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柳京第二天亲自过来接顾栖时,被她有些憔悴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你这昨晚是做贼去了吗?”

顾栖闻声看了柳京一眼后,仰头便将所有的冰咖啡一口气灌下。

昨晚她见到苏阮后,那丫头抱着她哭了整整一宿,现在她还在卧室里酣然入睡,她却得代替她去彩排,替她擦**。

这要不是她的妹妹,她现在铁定要将人给弄死。

看见她这般举动后,柳京更是觉得奇怪:“你不是从来不喝冰美式吗?说这玩意苦得想吐,你今天是吃错药呢?”

“醒神,消肿。”顾栖淡淡道,“我是女明星嘛!”

“啧,你这是什么时候有的自觉?”柳京走过来,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你也没发烧啊!”

顾栖将柳京的手打掉,她笑着抬眼看向柳京:“没有吃错药,只是突然醒悟了。”

柳京摸着下颌围着顾栖转了一圈:“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感觉你瘦了,也长高了些?你也没穿内增高啊!”

“我本来就不矮。”顾栖垂眼说道。

“也是。”柳京也没多想,“现在时间不够了,我先送你去练习室,你多少看几遍再上舞台。”

“好。”

本来在路上,顾栖想补个觉的,没想到却被柳京塞了一台平板过来:“你昨晚睡了这么久,现在快抓紧时间多看几遍舞蹈,虽然舞台是半开麦,有垫音,但你也不能一句词都唱不出来吧!”

连续两天才睡了三小时的顾栖低头看着手中的平板,有些暴躁。

但显然柳京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在她拿着平板愣神的时候,耳机已经被塞进去。

顾栖深吸一口气,压下这些暴躁的情绪:“你把阮......我最近的行程表整理一份发给我,我需要看看。”

柳京闻言现下更觉得不可思议:“苏阮,我没听错吧!”

“你竟然主动和我说,你要看行程表?”

“是。”顾栖点点头,随后用手按在眉心处揉了揉。

听着苏阮哭诉和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抹黑和爆料,顾栖对苏阮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认知。

也对苏阮在自家经纪人以及队友心中是个什么位置也稍微摸清了一些。

顾栖以前觉得女孩子骄纵些不算个问题,可这段时日发生的一切告诉她,这骄纵可真太是个问题了!

不管是事业、婚姻又或是家庭都被苏阮这丫头给搅得一团乱。

还好她们姐妹长得一样,她还可以瞒天过海的回来替她演一段时间,将那些尾巴全都给收拾了。

要不然,丢下队友跑路,放合作方的鸽子,毫无半点职业素养和责任心,等她散完心回来,要是以后不沾这个边,当一个有钱有闲的大小姐还好,可若是还想再入这个圈,那这个局面就完全不一样。

就算是她砸钱捧她,那些粉丝观众也不会买账。

以前,她对苏阮说,做事要有始有终。

没想到,这丫头完全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一回事。

有始有终,倒是变成她的有始有终。

顾栖突然觉得头疼,有些后悔这么草率的就答应这个丫头。

跳舞演戏,参加综艺商演也就罢了,可偏偏还得替她应付和她假结婚的丈夫,顾栖光是想着,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苏阮。”柳京看着她的精神实在是不太好,便推了她一下,“你要实在是困的话,就先眯着眼睡一会儿,等到了公司我再喊你。”

“好。”听见经纪人开口,顾栖没有半点犹豫的将耳机摘下来,靠着窗直接就睡去。

看着女孩温软的睡颜,没了平日的张扬嚣张,一下就变得可爱起来。

“师傅,开下暖气。”

*

顾栖到公司练习室时,原先欢欢乐乐的气氛一下就变得冷凝。

她抬眼看去,就见被其他五个簇拥在中间的苏簌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阮阮,你来了。”

本以为苏阮会像之前那样,冷哼着十分嚣张过去时,谁知道这人却一反常态的嗯了声。

虽然语气态度说不上多好,但这个转变也让苏簌有些惊喜。

于是她大着胆子上前,对她说道:“过几天叔叔生日,你要回来吗?”

“不回。”

她又不是苏阮,回去肯定被发现,她又不是傻子,去自投罗网。顾栖漫不经心的想着。

听见拒绝的答案,苏簌有些难受,那双水汪汪的杏眼微微往下耷拉着。

顾栖见着她这样子,往前的脚步一顿。

她和苏簌其实没什么关系,父母离婚之后,她就跟着母亲出国回了顾家,所以并没和她父亲的这位继女相处过,不过从国内传回的资料看,她父亲的这位继女,是个纯种的傻白甜。

不同于其他继女欺负原配女儿的戏码,在苏家,她和她的母亲一直都是被苏阮压着欺负。

苏阮有时候无法无天到就连苏尚都管不了。

要是放在书里,她这位妹妹没准活脱脱就是个恶毒女配。

不过,苏阮和苏尚的关系的确不算太好。

她不去苏尚的生日,苏家也没人会想什么。

只会当是苏阮不懂事。

“阮阮。”苏簌还想说什么,却被顾栖打断:“不是要练舞吗?不练吗?”

话音落地,队内一个长相颇为软萌的女生一下就冲上前,将苏簌护在身后:“苏阮!你别又欺负你姐姐!你这样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就是!苏阮,你平时嚣张也就算了,你们父亲生日,你怎么可以不回去?”

其他人虽然也没开口,但大意和最先开口的两人的意思差不多。

从她们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苏阮是真的很不得人心。

顾栖漫不经心的开口:“又不是亲姐妹,又算什么姐姐呢?”

苏簌脸色一白,随后有些难过的低了头。

这话也没法反驳。

毕竟的确不是亲的。

“那你们之间的亲缘关系也是受法律承认!”

“噢,所以呢?”顾栖歪头看着苏簌,“以后苏阮的财产,你也打算分一份吗?”

“我......我没有!”苏簌被吓得赶紧摇头。

虽然苏簌是个傻白甜,也没什么威胁性,但既然苏阮不喜欢她,她当然也不会喜欢她。

其他五个队友也没想到苏阮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道。

毕竟,这是家事,她们就算和苏簌的关系再好,也没资格去插手人家的家事。

顾栖不想花心思去和她们争辩,而是走到一边,将外衣脱下来丢在地上:“排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