事,有点蹊跷,及笄前的原主堪称绝色,虽不讨喜,但那张脸确实不错。

如果,她能用现代的仪器检查就好了,对了,她今天还没研究自己凭空取物的本事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她把自家实验室带过来了?

那么,她能不能进去呢?

顾瑶脑子里想着这件事,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太累了,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睡梦中,她梦见自己带着这副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于是她来了个尊享版的体检套餐。

结果一出来,好家伙,原主竟然是长期饮毒才又丑又胖的,跟激素发胖是一个性质。

这边灯灭了,守在暗处的影卫也悄悄离去。

然而顾明珠那边却还是热闹的很。

顾明珠此刻正在发脾气,房中只有她和顾母,顾明珠脸上涂着药膏,正在向顾母抱怨。

“娘,我都快气死了,那个贱蹄子她不可能有守宫砂的呀,今日不仅没把她赶出去,我还挨了两巴掌,疼死了。”

“好啦,瑶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脸上伤养好,再过一月就是你的及笄了,最近你就安分点,今日这事没办成,可以改天再来,早晚她是在我们手掌心的,翻不出什么浪花。”

顾母心疼的给顾明珠擦着药膏,动作轻柔,一副慈母的样子。

顾明珠点点头,又羞涩的问道:“那孩儿及笄后是不是就可以嫁给四皇子了?爹爹会给孩子求赐婚的吧?”

“四皇子态度暧昧,目前太子地位稳固,明天是三皇子的弱冠,大臣们都会去,我让你爹探探口风,珠儿还是等等再看吧。”

“不嘛,不嘛,珠儿就喜欢四皇子,娘亲就替我跟爹爹说说嘛~”

顾明珠撒着娇跟顾母软磨硬泡,顾母被磨得不行,只好先应下来。

顾瑶这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她起来洗了个澡,神清气爽。

上天待她还是不薄的,她打算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首先第一步就是,重操旧业!

在重操旧业前,先把身体搞好了,她今早起来,发现血清试管捏在自己手里,这也证明了昨晚的梦不是梦。

原主的丑胖,她可以改变,解毒归解毒,运动还是要的,她得快点恢复,她可不想天天顶着这副容貌晃悠。

这副身体好久不运动,再加上她自己也很少运动,可是累了个够呛。

回到房间,桌子上摆着银耳羹,她刚想去喝一口,又想起了原主中的毒。

于是取走了银耳羹的一部分,准备研究怎么化验一下。

以后入口的食物,估计都要小心谨慎了。

想了想,她打算换套衣服出门逛逛。

一打开柜子,满目的红紫让顾瑶花了眼。

原主为了迎合四皇子的口味,想打扮的娇媚点,顾明珠就经常一身粉裳,她偏又不想和顾明珠一样,于是就挑紫色,桃红之类的相近颜色。

但是不得不说,顾明珠着粉裳是赏心悦目,柔美佳人,原主就是东施效颦。

顾瑶好不容易找出一个短打,还是红色,红的就红的吧,比那些罗裙好点。

刚换好衣服,她还没来得及出门,就听到外面来了下人慌张的拍她门。

“大小姐,宫里来人了,让您赶紧去前厅接旨呢!”丫鬟说的上气不接下气。

顾瑶心下疑惑,却也知道,在这个世界,皇帝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

她随着丫鬟去了前厅,一看,好家伙,大厅乌泱泱的跪了一地人。

一个身着仙鹤蟒袍的太监毕恭毕敬的捧着一道明黄色圣旨站在众人面前。

太监见她来了,抬了抬手中的圣旨,扯着嗓子吆喝:“民女顾瑶接旨吧~”

顾父瞪着眼睛看她,示意她跪下,对圣旨不敬等同对皇帝不敬,有可能会被砍头。

顾瑶不想因为这点小事牵连无辜的人,于是老老实实的跪下了。

总管太监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在顾瑶跪下后,清了清嗓子开始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顾相嫡女顾瑶,聪颖活泼,娇蛮可爱,三皇子宇文景知书识理,性行温良,二人实属良配,念顾相辅佐有功,特赐婚于二人,三皇子已行弱冠之礼,即日起出宫定府筹备成婚事宜,择吉日完婚,钦此!

圣旨宣完,顾瑶人傻了,皇帝是闲的没事做?给她赐什么婚啊!

明黄色的圣旨递到顾瑶面前,顾瑶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咬着牙接下,“民女顾瑶领旨,谢主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