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故意试探

从顾奶奶的言语之中,江云舒才知道,顾爵风在半年之前得了一种怪病

白天昏迷不醒,一到半夜就发狂伤人,醒过来去却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顾奶奶找了很多医生,统统都没有用,都治不了顾爵风这个病情,反而怪病越来越严重,顾爵风半夜发狂时间越来越长,身体也越来越弱,若是找不到治疗方法,最后就是大脑头痛欲裂而死!

最后,顾奶奶找到了一个算命的诸葛大师,这位大师算了顾爵风的八字,说顾爵风需要冲喜,新娘的八字算出来,正好就是江云舒的出生八字。

顾奶奶已经走投无路,就算感觉这么做希望渺茫,但也想试一试。

“孙媳妇,我知道你嫁进来有些委屈,但你放心,你昨天嫁进来之后,爵风的身体明显在开始恢复,早上医生把脉了一下,情况好了一些,你果然是爵风的救星。”

“以后,我就是你奶奶,只要你让爵风好起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奶奶给你撑腰,不过奶奶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不要离开爵风,我希望你好好做爵风妻子这个位置。”

江云舒有些发愣,顾奶奶的言语太过匪夷所思,她不知道该不该信。

来到顾家,她是为了寻找血蝉这个宝贝,并不打算一辈子待在这里。

她之前以为顾爵风会死,对方死了她也好名正言顺离开。

现在看来,好像没有这么简单了。

“奶奶,我……我懂了,我会好好照顾爵风的!”

其实江云舒刚刚很想问血蝉的事情,但顾奶奶可是活了八十岁的老人,和自己老公顾老爷子将顾家亲手做大成了一方豪富。

她要是太早表明意图,恐怕会适得其反。

还是再等一等……

而且那血蝉听说是顾老爷子当年送给顾奶奶的定情信物,她突兀地要不合适,还是坐稳这个位置之后再说。

吃完早饭,顾奶奶将江云舒亲手送到了门前。

“真的不要我陪你回娘家吗?”

“奶奶,你好好歇息,这种事情我自己回去就行,哪能麻烦长辈陪我一趟,大概晚饭之前我就能回来。”

顾奶奶不再劝说,江云舒随着一辆豪车来开顾家。

顾家的庄园很大,江云舒昨天带着盖头看不到庄园,如今看着窗外的景色,再看着手表上面的时间。

她竟然做了十分钟的车程才到达庄园门口。

“少奶奶,你长得很漂亮,少爷都病了,肯定满足不了你,需要我给你介绍男人吗,你这么年轻,苦熬肯定受不了的。”

突然,带着司机那张面具脸的顾爵风在前面开口了,那语气更是带着隐秘的诱惑。

江云舒惊呆了,顾家的司机怎么胆子这么大,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你在胡说什么,再乱说话我就让顾爵风把你开除,我现在是顾爵风的妻子,你有没有分寸!”

因为太过愤怒,一个小小的司机都敢轻视她,江云舒竟然忘记了伪装自己小白花柔弱的人设,这话直接吼出了声,甚至还充满了气势。

意识到自己崩了人设,江云舒眨了眨眼睛。

罢了,顾奶奶的性格目前看还不错,她要是再柔弱下去,该是这群佣人欺负她了。

估计是她昨天表现得太过柔弱,一个司机都敢调戏她了!

顾爵风坐在前面嘴角上扬了一下,他这个新任老婆脾气还蛮大的,演技也不咋地,这么快就装不下去了。

“少奶奶,谁不知道大少爷现在病重要死了,你怎么向他告状?寡-妇不好做,难道你就不想为自己下半辈子找个靠山,我这边真的可以给你介绍身强力壮的男人!”

顾爵风继续开口了,那语气轻浮极了,简直根本不把江云舒放在眼里。

江云舒突然弯腰前倾,她的声音魅惑极了。

“你先停车,我悄悄给你答案。”

就像是晴人之间的呢喃,江云舒的声音羞涩又带着诱惑,顾爵风嘴角嘲讽了起来。

这么一勾-引,就忍不住了?

枉他还以为江云舒这个女人跟其他女人不一样,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车子在前方缓缓停下,顾爵风在前面等着,他眼角余光看到,江云舒从后面下来,然后走向前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打算在这里对他投怀送抱?

昨天他没有满足这个女人?

顾爵风心头突然怒了起来,看着江云舒弯腰靠近他,他心头简直被猫抓了一样,各种不舒服。

明明他自己要搞试探,现在他自己到心情火大了起来。

“少奶奶,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顾爵风僵硬地开口了,江云舒已经身体前倾慢慢靠近了顾爵风,她看着眼前这个司机,脸上带着柔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