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宫中来人

“原来丞相府中平日里是这番景象,杂家近日算是开了眼。”一个上了年纪的太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鸡飞狗跳的场景说道。

沈青岚只觉得气血上涌,他擦了擦额前的汗,赔着笑说道,“公公言重了,老夫平日里治下很严谨的,今日是个误会,让公公见笑了。”

沈云曦拍了拍身上的面粉,打量着门口身穿朝服的中年男人,显然这就是她的便宜二叔,沈青岚,旁边还跟着一个太监,不禁蹙眉,宫里来人了?

“二叔回来了?侄女见过二叔,正好有事要和二叔商量。”沈云曦笑着行了一礼说道。

“这就是云曦吧?快起来,听说你身体不好,怎么没在屋里休息,跑来厨房做什么?”沈青岚忙扶起沈云曦,言语关切的像个和蔼的长辈。

沈云曦心中冷笑,面上却不露声色,指着地上狼狈的李嬷嬷说道,“我的婢女来为我拿吃食,这个刁奴不但动手打我的婢女,还扬言沈府里没有我的例银,要我交银子才能吃饭,二叔,我要交银子吗?”

“什么?沈家的嫡女在府上还要交银子才能吃饭?”高公公不可思议的说道,“丞相,云曦小姐可是先皇指婚的太子妃,当年沈将军也是为国而死,如今一个孤女在你府中竟受如此苛待?”

沈青岚此时已经汗流浃背,谁不知道高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这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可了不得。

“大胆刁奴!竟然如此顶撞主子,来人,给我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沈青岚吩咐道。

方才沈云曦那几句话差点把他的魂吓没了,若是皇上一个苛待嫡女,管家不力的罪名扣下来,他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

“老爷,老奴冤枉啊!”李嬷嬷一听要被打板子,鬼哭狼嚎的叫唤道。

“慢着!”就在几个小厮来拉扯李嬷嬷的时候,只见陈玉芳带着人赶了过来。

李嬷嬷一见陈玉芳,立刻嚎啕大哭,“夫人,您可要为老奴做主啊,三小姐这是要杀了老奴啊。”

沈云曦看着恶人先告状的老妇,不禁失笑道,“嬷嬷此言差矣,明明喊着要杀人的可是你啊。”

陈玉芳见状,打着圆场说道,“老爷,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李嬷嬷是我带来的陪嫁嬷嬷,一向忠心耿耿,不会这么没规矩的。”

这是摆明了要护短,沈云曦冷眼看着对面的人,凉凉开口,“二婶说的对,李嬷嬷忠心耿耿,可忠的谁的心可就不知道了,李嬷嬷方才可是说这沈府里只有二婶才是她的主子,这是不把二叔放的眼里了?”

“你……”李嬷嬷被噎的哑口无言,脸涨的像猪肝,一旁的陈玉芳也面色不快。

沈青岚最爱面子,又疑心重,更何况还当着高公公的面儿出了丑,岂能熄火,原本看在陈玉芳的面子上缓了的面色当即又暴怒起来,命令小厮立即将李嬷嬷拉下去杖责。

“一个不能忠心当家人的奴才怎可担当大任,二叔,我看这厨房管事的职位,还是换个人吧。”沈云曦趁机建议道。

“沈小姐倒是对治家颇有见解,说的不错。”一直看戏未说话的高公公突然赞赏的说道。

陈玉芳此时恨得指甲几乎嵌入肉里。

“我看她就不错,踏实稳重,能担大任,二叔意下如何?”沈云曦指着一直靠在角落里的妇人说道,她观察到这个女人并未跟着李嬷嬷和众人参与对她的嘲讽,而且做着最藏最累的活儿,想来是被李嬷嬷排挤的。

众人顺着沈云曦的手看过去,待看清是谁时,都不禁一愣。

只见那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便恢复平静,上前行礼道,“奴婢定然不负相爷和小姐所望,定会踏踏实实干活的。”

沈云曦看着周围嘀嘀咕咕的声音,心中对此人生出几分赞赏,不卑不亢,不悲不喜,是个可用之人。

刘秀芹本是平日里被李嬷嬷刁难的人,她没想到今日竟然能一步登天做到沈府里的管事嬷嬷,心中不禁感激起沈云曦来。

“高公公,家中丑事让您见笑了,还请公公到前厅喝茶。”沈青岚擦了擦额前的汗恭敬的说道。

高公公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沈小姐在这里,那杂家也就长话短说,圣上口谕,三日后庆功宴,请沈小姐进宫面圣。”

要她进宫?沈云曦压下心中的诧异,行礼道,“臣女遵旨。”

送走了高公公,陈玉芳听着外头李嬷嬷被板子打的惨叫声,想要拦住沈青岚求情,却被拒之门外,而屋内,沈青岚正审视着面前陌生的少女。

“多年不见,你的变化,倒是让二叔惊讶。”沈青岚看着对面的少女,不得不承认,沈云曦和她那死去的双亲长得太像了,一想到战死沙场的沈青锋和苏雪,沈青岚不禁握紧双手。

察觉到沈青岚的神色变化,沈云曦笑道,“多年未见,如今二叔都官至丞相了,也是让人惊讶。”

她父母战死沙场那年,沈青岚不过是个御史,同年便升至丞相,这其中的猫腻看来不简单。

这些年沈青岚一直都派人监视沈云曦,探子传来的消息都是常年卧床不起的病秧子,可眼前的人除了过于瘦弱,哪里像是个唯唯诺诺的病秧子?

“云曦,今日的事委屈你了,三日后进宫,我会叫你二婶为你准备衣服和首饰,教你礼仪的。”沈青岚试探性的说道,“这些年你虽未养在沈府,但你祖母和二叔却是没有一天不牵挂你的,你可是大哥留下的唯一骨血。”

沈云曦看着他惺惺作态的样子不禁有些恶心,清冷开口道,“二叔的好意我自然知道,这些年我爹留下的俸禄和赏赐都在沈府充了公我也不再追究,但我娘的嫁妆,还请二叔列出明细,改天送到我的院子。”

“你……你说的对,”沈青岚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却又不得不咬牙说道,“如今你也长大了,大嫂留下的东西交还与你也是应该的。”

“那就有劳二叔了,若是没什么吩咐,云曦便退下了。”沈云曦说完不再理会身后的人,推门而去。

看着突然骤变的天气,沈云曦不禁握紧了拳头,沈家欠她的,她一定加倍讨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