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叔叔,救救我

咣当一声巨响,房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一脚踹开。

慕南瑾出现在门口,眼前的一幕刺的他眸底尽是暴虐。

白小墨满脸鲜血绝望颤抖的看着自己,呜咽地哭着。

“叔叔,救救我。”

赵总被抓的满脸血痕,当场就暴了,“叔叔,叔你个头,老子这就绑了他,让他看现场。”

赵总说完直接朝慕南瑾就扑了过去,举拳就打!

“找死!”慕南瑾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正面硬刚,一脚踹在赵总的肚子上,肥硕的身体撞到桌子,盆盆碟碟碎了一地。

慕南瑾狠狠地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疼的抽搐的男人,大步走到白小墨面前,用自己的外衣把她包起来抱在怀里,对站在门前目瞪口呆的助理孟轲冷声说道,“给你一天时间,让他的公司彻底消失!”

“是,慕总。”孟轲干涩的应声,他妥妥的被震惊,赵总有两百斤了吧,老板那一脚目测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跟过来开车。”

“是。”

地下停车场。

白小墨小脸红的厉害,整个人柔软的依偎着慕南瑾,灼热的温度隔着衬衫烫着他的身体。

慕南瑾脸色难看的厉害,他低头看了一眼蜷缩在自己怀里仍旧瑟瑟发抖的白小墨,心尖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并非刺痛却极其难捱。

他的女人,虽然年龄不大,也是他的女人了……

正准备上车,白小墨忽然尖叫出声,“不不上车,不上车。”

孟轲:“?”不上车咋办?走去医院。老板的个性肯定是直接上车就走,但是……

慕南瑾看着哭唧唧的小姑娘临时改了主意,大步上了电梯,直接去了顶楼的总统套房。

孟轲:“……”老板,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当年,老板似乎也不曾这样宠过那位小姐。

总统套房。

慕南瑾正准备把白小墨放在床上去叫私人医生过来。

“不,不要,叔叔别丢下我。”白小墨离开慕南瑾的怀抱忽然惶恐的出声,她声音一片沙哑又带着哭腔,可怜的像只刚刚出生就被丢弃的小奶猫,毫无生存能力也毫无反抗能力,却也美的不像话。

像是勾魂的小妖精。

白小墨用力挪动自己的身体,她好热,想要汲取一丝微凉的温暖,慕南瑾全身紧绷,喉结微微滚动,那双勾着他脖子的手,像是密密麻麻缠绕住他的身体一样。

他知道不应该,但是,还是重重的吻了下去。

他的唇冰冷,碾过炙热的唇瓣,白小墨嘤咛一声,整个人柔软的被慕南瑾牢牢困住。

良久之后,慕南瑾起身,他脑壳疼,想往他身边送女人的人多如牛毛,环肥燕瘦什么路子的都有,他却从来不碰,意外被算计下动了白小墨。

真是,食髓知味。

他侧眸,察觉到白小墨脸上红的不正常,急忙探了一下温度,烫的他掌心微痛,慕南瑾急忙摸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马上过来盛世顶楼。”

电话那边的沐泽熙还没过神,手机已经黑屏,慕老大这是干啥?急匆匆跟急着办事似得。

沐泽熙自是不敢怠慢利落的收拾好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他是医生,当然也很八卦……

沐泽熙进门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乖乖,他家老大正在用湿毛巾给一个女孩降温!从那位出国后,一向不允许女人靠近的老大,这是开荤了!

而且是后劲十足的那种。

“再戳在那,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慕南瑾冷声说道。

“哎呀,别别,我可是靠眼睛看病的,我老大的小美人我一定给看好了。”沐泽熙笑嘻嘻的上前,眸光落下。

昏睡中的白小墨浓密的长睫在脸上落下一片小阴影,白皙到没有任何瑕疵的皮肤以及略微干裂的唇,妥妥的病媚美人。

沐泽熙的小心脏扑通了两下,乖乖,小姑娘年纪不大就这么勾魂摄魄,若是真长大了,该是怎样的祸国殃民。

等下哎,这眉眼和唇角,怎么跟那位有……几分相似呢?

慕老大这是在玩替身梗?

“想死。”慕南瑾冰冷的声音响起。

沐泽熙立刻回神,笑嘻嘻的说着‘不敢不敢’开始检查,好一会正色开口说道,“高烧都快四十度了,轻微脑震荡,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治。”慕南瑾菲薄的唇吐出了一个字,他的女人过得怎么这么差。

沐泽熙立刻列出了药单发给助理,没多久助理把药送来,沐泽熙给白小墨注射,针尖慢慢的刺进她的皮肤里,有血液回流。

慕南瑾眼眶微微跳了一下。

“这个不能太快,慢一点。”沐泽熙说道,“老大,我今晚就住隔壁病房,有事您随时招呼。对了,醒了之后给她吃点清淡的。”

慕南瑾点点头,沐泽熙立刻麻溜的滚了,他要去八卦八卦!让群里的兄弟们羡慕嫉妒,抓心挠肝!

诺大的房间剩下慕南瑾和白小墨两个人,他安静的坐在她身边看书,眸光却时不时落在白小墨脸上……

慕南瑾眸光微眯,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绝对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小姑娘乖乖巧巧叫他叔叔的时候,真是……让他火气上扬,她只能是他的。

她若是听话,就养着,不听话,就关着,总之,她是他的。

白小墨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慕南瑾蹙眉,正要挂断,白小墨昏昏沉沉的近乎本能的摸过了手机接通。

“白小墨,你这个扫把星,害死你自己的父母还不算,还要来害我们家!”电话里传来白安安恶毒的咒骂声。

白小墨大脑还有些眩晕,唇角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白安安的电话被白承夺了过去,他愤怒的吼道:“白小墨,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这件事就算过去,你给我快点回家,把自己**了送到赵总床上去求他原谅你,求他继续跟我们家合作!”

白小墨那双湿漉漉的眸子里满是痛苦的冷,神情更是绝望淡漠的让人心疼。

似乎,已是习以为常。

慕南瑾眸底的寒意肆虐。

电话里的咒骂声不断,白安安一句一个反正也是个不要脸的,扫把星,**。

“滚!”慕南瑾冷声呵斥后,直接把号码拉黑。

白小墨抬眸看着慕南瑾一颗眼泪刚好从她眼眶滚落,砸的慕南瑾心口像是憋住了一口气,不上不下难受的紧。

“不用怕。”慕南瑾伸手去扶白小墨。

白小墨本能的往后躲了一下,像只受到惊吓的猫儿,可怜兮兮。

慕南瑾手指微微收卷,起身把孟轲刚刚送过来的粥放在小桌子上,推到白小墨面前,“先喝粥。”

“谢谢叔叔。”白小墨道谢,伸手拿起勺子,白皙的手背上还有清楚的青紫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慕南瑾移开了目光。

十分钟后,白小墨放下了筷子。

“谢谢叔叔,我吃饱了。”白小墨乖巧的出声,她说话声音不大,低低软软的,慕南瑾莫名想起昨晚她低低哭泣求饶的情景。

喉结微微滚动。

“昨天我被人设计了。”慕南瑾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