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贪狼将军

方朔天和沈风,苏洺雪是高中时期的校友。

那时候,沈风和苏洺雪就是羡煞旁人的眷侣,而方朔天不过是个被沈风霸凌的无名之辈。

时至今日,三人身份虽然有所变化,可之间的关系却丝毫未变。

方朔天还是那个仰慕苏洺雪,却得不到爱情的废物。

而沈风还是那个始终碾压着方朔天的贵公子。

一番嘲弄结束,沈风招呼服务生拿来一瓶香槟,握住瓶颈,掂量一阵,大声道:“我沈风行事讲究一报还一报,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酒瓶,此后咱们两不相欠。”

他这番话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在场的人谁不清楚沈风的小心思,谁都不相信方朔天胆敢对沈风动手,这无非是沈风无端挑起的是非罢了。

但所有人还是带着戏虐的心态,看得津津有味。

有人窃声道:“洞房花烛换新郎的笑话要过时了,以后该讲西门庆收拾武大郎的故事咯。”

众人发出了阵阵窃笑。

声声入耳,方朔天紧握双拳,牙关紧咬,内心充满愤怒与绝望。

他这样一个无权无势无财之人,只能默默地吞下这些屈辱与嘲笑。

他无法反抗,也没有能力去反抗。

“嘭……”

伴随一声脆响,沈风手中的香槟酒瓶砸在了方朔天的脑袋上。

玻璃炸裂,酒水四溅。

方朔天的额头上流下了一道鲜血,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然而,即便头痛欲裂,他仍然没有哼一声。

心中的愤怒已经压制住了身体上的疼痛。

沈风将手中的酒瓶瓶颈一丢,冷笑道:“哎呀,一不小心做过头了,你看这酒水撒了一地,该怎么处理啊。”

在他眼中,方朔天的伤势完全没有弄脏的地板来得重要。

李惠兰此时正在气头上,随即怒吼道:“怎么处理?让这废婿给舔干净了。”

方朔天一脸愤怒地望着李惠兰,心中默念:“这一年来,我在苏家任劳任怨,没想到在你们眼中,连只狗的不如。”

见他不愿舔地,沈风低头,极其戏虐地说道:“老太君的命令,你还不快舔?不然你可就拿不到钱咯。拿不到钱,你那宝贝妹妹就要被迫以身还债咯!”

方朔天惊恐地看着沈风:“你怎么知道……难道……”

沈风没有过多解释,而是大笑着转身离去。

见他还是不舔,苏广明对着他的背部一脚踹去:“奶奶让你舔你就舔,再废话把你双腿都给你打断了。”

方朔天双手伏地,望着满地的玻璃渣和酒渍,眼角滴了几滴泪水。

他这样的人,无非就是权贵玩弄一个小丑罢了。

为了还清债务,他只能把仅存的最后一点自尊也舍去了。

只见他缓缓低下头,伸出了舌头。

“哈哈哈……他还真舔。”

“他这种臭狗,估计让他去吃屎,他也会干。”

……

嘲笑声四起,方朔天的心如同被玻璃渣刺穿了一般,痛彻无比。

正当他就要舔到地板时,一声大吼传来:“贪狼将军到!”

所有客人没有心思再看方朔天的笑话,纷纷朝着酒店大门涌去,去欢迎那个莅临临江市的大人物。

只见一个身着休闲服饰的男子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走入了官山大酒店。

男子身材健硕,留着一头干净的寸头,面容刚毅,皮肤黝黑,左脸颊还有一道刀疤,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

此人正是大夏七大战将之一的‘贪狼’唐泓威。

七大战将号令千军,威震一方,是华夏的至尊人物。

每一个战将各自统领着一只强大的镇国军队。

这七只军队以北斗七星之中的星宿来命名,而各军的统领则会获得与军队名一致的封号。

唐泓威便是贪狼军的统领,封号“贪狼”。

唐泓威虽然穿着朴素简单,但他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还是压得在场的所有名流抬不起头。

所有上流人士分列两道,低头齐声道:“欢迎贪狼将军。”

唐泓威傲视前方,冷冷道:“刚才我在外面就听到里面吵闹不堪,这就是你们临江给我安排的接风宴会?”

一直跟在贪狼边上的西装老者弯腰道歉:“贪狼将军,我方才去接你了,至于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

这个西装老者是临江城的城主,周焕。

在临江城,谁都要敬他周焕三分,可在贪狼将军面前,他卑微得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周焕转头对着夹道欢迎的沈重山吼道:“沈重山,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把接风宴会安排给你的官山大酒店,你就给我整出这么个岔子?”

沈重山作揖低声道:“城主,不是说好九点半吗?怎么九点就到了。”

唐泓威怒视他一眼,“怎么?我贪狼的行程还需要向你报备?”

虽然语气极为平淡,但沈重山还是听出了极重的杀意,赶忙下跪。

“贪狼将军,小的不敢,只是刚才我们守卫有所疏忽,放了只老鼠进来,还没处理好,让贪狼先生糟心了。”

周焕也跪下:“贪狼将军,是我工作的疏忽,请你息怒。”

周焕心里清楚,倘若真惹这个大人物生气了,恐怕会出大事。

到时候,就算贪狼将军把整个临江市拆了,也没人敢有一句怨言。

唐泓威冷笑一声:“老鼠?是谁啊?”

李惠兰赶忙上前跪下,苏洺雪和堂哥夫妇也随之下跪。

李惠兰惊恐道:“是我苏家的赘婿,不过马上就不是了,我立刻把他扫地出门。”

此时最要紧的,就是与方朔天撇清关系。

如果真的因为方朔天的原因,导致贪狼将军迁怒于苏家,恐怕苏家明日就可能从临江市消失了。

唐泓威并未看这些人一眼,而是远眺,朝那个闹事的‘老鼠’看去。

他曾是华夏军中的最顶尖狙击手,视力远超常人,虽相隔数十米,但他还是看清了跪地之人的相貌。

“主帅?”

惊呼一声,唐泓威便朝着跪地的方朔天奔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丝毫不清楚贪狼将军为何会突然喊一声‘主帅’,只得紧跟上去看个究竟。

唐泓威来到方朔天的面前,再次确认了一遍。

看着方朔天那张刚猛坚毅的脸,唐泓威知道,自己没有看错。

眼前这个跪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一年之久的大夏七军的主帅,那个有着‘七星战尊’封号的男人。

七星战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贪狼扑通一声,单膝跪地,眼含热泪地大吼道:

“主帅大人!末将贪狼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