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竟然是朋友的叔叔

白小墨兴奋地推开总统套房的门。

今晚,她约了一个牛郎在这里见面,准备干一件大事!

房间没开灯,她正摸索着,忽然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手腕,直接拉了进去!

“你干什么!”白小墨惊呼出声,她一个踉跄整个人摔在柔软的床上,接着唇被封住,一双手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不……”白小墨死命挣扎。

但小女孩终是抵不过男人的力量,衣衫尽碎。

“乖女孩,听话。”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夹杂着滚烫的气息落在白小墨耳朵里,引起一阵颤栗。

“呜呜,好疼!”撕裂的疼痛,让白小墨近乎昏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乖,我会轻一点。”男人的理智所剩无几……

夜色沉沦,房间里断断续续都是白小墨的哭泣求饶声。

转天一早。

慕南瑾意识回笼,他下意识的看向身侧。

小姑娘蜷缩成了一团,眼睛哭的红肿,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被子,那副被欺负之后的小模样像只猫儿,可怜兮兮却能触动人心底的柔软。

慕南瑾揉了揉眉心,正准备让助理过来处理,女孩手机上跳出来一条信息。

‘小墨,我拿错了门卡,那间是我叔叔慕南瑾的房间,你千万别去,别人都叫他活阎王,很凶残。’发件人慕小北,他亲侄子。

睡了侄子的朋友,该咋办?

这时,白小墨刚巧猛地惊醒,入目是慕南瑾赤着的上身和那张过于漂亮的脸,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涌进来。

慕南瑾眉心轻蹙,若是往常敢爬他床的女人,早就被弄死了,但眼前的小姑娘脸色惨白,眼看就要哭出来了,饶是冷血暴戾的他,也生出了几分不忍。

低沉的噪音带了几分晨起的沙哑响起,“不许哭。”

白小墨用力的攥着小拳头,眼泪死命的克制不想让自己更狼狈,“**!”

她挥舞着小手,用力照男人的脸上扇去。

啪!

慕南瑾没有想到会被人打,他愣在当场,自幼就是天之骄子的他,第一次被人扇耳光,眸光骤然一冷,暴虐在顷刻间迸发,正要出手掐死这个女孩。

“我花钱请你是来拍照片,谁允许你、你……”白小墨眸底的猩红尽是脆弱的倔强,像是逼近角落的幼兽,明明已经无力反抗却还是死死地撑着,神情痛苦无助,一见让人心尖都软了下去。

眼泪终是没撑住大颗大颗的往外掉,绝望的像是整个世界都黑了一样。

“我是慕小北的叔叔,昨晚是个意外。”慕南瑾闷声开口,算是解释了一句,煞气慢慢收敛,他从不对过于弱小的生物出手。

“叔叔……”白小墨错愕的抬眸,脸上还挂着泪痕,那声叔叔哽咽中夹杂着惊诧的慌乱,事情比她想象中更复杂。

此时,慕南瑾的手机响起,他看了看信息,起身穿了衣服,丢下一句,“等在这。”转身离开。

空荡荡的房间,白小墨如同被抽去了灵魂的布娃娃,呆坐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

许久意识才慢慢回笼,竟然和好兄弟的叔叔发生了……**?!

直到刺耳的手机**唱响,白小墨的思绪才被拉回了现实。

她看了一眼号码,是白家的座机。

“什么事?”

“白小墨,马上滚回家!”电话那边是白安安嚣张的声音,说完,不等白小墨应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小墨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撑着床起身,双腿之间的酸涩和痛楚又一次提醒她,她已经不再完整。

白家。

白小墨刚进门,迎面一个杯子直接砸了过来,她躲闪不及被砸中了额头,脚一歪摔倒在地上……

“**,你还知道回来!”

白小墨大脑一阵眩晕没等她反应过来,衣领直接被人拎了起来。恍惚间白小墨看见了那张她厌恶至极的脸,她的大伯母谭佳珍。

“白小墨,今天的相亲你要是敢有半点歪心思,我就你妈那个扫把星的骨灰丢去喂鱼!”

白小墨吃力的想要呼吸顺畅,她抬手推开谭佳珍的手,“知道了。”

妈妈的骨灰是她的软肋,也她是她生命中唯一的阳光……

“给我滚起来,去化妆。”谭佳珍鄙夷的骂道,接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白小墨那张跟她母亲越来越像的脸,怨恨更胜了几分。

化妆师们面面相觑,没人敢打抱不平,只能小心的帮白小墨先消个毒再开始上妆。

白安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白小墨已经画好了装,她安静的坐在那,阳光从窗棂外打在她的侧脸上,美好的像一幅画。

“哼,化的再好看还不是嫁给一个老头子做续弦。”白安安嘲讽道,她摆弄着自己指甲,走到谭佳珍面前。“妈妈,咱们还不走吗?赵总八成都等不及要洞房了。”

白小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昨晚刚刚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原本想的通过绯闻让赵家厌恶自己的事也没做成,她要怎么才能逃走……

盛世酒店。

白小墨被谭佳珍拉进了包间。

慕南瑾来盛世处理事情,刚好站在观光电梯上,看着白小墨不情不愿的被拉进门,眉心轻蹙,小家伙怎么会来这里?

慕南瑾眼风一扫,对身侧的助理吩咐道,“去查查,那个房间里是什么人。”

“是,慕总。”

房间内,白小墨的伯父白承堆着满是褶子的笑,陪着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男人喝酒。

“赵总,今儿可以喜事上门,我这个侄女啊,漂亮的很又年轻。”白承话说的露骨,四目相对,赵总哈哈一笑。

“还不是拖白总的福。”

两个人说话间,白小墨被带了进来,她年轻,模样又生的好,腰身纤细的似乎不过男人的手掌宽。

赵总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色眯眯的眼睛几乎挪不开,“这就是小墨,真是好看好看啊。白总,合作项目的事明早就签。”

“有赵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哎呀,我这脑子,刚刚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做,阿珍啊,我们先回去。”白承笑着起身,拉着谭佳珍就走。

“伯父。”白小墨惊慌失措一把抓住白承的胳膊,白承推开她,眸光满是警告,“你给我乖乖的伺候好赵总。”

手上一空,白小墨的整颗心都空了下来。

她再回神眼前忽然凑近一张肥硕的脸,赵总的肥猪手伸了过来,“小墨啊,乖,以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滚开!”白小墨一把推开赵总就要跑,但,她惊恐的发现房门被锁住了!

是白承和谭佳珍!

白小墨慌乱的回头,赵总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她吓得全身都在颤抖,踉跄逃走,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头撞到瓷砖,有鲜红的液体流了下来。

“小宝贝,我来了!”赵总扑过去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

“啊!”白小墨尖叫出声,一双手死命的用力推搡,但都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