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沈府立威

沈云曦被领到了最西边角落里的院子,与东院的大气格局不同,西院就显得狭小和肃清。

“三小姐,这就是您的院子,老奴去给您备些日常用品来。”老管家将沈云曦领到门口就离开了。

沈云曦打量了院子一周,发现院墙前面有一块空地,正好可以种草药,这院子采光也极好,虽不气派,却隔绝了东院的喧嚣,倒是正合她心意。

院内一个圆脸小丫头正在打扫,见沈云曦进来忙行礼道,“奴婢是分派来伺候小姐的丫鬟,小姐叫我绿篱就好。”

沈云曦点点头,她折腾了一早上,早已筋疲力尽,现在只想垫垫肚子,睡上一觉。

“小姐……”见沈云曦推门进去,小丫鬟想要阻止却没拦住,有些窘迫的搓着衣角说道,“小姐,客厅还没收拾,奴婢是刚刚派来打扫的,您先在卧房休息一会儿,奴婢保证很快就能打扫完!”

沈云曦看着客厅布满的灰尘和蜘蛛网,心中了然,沈家人断定了她会死在路上,所以连院子都是临时刚分给她的,沈家做的够绝!

“先去找点吃的吧,我有点饿了,这院子慢慢收拾就行。”沈云曦看着忙上忙下的小丫头,说道。

“奴婢这就去给您找吃的。”绿篱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一溜烟的跑了。

沈云曦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看着这副娇娇弱弱的身体叹了口气,这沈小姐过的太窝囊了些,原本是千金之躯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要想报仇,靠目前这副身体可是不行,还得需要加强锻炼。

而东院的秀华院内,正传来一阵打骂声。

“啪”的一声,只见沈婉月一个耳光打在黄莺脸上,原本美艳的俏脸满是恨意和狰狞。

“你不是说亲眼看见那个小贱人坠崖而亡的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沈婉月气急败坏的骂道。

每年都会有画师送了沈云曦的画像过来,所以即使多年未见,还是能肯定,这个人就是沈云曦。

“小姐,奴婢真的是看着她掉下悬崖的,那么高的悬崖即使身手好的人掉下去都不见得能活下来,她,她一定不是沈云曦!”黄莺捂着肿痛的脸跪在地上说道,眼睛里也满是恨意。

“娘,现在该怎么办啊?沈云曦这个小贱人回来了,那我和太子哥哥的事怎么办?我的太子妃之位该怎么办?”沈婉月到底是年纪小,顿时焦急的扑到陈玉芳怀里哭了起来。

陈玉芳脸色看不出情绪,半晌问道,“那丫头一直染疾,咳嗽不止,可今日我见她脸色虽苍白,却也不像是身患重病之人。”

跪在地上的黄莺像是想起什么,立即附和道,“夫人说的对,从南阳到郡京的路上,沈云曦一直咳嗽,严重时还会咳血,走路说话也是中气不足的样子,可今日见她,与正常人无异,这其中一定有蹊跷啊夫人!”

“派人盯着西院,我就不信一个小贱人还能翻出什么浪花!”陈玉芳看着怀里的女儿,心中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沈云曦坐在院中等了许久,才看见绿篱哭着跑回来。

“小姐,奴婢拿了两个包子,您,您先垫垫肚子吧。”绿篱颤颤巍巍的将两个脏兮兮的包子递到沈云曦面前,小声说道。

沈云曦看着面前衣衫凌乱的小丫头,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只见五个清晰的指痕印在脸色,胳膊上还有擦伤。

“怎么回事?谁干的?”沈云曦蹙眉问道。

“是,是厨房的管事李嬷嬷,奴婢说小姐长途跋涉还未吃饭,拿些吃食,可她,可她说府中目前并未有小姐的例银,让奴婢交银子才给食物,奴婢与她争执不过,还被甩了一巴掌……”绿篱强忍着哭声说道。

这是想要给她个下马威了?沈云曦眸底一片清冷,她本不想这么快有什么动作,这都是沈府的人逼她的。

掏出外伤的药膏给小丫头涂上,看着战战兢兢的小姑娘,沈云曦叹了口气,这么胆小,日后可怎么做事?不如今日她就来教教这个小丫头,被欺负了该怎么还回去!

“走,去厨房。”沈云曦说完就大踏步朝外走去。

一路上沈云曦并未受到多少关注的目光,许是她多年未在沈府露面,下人们并不认识她。

厨房里一群厨子和嬷嬷正在准备午饭,并没有人注意到沈云曦的到来。

“谁是这里的管事嬷嬷?”沈云曦开门见山的问道。

众人闻声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子正负手站在门口。

“我就是,你是谁?”一个身材肥胖的老妇上下打量着门口的人,待看到旁边跟着的绿篱时,嘲讽说道,“原来是乡下接回来大房家的小姐啊,我说怎么飘来一股子酸臭味。”

“你……”绿篱气不过想要反驳却憋得脸通红。

沈云曦脸上倒是没什么起伏,众人不以为然,本就是乡下来的村姑,没见过什么世面,被吓唬几句就退让了,可谁知,少女并未哭鼻子,而是径直走了进来。

“沈府的下人都这么没规矩,敢当面顶撞主子?”沈云曦挑眉看着满脸横肉的妇人,问道,“是你说我吃饭得交银子的?”

李嬷嬷没想到一个病怏怏的丫头片子敢回击,当下语气更不善,“你算哪门子的主子?我是陈夫人娘家陪嫁的嬷嬷,夫人才是我的主子,再说了,这厨房的吃食都是入账有数的,给你吃了,回头查起来,我总不能说喂狗了吧?”

说完众人都忍不住哄笑起来,沈家大房夫妇早就战死沙场了,如今留下个孤女还是个不成器的,众人都觉得好拿捏。

“啪”的一声脆响,李嬷嬷笑声戛然而止,捂着瞬间肿起来的脸怒骂道,“你这个小蹄子敢打我?”

沈云曦未等她说完又是一耳光甩过去,冷笑道,“这沈府建立的时候,花的是我爹爹守边疆打胜仗的俸禄赏赐,你一个陈家陪嫁的老狗,也敢在这儿乱咬人?”

众人不禁唏嘘,平日里李嬷嬷仗着自己是陈玉芳娘家带来的人,在沈府横行霸道,哪里被人这样羞辱过,果然,只见那老妇面容狰狞,叫喊着就朝沈云曦扑过来。

“我和你拼了!”

沈云曦盯着她肥胖的身体,薄唇微勾,伸手将一旁的面盆兜头盖了上去,李嬷嬷被漫天的面粉迷了眼,直觉得脚下一绊,瞬间摔了个狗啃屎。

众人忍不住一阵哄笑。

“你们都是死的吗?给我上,我要杀了这个小贱人!”李嬷嬷气的几乎吐血,气急败坏的嚷道。

还未等有人动弹,只听外边传来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

只见丞相沈青岚怒视着一片狼藉的厨房,气绿了一张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