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做我的箭镞

第三章做我的箭镞

戕害百姓,杀良冒功,你觉得自己该死吗?”

身形挺拔的陈灵策,手持一把短弓屹立当前,距离百夫长有十步之遥。

刚才正是他迅疾的出手,让这些杀红了眼的士兵们,当场遭了报应。

震惊和恐惧都是应激反应,但这具身躯却同时拥有着杀戮的本能,陈灵策知道要在这个乱世生存,就不可以表现出丝毫软弱。

他凌厉的目光虽然将百夫长震住一时,却不可能让这个百战老兵轻易屈服。

百夫长定了定神,手中陌刀现出森森寒芒。

“多管闲事,我让你跟他们一个下场!”

陈灵策嘴角微微上扬,回敬了一声冷笑。

当前东平郡王起兵叛乱,卷起狼烟万里,唐廷不思平乱安邦,救世济民,却豢养出这等卑鄙**,草菅人命的畜生,留着他们又有何用?

他之前所在的先锋营,被唐廷活生生抛弃,成为用来诱敌的弃子,结果三千将士尽皆殒没。

赤胆忠心者血洒疆场,贪生畏死者,却在尸位素餐。

这口恶气,算在他们头上一份,也不为过!

陈灵策突然抬手扣弦,竟直接朝着身后飞射一箭,有两名士兵当场定在原地,被利箭穿胸而过,片刻后才缓缓坠倒下去。

百夫长不动声色,本想让手下从背后发起突袭,却没想到陈灵策犹如脑后长眼一般,轻易识破了这个伎俩。

但如此见惯了阵仗的兵油子,其阴险之心可见一斑。

陈灵策张弓射箭的动作一气呵成,极为神速,百夫长亲眼所见,不由地自额头渗出冷汗。这荒凉之地,竟遇上这般高手恐怖如斯,他不免产生了退怯之意。

“这位兄弟,你我都为朝廷效力,何必自相残杀?”

“不如我们就此罢手,各走各路,互不相干如何?”

百夫长堆起笑脸,却难言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陈灵策没有答话,他仅凭气势便将百夫长一步步逼退,连同周身围拢而来的五个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他停在了一名年轻女子身旁,缓缓蹲伏下去。

这原本是动手的好时机,但百夫长和他的手下却倍感压力,因为从陈灵策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气,何其浓烈!

即便如同他们这般麻木不仁,竟也心生敬畏。

女子气若游丝,却仍有一息尚存,陈灵策放下手中短弓,伸手握住了她的掌心。

“系统,开启箭侍魂转!”

他口中默念着什么,登时从他手中传过一道热流,输入到女子体内。

百夫长目如鹰隼,牢牢盯着陈灵策的双手,一旦有十足把握他便要跟手下一齐出手,将这个多管闲事的人乱刀砍死!

陈灵策却旁若无人,片刻之后惊现骇人一幕。

原本已奄奄一息的女子,竟然缓缓从地上站立起来,虽然面色苍白无血,却好似已无大碍?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羽娘,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说话间,女子便要跪拜下去,但被陈灵策伸手制止。

他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对羽娘说道:“我并没有救你,要想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你只能自救!”

众人眼见羽娘从血泊中死而复生,个个瞪目结舌,不可名状。

方才羽娘已被刀刃划开腑脏,岂有不死之理,但她竟然奇迹般站了起来,那血淋淋的刀口竟也消失无踪,好似从未发生过一样!

陈灵策环顾四周,问羽娘道:“从今往后你可愿意跟随我左右?”

“救命之恩,无以回报,羽娘今生今世愿随侍公子身旁!”

“那好,从此刻开始,你便是我的箭镞。但凡我指锋所向,即是你羽箭靶心所在。”

“杀了他!”

陈灵策说话间,已然将手指点落在了百夫长身上。

羽娘愣了一下,且不说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算她有这个决心,也绝对难以跟一名百夫长匹敌。

可陈灵策却如此果断,发出令她难以拒绝的命令。

“你可有家人死在他手中?”

有!

先前那位察觉异状的老汉,便是羽娘的亲爹。

“杀!”

“杀了他!”

“要为死去的爹报仇!”

羽娘心中开始燃起一点星火,随后迅速扩散开来,最终化作整片滔天红光。

陈灵策将短弓递到羽娘手中,并助她弯弓搭箭,摆出射箭之姿。

“你只需盯着他射出这一箭,余下什么都不用管。”

“这一箭,只能由你为自己而射!”

羽娘细长的手指止不住地颤抖着,她从没想过要杀一个人,也不知道杀人是何种滋味。

但此时此刻,她必须要做成这件事,就好像一旦失败,她定会被陈灵策断然舍弃。

百夫长抬起手中陌刀,横眉冷对,被人当面教授一个弱女子如何射杀自己,这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他和手下用眼神交流再三,决定直接动手,但目标并非陈灵策本人,而是这个刚才还命若悬丝的羽娘。

任凭你身手了得,等我们几人一起出招扑杀这女人,教你顾此失彼,惨死刀下。

百夫长打定主意身形一动,才迈出半步便骤然停止。

因为他看到陈灵策宛若杀神附体,顷刻间就将五人接连诛杀殆尽,手中竟连一件兵刃都没有。

如此凶悍的实力,彻底浇灭了百夫长心中战意,他木然地呆立原地,这片荒野之地仅剩余他们三人。

陈灵策负手而行,竟直接走到了百夫长跟前,但他并没有出手,而是做出了一个胆大至极的举动。

只见陈灵策将后背完全暴露在百夫长面前,转身面对羽娘,岿然不动。

“现在,你该出手了。”他的话冷若寒霜,慑人心腑。

羽娘定一定神,却无论如何都不能下定决心,只是她心中感到诧异,手臂始终保持扣弦的姿势,竟丝毫不觉得乏累。

机会有且只有一次,百夫长不信陈灵策,能从背后躲开他这一刀!

来不及多想,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向陈灵策挥出致命一击,而与此同时,羽娘手中箭矢也应声击发。

“你有资格活下去了。”

陈灵策看着羽娘,露出满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