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砍着砍着,突然,在靠近一座假山时,只听“扑通”一声,就见那大汉两眼猛的一翻,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

“还好前两天从大哥房里翻出了这个,关键时刻貌似还挺好用!”林飒从假山后跳出来,摆弄着手里的小弓驽,一脸得意道。

不料话刚说完,林飒只觉身后突然一阵阴风袭来......

林飒回头......

就见不远处又一个黑衣大汉,手持大刀,从另一条小路上一跃直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林飒轻轻一闪,成功避开了对方的攻击。得亏这些年,母亲对她和哥哥一视同仁,练功一天都不让落下。眼下自己虽然身体还没有长开,力量跟不上,但是最起码的技巧和应激反应还是不错的。

不过敌我力量悬殊,林飒可不敢丝毫掉以轻心。在对方再次挥刀砍过来时,只见她灵活一跃,顺利躲到了右后方一颗大树后。

与此同时,在对方追过去时,又见她纤手细细一抬,一道冷光闪过,手中的驽箭又准确无语的没进了对方胸口。

接下来就见那男子连喊都没有来及得喊一声,扑通栽倒在地。

一连解决了两个彪形大汉,林飒只出了一点薄汗,不过低头一瞧手中只剩了一支驽箭,却不由得挠头犯难了......

“锵锵锵......”就在林飒苦思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只听不远处忽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打斗声。

林飒心里一惊,赶紧顺势躲到一旁的海棠花丛后,关键时刻自然先保命要紧。

出乎意料,打斗很快就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扑通扑通的脚步声,

林飒悄悄透过花丛的缝隙一瞄,就见五六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簇拥着一个清瘦的小太监,快步走了过来。

惨了,这次来的人这么多,这要是被发现,可就死定了!林飒窝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手里紧紧攥着仅有的那只箭矢......

“司徒庆这个白眼狼,竟然带兵逼宫,枉皇上和殿下这么多年对他如此信任......”脚步声越来越近,陆陆续续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司徒庆......逼宫......,林飒心中一动,赶紧爬起身从花丛中再次望出去。

仔细一瞅那几人服饰,每人胸前果然都绣着一簇火焰,林飒不由眼前一亮!因为她曾听祖母无意中提过,火焰正是太子统领的神策军的标志。

尤其是几人话里话外对皇上太子的维护之意,想来这些必是送诏之人无异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对方身份确认,林飒高兴的一颗心砰砰砰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角门,那里平时就不大引人注意,咱们一会从那里杀出去,到永城快马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走着走着,只听其中一个络腮胡子提议道。

“嗯,我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什么?从角门冲出去?要知道,前世这几人就是在角门阵亡的啊......

“你们不可以从角门出去!”林飒脑子一热,来不及多想,直接跳出来阻拦道,“那角门看似安全,实则最是危险,外面埋伏重重,你们快跟我走,御花园那边有一个密道,可以直接通往城外......”

林飒这么做本是好心,可是她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根本还不认识刚归京不久的她。

果然,见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脏兮兮小太监,一针见血就指出了他们的意图,那几人立即一副如临大敌的反应,眨眼间,几把剑齐唰唰全指向林飒要害处,

“你是谁?哪个宫里的?”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目的?”

“密道又是什么意思......”

生死攸关,在一把把冷剑面前,林飒方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此刻她自然不能实事求是的讲,说这密道其实是那渣男司徒昊前世为了迎娶自己,装腔作势的翻修御花园时无意发现的,而自己因为不放心,昨天还顺着密道偷偷跑进来一次......

“呃,我......我不是宫里的太监!”为了节约时间,尽快打消对方的顾虑,林飒眼眸一转,撒谎道,“我......我是唐国公府的小姐,那......那密道是我瞎玩时无意中发现的,不过你们放心,它很安全,我曾试着偷走过一次,完全没有问题......”

没办法,关键时刻只能冒充别人了。毕竟唐家乃唐皇后娘家,而太子又是唐皇后亲生,以唐家对太子一党的维护之心,对皇宫的熟悉程度,这个时候冒充唐家小姐,是最有说服力的了。

“唐家小姐?”果然,唐家这名号一亮出去,立即就有人迟疑了,

“这倒也有可能,毕竟唐大小姐经常进宫陪皇后娘娘,而且她那个性子又爱在宫里乱跑,发现密道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信了信了,真是太好了!见对方纷纷收了剑,林飒心里一阵狂喜,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不料她这气刚出了一半,兜头就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胡说八道!”只见那刚才提议走角门的络腮胡子,上前一步直指着林飒,冷笑着揭穿道,“你根本不可能是唐家小姐,唐家就只有婧依一个女孩子,我外甥女长什么样儿,我这个表舅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表......表舅?林飒一头黑线,脑海中瞬间有一万头马奔驰而过。

我去,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唐婧依还有这么个表舅。这下好了,当众被人拆穿,自己倒成了阎王爷放屁——鬼话连篇了!

“快说,你到底是谁?有何企图?再不说实话,当心这就要了你的小命。”而另一边,那帮人一听林飒竟是个骗子,一把把剑又瞬间逼了上来,有两个性子急的,就差直接把剑刺进身体了......

一见对方来了真的,林飒后背的冷汗唰一下就出来了!我去,总不至于这么点背,人没救到一个,倒把自己的小命先搭上了吧。

“我......我......”林飒脑子飞速旋转着,企图转移话题道,“我说你们到底什么情况,这都火烧眉毛,主子们都危在旦夕了,你们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质疑我这个真心帮你们的人,

拜托你们用脑子好好想想,不管我是谁,但凡有一丝想害你们的心,刚才只需喊一嗓子,就能把庆王的人招过来,将你们全抓了去,有必要......”

“她没有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