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看看我的新婚妻子将自己搞得多狼狈。”

看什么?

看她?

叶繁星不受控制的想起来之前他说的称呼—新婚妻子!

叶繁星的脸顿时更红了。

真是没出息!她暗骂一句,正当她不知所措时。

门又被敲响了,叶繁星顿时松了口气,门外是拎着大包小包的管家。

“夫人。”管家欠身,非常恭敬。

不等叶繁星询问,管家道:“爷让人送衣服过来,贴身的衣物也已经都处理过了,您可以直接穿着。还有您的伤,也准备了防水的物品,可以让您放心洗漱。”

都是厉行之让准备的?

管家将衣物都拿到房里,又退了出去,还顺手关了门。

房间重新就剩下他们两个,就在叶繁星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厉慎行道:

“去洗个热水澡,换好衣服我们再谈”

“啊?”

见叶繁星不动,厉慎行挑了挑眉:“或者,你是希望我为你服务?”

“当然不用!”

叶繁星连忙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一瘸一拐地进了卫生间。

叶繁星懊恼地发现自己居然将所有的袋子都拎进来,那么多!

偏偏这时他还笑了一声。

叶繁星紧紧闭着眼睛,连忙关上门,滚烫的脸贴在门板上。

没脸见人了!

但叶繁星很快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简单地冲了个澡。

“厉行之”让人准备的防水贴很好用,洗过澡她的手一点都没疼。

确定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叶繁星这才推门跳出去。

抬眼便见“厉行之”正在看文件,他低着头,硬朗俊美的侧脸在灯光下似缓和了不少。

这个男人还真是英俊!

刚见面时,叶繁星觉得他有些像顾景深。

但现在看来顾景深是低配版,跟正版比起来,不管是颜值和气度都差太远!

突然,“厉行之”抬头看来:“好看吗?”

“好看......咳!”叶繁星差点咬到了舌头,她连忙认真地回答:“五爷您英明神武,霸气非凡,自然是好看的!”

说实话,叶繁星实在不太清楚怎么跟陌生男人相处,只能当成老板,尊敬就对了。

“五爷,您这么晚过来,是需要我制药吗?您只管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厉慎行故作惊讶地看着她:

“你还真是敬业,手受伤了还这么积极。只可惜,我不接受不完美的制药师。”

叶繁星唇角一抽,体验到厉五爷的难伺候。

“那我养好伤再为五爷您服务。”

特别客气,让人无可挑剔,却勾得人特别想要戳破这份完美。

厉慎行目光微动,带着几分随意,“如果你想提供额外服务,也不是不可以。”

意味深长的声音让叶繁星的汗毛都竖起来。

叶繁星后退两步,脸上的讨好散去,只余戒备:

“五爷,我们签了合同,你不能逼迫我做不愿意的事。”

厉慎行恍若未觉,淡淡道:

“家里缺少一个女主人给外人看,你搬过去住。而我很喜欢你的声音,没事的时候多给我读读书,就当是你的住宿费。”

寥寥几句,却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叶繁星愣在当场,脸上的抵抗好像瞬间变成笑话。

读书也要说的那么暧昧?

“不行吗?”

叶繁星连忙道:“当然可以,我读书很在行,说话也好听,保证让五爷你满意!”

这份乖巧让厉慎行满意,结果就听她试探的问:

“五爷,你是被逼婚了吗?”

叶繁星努力组织语言,小心地道:“以您的身份地位,应该有无数的选择,为什么是我?”

叶繁星还是有太多的疑惑。

“你在担心?”厉慎行嗤笑一声。

叶繁星深吸一口气,认真道:“对,我在担心,所以,五爷愿意给我答案吗?”

叶繁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会不会激怒这个男人。

她在打听他的隐私!

不过,叶繁星不后悔。

厉慎行看着她,慢慢的将眼前的身影跟记忆中那模糊的身影重合。

厉慎行摩挲着翡翠扳指,“我需要一个不会觊觎这个位置的人。”

叶繁星心中一动,严肃起来。

“五爷的意思是,因为我不会是无法甩脱的麻烦,所以才选择我?”

“可以这么说。”听到这话,叶繁星的心反倒放松下来。

叶繁星何尝不是怕失去自由?

 但厉慎行又问:

“那你的前男友,不会给你造成麻烦吗?”

叶繁星这才想起,顾景深可是面前男人的外甥!

她顿时有些心虚。

“五爷,我的前男友跟您有一些关系,我不确定这是否会给您造成困扰。”

“你是说顾景深?”

他果然知道!

“无碍。”厉慎行深深地看了叶繁星一眼,“只要你对他无心便好。就算是名义上的夫妻,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爱慕别的男人。”

叶繁星摇摇头,“不会的,五爷放心。”

说清之后,叶繁星放松许多,她主动伸出手:“那,我们合作愉快。”

厉慎行看着面前白软的小手,握了上去。

在碰触到对方的刹那,两人心中都涌出些许异样的感觉。

离开酒店,叶繁星跟着厉慎行来到一处繁茂的园林。

是冬苑!

据说冬苑的建造在三十年前,但因为设计太过出彩,就算是在现代,也依旧是建筑史上的明珠,时常在课本上出现。。

这也是叶繁星最喜欢的建筑。

只可惜,除了在教科书上那寥寥两张照片,再不知晓其中细节。

而今天她不止进入其中,还要住在这里。

叶繁星是兴奋的!

“五爷,我可以参观一下吗?”

厉慎行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当然可以。”

这一刻,叶繁星简直感激死“厉行之”了。

厉慎行并没有多待,叶繁星也不在意,只可惜她的脚受伤了,走不了太远。

最后干脆跟管家要了轮椅在冬苑转了一圈才心满意足的去了房间。

......

管家权叔跟厉慎行汇报,“夫人看起来是个非常单纯可爱的女孩。”

一举一动都落落大方,很有分寸的感觉。

权叔对她印象很好。

厉慎行闻言轻笑,“单纯吗?”

应该是单纯,但她可不是那种没有心机的小姑娘。

权叔在观察她,她何尝不是也在观察权叔?

此时,他已经换了浅灰色的真丝居家服,正坐在藤椅上看刚刚拿到手的资料。

最上面的照片赫然都是叶繁星的。

这些照片还有叶繁星小时候的,有单人,更有跟别人合影,甚至是跟顾景深的。

比在叶家她的照片都要多!

但在看到一些跟顾景深有关的内容时,厉慎行的笑便淡下来。

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仍旧不紧不慢的翻看。

就好像要将她的一切,都印刻在心中!

权叔见状,微微欠身,低声道:

“是的,三爷。只是,夫人一直将您认作五爷,这......是否有不妥?”

“没什么。她初来乍到,还是按照她顺意的方式生活。吩咐下去,不许在她面前说漏嘴。”

“是!”

权叔只能应下,不敢再打扰。

厉慎行将其中一张照片挑选出来,久久没有放下。

照片中的叶繁星瘦的已经脱了形,皮肤苍白而没有血色,头发枯黄。

蓝白的病号服空荡荡的挂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若不是她的一双眼睛黑亮,这模样更像一具被折磨致死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