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六个月后

六个月后。华逸饭店。

“王总,这杯我敬你。”

“席小姐,就这么一杯怕是有点不够意思吧?既然这次我们合作这么愉快,怎么也得多喝几杯才显得够有诚意!”

秃头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男边说话边倒满了十杯白酒。

旁边其他几个老男人还在不停起哄,要让席望舒喝了桌上这些。

这群猥琐男。

他们就是想灌醉她,好趁机揩油。

席望舒心里明镜似的,但她别无选择。

她端起第一杯:“好,既然王总开口了,那我一定奉陪到底。”

话音方落,一杯辛辣的白酒一滴不剩。

席望舒也不打算缓缓,马上端起第二杯。

“这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杯子又送到嘴边。

周围五六个男人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她一杯接一杯,顺便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女人那酒红色长裙之下包裹着的凹.凸有致的曲线。

不知第几杯酒的时候,一滴调皮的酒液从娇艳的红.唇边溜了出去,吸引着那几道下流的视线一路滑过那雪白的颈和纤瘦却精致的锁.骨……

就在它即将抵达更神秘的所在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咔哒——”

这不合时宜的声响,毫不客气地扫了众人的兴致。

“谁这么不长眼?不知道敲门吗?!”刚才那位挺着啤酒肚的王总骂骂咧咧。

然而,当他转身看到走进包厢的人,还没骂完的话顿时噎在了嗓子眼里。

“谈小少爷?您、您怎么……”

“抱歉,打扰了。”

一个身形修长气质矜贵的年轻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精致的面容稍显稚嫩,但周身却有一股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不怒自威的气场。

那双漆黑的眸带着几分寒意慵懒地扫视过众人,口中的抱歉听不出半点歉意。

这凉薄的视线最后精准地落在席望舒身上。

四目相对,女人好看的眉间一抹浅浅的皱褶。

下一秒,她本来还端着酒杯的手被人牵在了手心里。

“谈盛宇,你别……”

“跟我走。”

……

饭店门外,一条漆黑潮湿的暗巷。

席望舒双手被人单手轻易地锁在头顶,动弹不得。

谈盛宇俯身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指。

他一开口,温热暧昧的气息撩拨在她耳侧:“你今天说有事不能来我的生日派对,就是为了陪刚才那几个男的喝酒?”

“你别胡闹。跟王总合作这个项目对云弈真的很重要。你放开我,让我回去。”

“回去?”谈盛宇眸中不悦,“回去让那几个老不死的占.便宜吗?”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有分寸。”席望舒眉间拧了拧,显然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陪这位小少爷玩过家家的游戏了。

看见她脸上的不耐烦,谈盛宇冷了语气:“说白了,你不就是想让他们给你投钱吗?干嘛不直接找我,想要多少,我给你啊。”

“胡闹!”

“怎么就胡闹了?你知道的,我可比他们有钱。”

谈盛宇当然不是在说大话。

刚才里面那几个,就算是绑一块儿也及不上谈家资产的零头。

而眼前这位可是谈家最金贵的小少爷,三代单传的继承人。这胥州城的金山银山,全都是他家后山。

可他再有钱又如何呢?

他的钱,席望舒碰不得。

招惹了谈小少爷会是什么下场,再蠢的女人也该心知肚明。

更何况,席望舒可不是个蠢货。她心下清楚,要想保住云弈集团,她最好离谈盛宇远点。

“你再有钱也跟我没关系。回去吧,你那些朋友应该还在等你。”

“可我一直在等你。”

今天是谈盛宇的生日。

这件事情,他早几天就跟席望舒说过。

能收到谈小少爷生日派对的邀请函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可她席望舒,偏偏就是没出现。

她用一条敷衍的短信就想打发了他:“不好意思,我有急事。祝生日快乐。”

谈盛宇还以为她真有什么急事。结果一查才知道,这女人放了他的鸽子,居然就为了陪几个老男人吃饭喝酒。

眼下,他既然带着一肚子的不爽杀过来了,就没打算再轻易放她走。

男人压根不顾席望舒的挣扎,直接拽着她往停在路边那辆黑色柯尼塞格走去。

两人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悬殊了。席望舒用光了力气也挣不开谈盛宇攥着她的那只手,只能不情不愿地被人扔进车里。

跑车一路疾驰。

很快,便停在了天茂府别墅门口。

……

胥州城最贵的富人区,连空气里都散着一股金钱的恶臭。

谈家少爷的生日趴就更不用提有多热闹了。

席望舒才刚到门口,已经被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和花里胡哨的灯光弄得直皱眉头。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谈少回来了”。很快,正在肆意玩闹的众人纷纷将视线转了过来。

而下一秒,席望舒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