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有说不得权利吗

门开了一条缝,沉悄被一把拉了进去。

眼前只来得及看到一团黑影,人已经被粗鲁的反压在了门板上。

手被桎梏住,衣服被直接扯烂。

直到拉链声传来,沉悄骤然哆嗦了下,鼓起勇气拉上他的手:“我、今天我不舒服,能不能……”

话音未落,手被毫不客气的甩开!

手背砸在门板上钝痛难忍,邵时景讥讽的声音同时传来:“什么时候你有说不的权利?”

腰腹一阵凉意,话音落下的瞬间下一秒尖锐的刺痛猝不及防倾袭全身。

没有任何防备,沉悄只觉如同被活生生捅进一把刀子,声音不受控制的拔高:“时景——!”

“闭嘴!别叫我的名字!”邵时景语气嫌恶,控着她的手用着死力,毫不犹豫的大开大合起来。

每一下都像是凌迟,沉悄本就苍白的脸上此时更是没有半点血色,紧咬着唇的齿边早已一片血腥。

她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哀求的声音和身体一样发软颤抖:“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今天我真的不舒服。”

结婚三年,这样近乎是折磨的场景她经历了无数次,最近邵时景来的格外频繁,她早已经伤痕累累。

沉悄断断续续的哭着,下一刻邵时景竟真的停了下来。

以为他心软了,她惊喜的抬头,却被拎着头发直接掼到了地上!

“放过你?”邵时景冷哼一声,觉得可笑:“当初你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想要的不就是这个?”

“我满足你!”没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他再次占据,力道没有半点怜惜。

沉悄的额头沁出细密一层汗,痛苦的仿佛在被凌迟,却还咬着牙否认:“我没有,那真的是误会,求求你相信我……”

后面的话被抽噎取代,她泣不成声。

这几年她已经解释过无数遍,但邵时景从来没有相信过她。

三年前的他生日,她无意间闯入她的房间,混乱的一晚后,才知道姐姐陆芷竟然在隔壁房间被人轮了一夜,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

陆家落难,求上邵家提出了联姻,邵时景因为陆芷而答应,从小被抱错到乡下刚被接回陆家不久的妹妹沉悄,却因为嫉妒千金小姐般的姐姐,费劲心机爬上了邵时景的床并且毁了陆芷!

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合理,但沉悄没有,她承认爱着邵时景,但从来没有想过那么做。

“那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也根本没让人碰陆芷……”

“闭嘴!”听她还敢提到陆芷,邵时景彻底暴怒,手掌紧拉着她的头发拽到身前,力道仿佛要将她的头皮生生扯烂。

“没有?你敢说你没有进我的房间,你敢说你侮辱陆芷的人不是你的旧识?!”邵时景的手臂青筋暴起,脸色一片狠厉。

一想到陆芷如今在异国他乡没有半点消息,而沉悄这个始作俑者却可以住着别墅享受着高档生活,他的动作便愈发的用力,恨不得直接要了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