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叶繁星,你居然偷看你姐跟姐夫亲密,还要不要脸!”

母亲劈头盖脸的两巴掌,让刚刚把男朋友和姐姐抓奸在床的叶繁星几乎傻了。

不等她开口,就被母亲粗暴地拖下楼:“你姐身体不好,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情投意合的人。你可不许搞破坏,知道吗?”

叶繁星从重重打击中回过神来,愤怒又绝望地质问:“妈,你难道不知道顾景深是我男朋友?!”

“你姐姐爱顾景深,你就让让她。更何况,她已经怀孕了。我和顾家都谈好了,下个月就结婚,你别去捣乱!”叶母沈美云不耐烦地交代。

叶繁星的脑袋嗡的一下,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叶翩然不止睡她男朋友,而且两人婚期已定,连孩子都有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不疼你。你打扮一下,我让二姨给你介绍了有钱有势的人。你嫁过去以后享福当少奶奶,也能帮得上家里的忙!”沈美云没有一点儿内疚,她自以为给叶繁星安排了一个好归宿。

她的亲生母亲,不但支持姐姐勾引她男朋友,还随时准备将她卖出去,榨干最后的利用价值?!

她怎么都没想到,母亲竟然能偏心成这样?!

“我不去!”叶繁星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啪!”一个巴掌被狠狠地甩到了叶繁星的脸上,单薄的身体一个不稳,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少女白.皙光滑的肌肤,瞬间擦出一大片血痕。

沈美云逼视着叶繁星,神情嫌恶至极:“废物,别给脸不要脸,你看看你外貌、学识哪一点儿赶得上你姐。赶紧相亲去,要是对方看不上,你就别回来了!”说完,沈美云便扭头上楼,没有再看叶繁星一眼!

叶繁星仿佛被扎了无数把刀子,连五脏六腑都跟着疼,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沈美云离去的背影。

从小到大,叶繁星听话忍让,隐藏自己的光芒。

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她在母亲眼里......就只是姐姐的附属品......

叶繁星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她咬着嘴唇,转身出了门。

不能再这样下去,叶繁星绝不会让自己被榨干最后一滴血,成为叶家和叶翩然的养料!

......

“厉行之,人称厉五爷,是江城最可怕的大人物厉慎行最有力的臂膀之一。据说他因为下半身残疾心理变态,是条疯狗。你查他做什么?”

好友担忧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却改变不了叶繁星的决心。

林晓觉得不对劲儿,“叶繁星,你到底怎么回事?从上次生病之后就奇奇怪怪的,最近叶翩然整天跟着顾景深你也不管,反倒对他舅舅感兴趣......顾景深不是说过,厉行之很可怕的,让你离他远一点吗?你到底要做什么!”

“晓晓,我有数的,你不用担心我。”叶繁星勾了下唇,眼底尽是薄凉。

叶家已经准备出卖她联姻,要是让他们知道——她不只是叶翩然的制药师,她更是叶翩然的药引,那她就真的是身陷地狱了。

她必须借助厉行之的势力先离开叶家才行!

挂断了电话,叶繁星深吸一口气,推开包间门进去。

入眼便是一个长相极其出挑的男人,他眉目深邃,轮廓如造物主精心雕琢般完美。

一双瞳色如墨的眸看过来时,危险又迷人!

就算他坐在轮椅上,那强大的气场却依然让人心生敬畏。

将他身边的两个人衬得毫无存在感!

顾景深的舅舅居然这么年轻?还这么英俊!

对方只是睨了她一眼,便冷酷道:“出去!”

叶繁星早有准备,说出自己的筹码:“厉五爷,我知道你最近在寻找制药高手,我可以帮上忙!”

清脆动听的声音入耳,让叶繁星眼前的厉慎行浑身一震,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涛!

她是......

厉慎行的手死死的握紧轮椅把手,靠着强大的自制力,才让他没有失态。

过了几秒,厉慎行才勉强平复下来,一双黑瞳深邃沉郁锁住了她,似乎有千言万语:“你会制药?”

“我外公是沈秋雨,我制药的本事都是跟他学的。”

站在厉慎行身后的管家上前低声道:“沈秋雨是制药大师,已经去世。据说沈大师曾经有个嫡传弟子,是男性。”

叶繁星毫不惊讶,厉家在寻制药师的事不是秘密,肯定有所了解。

“您说的是我的师叔,但外公说过,在制药方面,我的天赋更好,能力也更强!”她坦荡又从容,没有丝毫心虚地直视“厉行之”。

厉慎行沉默不语,一双如深渊的眸看向叶繁星,带着打量。

似乎在衡量什么,更像在确定什么。

叶繁星被看得心里直打鼓,但这是她搭上厉家唯一的机会。

只要成为厉家的制药师,就算顾景深、叶翩然想动她,也要掂量掂量!

“如果五爷你不相信,我可以先帮五爷做出成品药物,到时候我们再谈。”

厉慎行黑眸一片冷凝,他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叶繁星。

许久......久得叶繁星都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

就听厉慎行问:“多大?”

“啊?”叶繁星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年龄。

“二十岁。”

“结婚了吗?”

叶繁星皱眉,有些被冒犯的不舒服,面上却礼貌道:“厉五爷,难道应聘还要看是否已婚?”

或许,是因为身体残疾,所以心理失常,才会如此奇怪吧?

叶繁星的目光好似不经意地从他的腿上掠过。

这么英俊强悍的男人,却只能跟轮椅相伴......想想都让人可惜!

“应聘不需要,但我的制药师需要。”他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却强势得让人无法违逆。

叶繁星只觉心微沉,被压制得有些透不过气。

“没结婚,只是有过男朋友......”

还没等她说完,就听见眼前的男人轻描淡写地说:

“那么,跟我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