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进宫

次日清晨,沈云曦睁开双眸,缓和一会儿那双美眸才渐渐恢复了清明。

“小姐,您醒啦?奴婢伺候您梳洗更衣,先前老爷来吩咐说,今日要带家眷到宫里参加庆功宴。”

绿篱守在床前,谦卑俯身道。

沈云曦微微颔首,“好,辛苦你了。”

这场庆功宴,定然也是把她带去宫里的一个契机,到时指不定要面临多少麻烦。

也好,便让她以此为起点,好好搅乱沈家以及皇宫的这滩浑水。

在绿篱的伺候下,沈云曦换上了一件鹅黄的对襟简袍,乌黑秀发高高挽起,美眸清幽,秀眉轻皱,说不出的清雅。

“云曦,可收拾好了?”

时辰一到,二叔沈青岚便匆匆抵达这别院,在看到沈云曦时,不由一怔。

面前的少女,纵然年岁还小,却也已经有了几分,她母亲生前那惊心动魄的美。

沈青岚微微握紧双拳,脸色却依旧平静。

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沈云曦垂眸道:“多谢二叔记挂,云曦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好,随我来,今日便带你入宫,觐见太子殿下。”

跟随在沈青岚身后出了院子,便见到了几位堂姐婶婶,正在前厅等候。

她们一个个的装扮都无比华贵,身上戴着的饰品也品类繁多,沈云曦站在她们之间,倒是被衬出了几分清素。

陈玉芳站在最前面,一看到沈云曦,眸中便闪过了憎恶。

昨日之仇,她岂能善罢甘休?

“云曦起来了,今日入宫,怎穿的如此素雅?若是又因此而传出我丞相府苛待孤女,这可如何是好?”

陈玉芳假意关怀,实则却是在祸水东引,沈青岚听闻这话,脸色果然一沉。

“多谢二婶关怀,只是云曦本就来自于乡下,初次入宫便着锦衣华服,只怕会被人议论,说我丞相府太过铺张了。”

沈云曦眉眼带笑,不咸不淡的回应,却让陈玉芳噎住了。

这是在暗讽她们铺张?

“行了,马车已经准备就绪,若是晚了时辰,被皇上怪罪就不好了。”

沈青岚一摆手,命令众人纷纷坐进马车,向着皇宫进发。

一路上沈云曦都在思索着,接下来的路要如何前行。

比起丞相府,宫中的尔虞我诈只会更多,而她的身份又格外敏感,太子指腹为婚的妃子,这个位置指不定要受到多少人的暗恨。

罢了,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到了皇宫,沈云曦掀开帘子看了眼,高耸城墙,气派而华美,当真不愧为皇宫重地。

来往有驻守城关的士兵将领们,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四下巡逻。

防守森严,这便是皇宫。

沈云曦跟随沈家众人下车来到了宫里的前厅,刚一进去便看到了满座的人。

“臣沈青岚,携家眷见过皇上。”

沈云曦随众人行礼,姿态不卑不亢,却一瞬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

“快快请起,爱卿不必多礼,入席吧。”

皇上一挥手,沈青岚立马带着家眷入座,沈云曦垂眸坐下后,一抬眼竟然看到了个熟人,正是那日他出事之时,救了他的英俊将军。

此时那人也正看着她,眉间闪着些不明意味。

“云曦啊,那位便是与你指腹为婚的太子殿下,太子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不世之才,颇受陛下重视。”

沈青岚在一旁为沈云曦介绍道,可在她眼里,只看到了那偏生桀骜不驯,且目中无人的太子。

她看人极准,这太子张狂无度,远不及那日救他入宫的男子。

“二叔,那人是谁?”

“当朝四皇子,不过平时不涉政务,不必过多理会。”

沈青岚似是不欲多说,沈云曦却听出,这是四皇子不受宠的意思。

彼时,她那“好心”的二婶,已经将她沈家嫡女的身份,告知了庆功宴上的其他夫人小姐们,所有人都好奇地打量着沈云曦。

大多数人,对她则是格外轻视,区区一乡下女子,却能一步登天成为太子妃,她们怎能不妒?

“听闻沈小姐来自于乡间,自小体弱多病,怕是也未曾学习过礼仪,若是今后嫁入宫中,却不懂礼数,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

很快便有一珠翠满头的锦衣女子,笑着问道,眉宇间尽显挑衅。

周围人竟也纷纷附和,“是啊,人无礼不立,何况是在宫中,她一乡下丫头又怎能知书达礼。”

“太子殿下身份贵重,怎能与一乡下野丫头共结连理,只怕会丢了我大秦的脸面。”

这宴会才刚刚开始,便已有人按耐不住。

沈云曦薄唇轻抿,眉宇间却闪过一丝冷意。

“诸位夫人说笑了,云曦虽久居乡下,却也懂得识大体懂礼数的意思,总不至于像诸位夫人一样,大庭广众之下,犹如泼妇一般,刁难我一乡家孤女。不知我所言,是否有道理?”

一番话巧妙化解了自己的困境,还反将了一车。

席上众人神色各异,这番伶牙俐齿,可不像久病之人。

可那些夫人小姐,又岂能这般善罢甘休?

“沈小姐,传闻你久居乡下,体弱多病,可今日一见,实则不然。说不定,这沈家嫡女,早已被人顶替,只为图谋这太子妃之位!”

一身着藕粉色宫裙的少女,目光犀利地质疑出声。

此事事关重大,又事关丞相府,一旦闹大,恐怕难以收场。

众人不动声色地将目光投向了沈云曦,似是在期待她的反应。

沈云曦目光依旧清冷,丝毫没有慌乱,这反应怎么看也不像是被戳破了谎言的样子。

“陈小姐也说了是传闻,传闻不足信,沈家嫡女若是被调包,沈家总不至于识别不出,莫非陈小姐在怀疑丞相另有居心?”

“不……”

那女子脸色一变,沈青岚权倾朝野,岂是她这等娇弱女子,敢轻易得罪的。

沈云曦诧异地看了过去,没想到这四皇子竟然会替她解围。

“景明说的不错,传言也未曾尽数属实,我观这沈小姐落落大方,反倒更为符合沈家嫡女的身份。皇上觉得呢?”

又一姿容娟秀,温柔似水的女人出言辨道,转头与沈云曦对视之时,那双就柳叶眉轻轻上挑,已有岁月痕迹的眼角眉梢,尽是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