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陈灵策向死而生

第二章陈灵策向死而生

叛军过境,所向披靡,数日刀光血影的鏖战过后,只留下天地间一片尸山血海。

唐廷大军携天子威重,偶有小捷,却裹足不前。全军将领各有算计,难撼大局,胜则沾沾自喜,败则一泻千里,土崩瓦解。

一夜之间,西线告急,叛军兵锋所向直逼长安。

杀戮!无尽的杀戮!

他们所踏足的每一寸土地皆沦为战场,而终将陷入一片死寂。

就在数具尸体堆叠在一起的壕沟之下,突然有一条手臂直挺挺的伸出。这是一条被血浆所凝结包裹住的右臂,在周围一片血色中,依然显得森然可怖。

但紧接着,又有一股力量猛然推开最上端的尸身,这次**在外的则是一条左臂。诡异的是,左臂与右臂皆被染成猩红之色,细看之下还有数道刀痕,早已腐败溃烂。

但唯独左手手腕,却是呈现雪白细嫩的状态,好似跟整条手臂绝非归属同一个主人。

尸堆之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喘息,两条手臂的主人犹如竹笋般破土而出,孤身屹立在这死亡的坟地中。

陈灵策低头看着双手,目光混沌,他本以为自己要就此饮恨而终,却没想到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卷土重来的机会。

从死人堆中一步步挪动,他把目光投向远方。

这具身体的主人异常强壮,因此只让他在尸堆中等待了半日,便积蓄力量脱困而出。

“陈灵策,从今往后,我替你在这乱世之中好好活下去!”

“但我绝不做受人摆布,枉死饮恨的小人物!”

他前世本是一名大学毕业生,凭着满腔热忱下海创业,却遭到当头棒喝,欠下巨额债务。走投无路之下,他选择了跳楼绝命,当再次醒来之后,却发现已经身处这个乱世纷争的时代。

“开启系统•寰宇!”

陈灵策之所以放出豪言壮语,凭的就是自己的才能,以及这一套名为“万物制衡定律”的金手指系统。

“寰宇”是系统其中一个功能,可以随时随地告知陈灵策,自己所处的位置及周围的山势地貌、河流脉络。

而尤为强大的功能,要数“武魂”和“羁绊。”

“武魂”能够随机抽取一位名将的武魂,使陈灵策可以瞬间拥有该武将的强悍实力。同时,他也可以将武魂授予他人,从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可靠势力,只是这项功能有诸多限制,一不小心还有可能适得其反。

因为授予别人武魂的同时,并不会强制别人忠于自己,所以搞不好会给自己制造出一个危险的敌人。

“羁绊”是另一项重要的能力,当陈灵策和各领域的顶级人才产生羁绊后,就能解封系统中相关领域的能力,比如医学、文学、冶金等等。

总而言之,陈灵策必须活学活用,将这套系统烂熟于心,随时能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同时也要小心,不被系统功能的诸多限制条件给害死。

万物制衡,此消彼长,陈灵策要掌握其中无限玄机。

此时陈灵策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虽然随着他的重生,原本被齐腕斩断的左腕已经恢复完好,但一时间却还不能活动自如。

当务之急,是要马上找到一座城镇,寻觅吃食补充体力,然后再做打算。

通过“寰宇”系统的指引,陈灵策拖着残败的身躯往西前进,他知道距离最近的镇子,也要将近三十多里地。

就在他越来越感到无法支撑的时候,远远看见前面有些影影绰绰的身影,在初晨迷蒙的雾气中,显得似有还无。

他不由地加快脚步,紧接着便听到前方这些人在说话。

“遇见你们几位军爷,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从城里逃出来,没多久就被乱兵冲散,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好。”

“你们放心,只管跟着我们走就行。我们几个都是建宁王麾下的兵丁,知道大军眼下在什么地方修整,等到了地方就安全了。”

看来是战后溃败的散兵和十余名逃难百姓,陈灵策上前亮明了自己的身份。

“都是难兄难弟,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嗯?你的左手怎么了?”

领头的是一名百夫长,四方国字脸,留着八字形的大胡子,必是典型的关中人士。

“断了。”

“兄弟,打仗不需要那么拼命,你这是何苦来哉。”

所有人都没有将陈灵策当一回事,在战乱之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大家不过都是芸芸众生里,不起眼的沧海一粟。

三十余人的队伍继续前进,但就在走出不久后,百姓中有人突然提出了质疑。

“几位军爷,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小老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会不认路呢?真是笑话!”

一个身形佝偻的老汉,独自走上前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往前脚下便是一处悬崖,那是万万走不得的!”

话音未落,这些当兵的顿时变了脸色,陈灵策目光凛然,抢先一步察觉了异样。

他对这种眼神无比熟悉,这是杀戮的眼神,绝不会有错!

老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的脖子上便现出一道血线,那百夫长手中长刀扬起,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啊!杀人啦!”

“怎么会这样,你们不是朝廷的兵吗?”

老百姓顿时乱成一团,他们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幕。

百夫长目光森然,眨眼间已经化身为活阎罗,丝毫不见刚才的和颜悦色。

他身后的那些兵丁,也在几乎同一时间包围了所有百姓。他们不由分说痛下杀手,在一片凄惨的喊叫声中,不明真相的无辜百姓便相继死去。

“大哥,你们这是做什么,他们可都是手无寸铁的流民啊!”

“我们在破城之前擅自从北门出逃,你以为朝廷能放过我们?眼下杀了这些流民,将他们的人头带回去,就说是斩获了十余名叛军首级,这样才能免我们一死。”

“我这是在给大家求一条活路,你懂个屁!”

“可是...”这名年轻的兵丁惊恐万分,显然他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你要做圣人,那就去把剩下那几人放走好了。”

正当年轻兵丁转过身去的时候,百夫长却将刀刃刺破了他的肚皮。

陈灵策站立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当然很震撼,也很恐惧,这是他来到这个血腥时代,所上的第一课,那就是人可以吃人!

“杀良冒功!杀的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唐廷的军人竟也如此不堪!”

百夫长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好心肠不长命,今天哥哥我送你一程。”

“兄弟几个,快把这些百姓的人头割下来,身躯全部丢到悬崖下面。”

他一边发号施令,一边正准备拿去自己的战利品,但没想到眼前的其他人,却一个接一个地轰然倒下。

等他重新抬起头来,却看到陈灵策如凶灵一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