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丧了良心的狗玩意儿

她认定孟云清肯定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刘氏抱着孩子噗通跪到了孟云清面前:“娘,蓉蓉是您的亲孙女啊,家里要多少银子我去借,只要能留下孩子,做牛做马在所不惜啊!”

孟怀玉恶狠狠地瞪着她,凑了上来:“娘,那可是三十两银子呢,她哪能借到啊,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反悔,咱们都说好了的……”

“我答应你什么了?卖什么?你长这么大怎么不把你卖了?保准比三十两银子值钱!”孟云清打断她。

原主的记忆里,这孟家人几乎一窝子极品奇葩。

尤其是这眼高手低的闺女,当初掏空了家里大半的底,倒贴嫁了个秀才,婚后更是不断要钱搬东西去贴补婆家。

卖孟蓉蓉也是她出的鬼主意!

说是要花钱买官,成了后她就是状元夫人,原主就是状元丈母娘了。

原主也是个耳根子软又好面子的,被这闺女说动后,真就动了把亲孙女卖了换钱的主意。

可既然这具身子如今归她了,她就断不能干出这种缺德阴损的事!

更何况这摆明了就是个坑啊!

孟怀玉被她说的脸发白,嘟囔道:“娘,你说啥呢?不是你答应我的吗?”

“我之前那是脑子糊涂才答应的!你真当买官这么容易呢?几十两银子就买得到?人家那是骗你钱呢!”

只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孟云清想得到,这原主和孟怀玉却想不到。

她没好气的看了眼孟怀玉,那孟秀才都多大年纪了?不知道养家还盘算卖别人孩子来给自己凑买官钱?想的倒是挺美!

现在是她在用着这身子,就甭想用她的名义去作妖!

老三孟怀恩脸上也慌了,凑到跟前,“娘,咋回事?咱们不都说好了吗?我这也还没娶媳妇呢,不卖哪来的银子给我娶媳妇啊?”

这两人七嘴八舌的在孟云清耳边嘀咕着,吵的她脑壳发疼不说,还气得她火冒三丈,抓起枕头就往两人身上抽!

“滚!都给我滚!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这么想卖人娃就自个生个去卖!”

孟怀玉和孟怀恩被她打的是抱头鼠窜,再不敢多话。

作为老二自认为最孝顺的孟怀德满眼愧疚,只以为他娘是被气坏了,憨厚的上前道:“娘,要家里没办法,就把蓉蓉卖了吧,反正我有俩闺女呢,以后还能生。”

这石破天惊的话被他用种憨厚的语气说出来,让孟云清恨不能给他一板砖拍死得了。

这还是人话吗?

而抱着孩子的刘氏哭的更凄惨了,“这那能行啊,这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孟怀德却是不耐的训斥着,“是娘重要还是娃重要?娘要是气坏了身子咱们都不孝顺!”

合着这还是个妈宝男?

“娘,就按你之前说的办,大姐夫的前途和三弟娶媳妇的事重要,不能耽搁,都是一家人总得帮衬着。”

孟云清连屁话都不想听完,抓起墙边的扫帚狠命的往这三人身上猛抽!

“一群丧了良心的狗玩意儿!给我滚出去!别在这碍我的眼!”

这扫帚打下去是真疼,不比枕头是软绵绵的!

屋里头立刻惨叫声连连,孟怀德性子憨厚,只以为给孟云清出完气就够了,因此挨的打最多。

抽完这顿后,孟云清只觉得神清气爽,拿着扫帚把这三个极品赶出门又关上,才算舒畅了不少。

但她这行为却惊得孟家人都摸不着头脑,平日头娘最疼的就是大姐了,连大声呵斥句都舍不得,今个怎么都动起手来了?

可孟云清却没空管他们的想法,这一窝子极品不给抽顿,她都得被活活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