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许总助!”叶志勇眼睛一亮,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扑过去扑通一声跪下了。

“许总助,求求你不要终止合同,我们两家合作这么多年了,不是一直很愉快吗?”

许舟面无表情,“不止是墨氏,墨氏底下其他公司也会全面终止合作!你走吧!”

“到底是为什么啊?你总要告诉我原因吧?”

许舟冷笑一声:“因为你身上有垃圾臭味!”

叶志勇愣住,这话怎么莫名耳熟......

忽然,几个保安冲了过来,把几大桶垃圾,劈头盖脸的全倒在叶志勇的身上。

包括没吃完的早饭、吐的痰、擦过鼻涕的卫生纸,还有一个带着血的卫生巾,直接粘在了他的头发上!

叶志勇整个人散发着熏人的恶臭,他受不了的干呕了起来。

许舟拿着帕子遮住口鼻,嫌弃地说:“臭死了,把他丢出去!”

叶志勇被丢在了大街上,他就跟个臭气炸弹一样,所有人都捂着嘴巴退避三尺。

云依依心有余悸地跟着跑出来,捂着鼻子,犹豫着问:“叶少,你还好吧?”

“我好你妈!”叶志勇一巴掌狠狠甩过来,把气全撒在了云依依身上。

云依依被打蒙了,没想到叶志勇这个卑微舔狗,居然敢对她动手!

“你还有脸打我?你们叶家很快就破产了,没了钱,你什么都不是!”云依依破口大骂,打了个车,飞快地跑了。

对于云依依来说,叶志勇不过是她众多舔狗中的一个罢了。

她惊疑不定地捂着胸口,莫名想起了云芊芊。

之前在门口,叶志勇骂了云芊芊身上有垃圾臭味。

接着,叶志勇全身都被倒了垃圾。

难道包养云芊芊的金主,是墨氏的高层?

云依依急忙安慰自己,不可能的。

云芊芊只是在墨氏当保洁罢了!

......

另一边。

云芊芊目瞪口呆,“大叔,你为我报仇了?”

墨景城淡淡道:“这回开心了吗?”

“我太开心了!”云芊芊高兴地蹦起来,“那个叶志勇不是个好东西,他家企业肯定也不好!大叔不要跟那种垃圾合作!他给你提鞋都不配!”

这小马屁拍的!

看着女孩开心的笑颜,墨景城也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了唇角。

哪怕是被迫隐居在小小的东海市,他也是墨家的少主。

他墨景城的妻子,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意欺辱的!

“来,你看看这个。”墨景城递过去一个文件夹。

云芊芊好奇地打开文件,扫了一眼,惊讶得声音都有些变调了,“和云家合作的合同?”

墨景城淡淡说:“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云芊芊惊呼出声:“大叔是要把这个合同交给云家吗?”

“对,云家的情况我有所了解,你才是真正的云家血脉,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冒牌货给欺负了。我会把这份合同交给云家,让你的父母对你另眼相看。”

云芊芊垂着头,久久都没有抬起来。

墨景城有些担心,“怎么了?”

他没有追过女人,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结婚,他都是新手小白,什么都不懂。

难道他的方法用错了?

墨景城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内心急得团团转。

“大叔,我就是太感动了!”云芊芊擦了擦眼泪,“大叔,你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

墨景城松了口气,握紧了她的手,“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仿佛一眼就能看进人的心里去。

云芊芊的小脸不觉得的红了。

......

云芊芊陪着墨景城在公司工作完,又一起去吃饭,才回了云家。

家里的气氛十分凝重。

云依依回来后,就把叶志勇被赶出墨氏的事情说了。

一开始,云海生和李月梅还不相信。

直到十分钟之前,他们接到了消息,才确认是真的。

墨氏对外宣布,从今天开始,终止和叶家的一切合作,正在进行中的项目也全部叫停。

“怎么会呢?墨氏就不怕赔违约金吗?”李月梅不敢相信地喃喃道。

云海生冷嗤道:“那点违约金算什么?对墨氏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听说墨氏分公司这位总裁是新上任的,看来是准备搞大动作了!我们可要抓紧机会,说不定能搭上这艘大船!”

电视机里正在播出财经新闻,美女主持人字正腔圆地说道:“近日,墨氏集团宣布,将会在东海市投资十亿,大力发展旧城区改建工程,将会向社会公开招标......”

云海生急忙找出遥控器,把声音调到最大。

听到“十亿”,他兴奋到脸部肌肉都要抖动。

“哈哈哈!太好了!我们云家的机会终于来了!”

李月梅不解道:“墨家来头很大吗?”

“你懂什么!那可是十亿的大项目啊,我们就算吃不上肉,能喝口汤都能血赚不亏!”云海生激动地说。

李月梅提醒道:“可是我们和墨氏根本没有生意上的往来,本来想靠着叶家牵线搭桥,现在叶家也快破产了!”

云海生的脸色僵住,“总要想想办法!”

同一时刻,东海市无数家族都看到了这则新闻。

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想要分一杯羹。

墨氏可是京城的一流超级世家!

哪怕只是东海市的一家小小分公司,都能拿出十亿来投资!

可见得这块肥肉有多大,有多香!

就在这时候,云芊芊回来了。

云依依的眼神闪了闪,笑着说道:“爸妈,你们还不知道吧,姐姐在墨氏集团打工呢!”

“什么?”云海生和李月梅失声道。

“芊芊,你真的在墨氏集团上班?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早不告诉妈妈呢!”李月梅惊喜道。

云芊芊淡淡看了眼云依依挑衅的眼神,转头对李月梅说:“我只是在墨氏当保洁罢了!”

云依依说她是保洁,那她就假装保洁好了!

果然,听到云芊芊只是区区一个保洁员,李月梅的脸色瞬间就黑了。

“你真是给我丢人!读那么多书,你就当个保洁员,你怎么那么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