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白小墨的承诺

“滚!”慕南瑾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大步走到白小墨身边,脱下西装将人包好抱了起来。

孟轲眯着眸子,眼神也很是不善,他知道白家人对白小墨不好,只是没想到会差到这种程度,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女孩舍得下这么重的手。

谭佳珍莫名觉得慕南瑾的声音有些耳熟,在哪里听过。

“慕总,真不是内人对晚辈不慈爱,确实是小墨不知检点。”白承见慕南瑾对白小墨关心,只当他是见义勇为……

“嗯嗯,是的,白小墨男人都不知道有过多少个,她还堕过胎!”白安安立刻补充。

“是、是的,昨天她跟个野男人彻夜不归。”谭佳珍轻咳了两声,说道。

“我就是那个野男人!”慕南瑾凉声说道。

白承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谭佳珍的声音都卡在了嗓子里,野男人……

白安安先是震惊接着是震怒,白小墨就是个臭不要脸的**,竟然敢抢她的男人!

“这笔账我会跟你们好好算!”慕南瑾抱着白小墨就要走。

“叔叔,不,不要,我妈妈的骨灰。”白小墨抓住慕南瑾的衣襟,虚弱的说道。

“孟轲。”慕南瑾不得不顿住脚步,他的小姑娘有她的坚持。

“是,老板。”孟轲立刻应声。

“我房间,在,在地下室,母亲的骨灰被婶婶锁在佛堂。”白小墨虚弱的说道。

“是,白小姐。”

孟助理办事效率极高,从一目了然的地下室,迅速将白小墨的东西打包,顺便把她房间里唯一的绿色盆栽抱了出来。

谭佳珍讪讪的笑了笑,小心的说道,“小墨这孩子就喜欢这个房间,我们怎么让她搬她都不肯。”

孟轲没说话,那意思,这话你自己信吗?

“白夫人,钥匙。”

谭佳珍自然是不想给,这是他们拿捏白小墨的法宝,若是给了……

“你可以不给,试试看你们能不能承受住这个后果!”慕南瑾冷冷的出声,他耐心已然殆尽,怀里的小姑娘无力的依偎着他,眼泪湿了他的衣襟。

“给给给,慕总开口我们怎么敢不给,都是亲戚,亲戚。”白承一脸狗腿样,示意谭佳珍快一些。

谭佳珍虽然不情愿还是拿出了钥匙,跟孟轲一起去拿骨灰。

客厅里的白安安一双明媚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她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慕总,小墨她在学校男朋友就好几个,我很了解她。”

说着白安安还傲娇的挺了挺胸,似乎是在说,我啊,看我,我很干净,我可以,什么都可以配合的我。

慕南瑾抬腿一脚直接踹飞了白安安。

“啊……哇……”

白安安惨叫一声,疼哭。

白承满脸都是局促和尴尬,他没想到白安安竟然大胆到去勾引慕南瑾,急忙卑躬屈膝的道歉,“对不起慕总,小女口无遮拦。我教导无方。”

此时,孟轲取来了骨灰,白小墨虚弱的伸手将母亲的骨灰拥在怀里,痛哭出了声音,“妈妈……”

慕南瑾抱着白小墨大步离开。

孟轲晚一步,他看着兵荒马乱的客厅,沉声开口,“慕总的性子各位都知道,不要做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否则,财产事小,没了命后果自负。”

说完,孟轲离开。

白家三人都好一会才回神。

谭佳珍急吼吼的冲过去把白安安扶了起来,“妈妈,好疼。”

“你怎么敢去勾引慕南瑾!”白承半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我不是想着为家里抓住这个靠山吗。”白安安委屈的说道,想到白小墨可以被慕南瑾抱着,自己只是走过去一点就被踹开,里子面子都挂不住,哭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上次有个名模像跟慕总发生点什么后来怎么样了?”白承知道,他可不想白安安葬送自己性命的同时把白家也赔进去。

“怎么样了?”白安安心里忽然生出一抹畅**,慕南瑾这样的男人肯定是有很多女人的,白小墨只是一个玩物,绝对不可能成为慕夫人!

“自己从楼上跳下去,摔死了,听说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你以为慕南瑾长得好看就心思纯良,白小墨在他身边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他是个恶魔,人称活阎王,他身边就没有一个女人安然无恙。”白承说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慕南瑾,活阎王。

“那,那白小墨是自寻死路了。”白安安也不哭了,心里畅快。

“白小墨毕竟是我们养大的,她死我们也不能让她白死,总要榨干她最后一点利用价值才可以。”白承眸底尽是阴险的算计……

锦园。

“叫沐泽熙过来。”慕南瑾蹙眉说道。

“是,老板。”孟轲应声去叫人。

白小墨这会用力抱着母亲的骨灰盒,眼泪汪汪,她生的过于柔美,泪盈于睫的样子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怜惜。

慕南瑾唇角动了动,声音放柔,“没事了,别哭了。”

刚打完电话的孟轲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乖乖,夫人威武,他跟在慕南瑾身边五年第一次听见他这个语气说话……

“我,我可以把母亲的骨灰放在这里几天吗?我会尽快找地方安置。”白小墨抽抽搭搭的问道。

慕南瑾无奈的看着小心翼翼的小姑娘,长臂一伸连人带盒子一起抱了起来,径直走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个佛龛。

“先安置在这,我会选一个风水宝地,让母亲入土为安。”慕南瑾开口说道,将白小墨手里的骨灰盒安置好。

他说话的时候冷淡却温柔,极具安抚性,像是一下一下在轻轻的拍着白小墨的背,她悲伤的情绪慢慢的宣泄出来,胸腔里满是温暖。

白小墨踉跄上前,伸手抱住了慕南瑾的腰身,“叔叔,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只要你要我,我就永远陪着你,我会努力很爱很爱你。”

生涩,稚嫩,带着胆怯的承诺,直接戳进了慕南瑾心里。

他唇角弯了弯,低头吻了吻白小墨的额头,“好,记住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