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不料林宗说完,这厢人刚转过身还没走几步,就见地上弱不禁风的叶昕然一骨碌爬起身,急忙追了上来,

“这位公子,刚才真是太感谢您了,既然您赶时间,那就赶紧走吧。”

叶昕然捂着被抽伤的脸,摆出一副息事宁人、顾全大局的架势,强颜反劝起林宗道,

“您尽管放心,这位是我大哥,他没有欺负我,也就是打几下而已,昕然从小到大挨的多了,其实早就习惯了......”

我去,说的多好听,竟然挨习惯了?

既是习惯了,那你故意在这大街上闹什么闹?看叶昕然这一脸无辜、口是心非的模样,林飒心头的火蹭一下就上来了。

不行,这么个蛇蝎美人,可不能让她缠上大哥。这紧要关头,如果大哥和叶伽成大打出手再误了赴宴的事,那自己这几天的努力就全泡汤了。

林飒想着,也顾不上看祖母的脸色了,跳下马车就往人群里钻。

“什么?挨习惯了......”另一边人群里的林宗一听叶昕然这话,果然当即就不愿意走了,“不行,这事我没碰着就算了,今天既是撞上了就必须管一管,这也太过分了,身为哥哥的,怎么可以如此欺负自己的亲妹妹......”

这边林宗上了火,不料那厢叶伽成也正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嗬,想当救美的英雄是吧?行啊,那就先问过本公子手中这根鞭子再说吧......”

“打就打,小爷今天还就要给你点教训,让你也尝尝被人抽的滋味......”林宗一返手夺过长福手里的马鞭,咬牙道。

双方互不相让,眼看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

“住手!”

林飒气喘吁吁挤到跟前,喝住两人,二话不说拉着林宗就往外挤,“大哥咱们走,今天没空打架!”

“喂,你又是哪根葱,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女人瞎搅和什么......”眼见着刚找到的出气筒就要开溜,叶伽成自然不能愿意,拦着两人不肯让步。

“我说这位叶大少爷,敢情你是没长脑子,还是真缺心眼啊?”见叶伽成仍是这副混不吝的做派,林飒气不过,劈头盖脸就骂了起来,

“想找人打架什么时候不能打,有必要非在这么个节骨眼,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吗?你是嫌你这名声不够坏,还是给你外祖李家抹的黑少呀?”

“这......这位小姐,你不要这样说我大哥,我大哥他......”林飒骂完,这厢叶伽成还懵在那里没反应过来,那叶昕然倒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又凑了上来,“他也就是贪图玩乐、性子暴躁、喜欢动手了些,别的真没......”

“你闭嘴!”林飒本就看这叶昕然不惯,此刻哪能任由她继续混淆视听,遂冷笑着揭穿道,

“拜托叶小姐你也不要说的这么可怜,好似自己多委曲求全似的。单说今天进宫这事,你生母赵姨娘现在不是打理着宁国公府吗,你想进宫去找你姨娘备辆马车就是,干嘛非缠着别人没完没了,他一个大男人骑着马,你是能坐马头呀,还是马尾啊?”

“这......这......,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真的什么都不知晓......”

叶昕然还想继续装可怜,又被林飒冷嗤一声打断了,“呵,能晓得去花萼楼磕头拜寿,你这宫进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人还是要善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以为大家都傻就你聪明呢,只哭几声不是苦肉计,那叫白莲花!”

“我......我......”被林飒这么冷不丁将心思昭然于众,叶昕然顿时语塞,一张小脸也涨得通红。

“小......小姐,您怎么在这里,真是让奴婢一通好找......”正难堪处,只见一个小丫环从人群中跑出来,利索的将叶昕然给拉走了。

而随着两人离去,周围那刚才看热闹议论的最起劲的几人,也一眨眼的功夫全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少爷,小姐,咱们回去吧,老夫人都等急了!”见周围人群散去,长福又从旁催促道。

“对,赶紧走,赴宴可是大事!”林飒反应过来,拉着林宗就往马车走。毕竟一会进宫还有一场恶仗等着自己呢,她可不能在这耽搁太多时间。

不料两人刚走了两步,又被人拦住了。

“你又要做什么?”林飒狠瞪着面前的叶伽成,冷声质问道。

“你…你刚才是在帮我?”叶伽成脸憋的通红,半晌方不自然的确认道。

毕竟也是侯门贵府里泡大的孩子,到了这会叶伽成哪里还看不明白刚才的猫腻,要知道从小到大,他吃的最多的就是这种言论的亏了。

“你想多了,我是在帮我们自己,麻烦叶公子让下路,我们赶时间!”林飒没好气的回完,拉着林宗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能是前世留下的后遗症吧,林飒看这叶伽成,仍莫名的觉得哪哪都不顺眼,莫名有种冲上去再打一架的冲动。

“飒儿,大哥今天好像又鲁莽了,只是刚才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眼看到了马车边,后知后觉的林宗终于也醒过味儿来,不由得好奇问道。

“哈,你妹妹我是谁呀,那可是洞庭湖上的麻雀,什么大风大浪......”林飒眨了眨眼,一脸的得意。

不料这边炫耀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一个严厉的声音从车厢里蹦出来,“雕虫小技!快点上车!”

“哦!”林飒乖乖应了声,冲林宗扮了个鬼脸,转身小心爬进车厢。

接下来一路无话,车马飞驰,三人很快到了皇宫,下了马车换上软轿,在一众宫人太监的引领下往花萼楼赶,

眼看就要到地方,岔路口忽然和几个身着靓丽宫装的女子遇上了。

为首一位四十多岁长相清丽的妇人,乍一见来的只有林飒他们三人,还愣了一下,不过情绪一闪而逝,很快就恢复如常笑着迎上来参拜。

“坏丫头,连你也来打趣我......”见到此人,安和长公主难得露出笑脸,无比亲切道。

此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叶伽成亡母的堂姐容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