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不行的,这只鸡不能给你。”

“这是我要送给婆婆的生日礼物。”

唐小绵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拒绝了骆先生的提议。

此话一出,傅夫人和一旁的傅家子弟脸都白了。

这穷酸女是傻了吗?骆先生可是连傅家家主都要礼让三分的人,她居然一口就拒绝了骆先生,不想活了吗?

这下可是替傅家把骆先生给彻底得罪了!

“唐小绵!你怎么能这么跟骆先生讲话!还不快给骆先生道歉!”

傅夫人很快反应过来,黑着脸呵斥唐小绵。

果然是个没教养的蠢丫头,让她来参加生日宴,真是给她丢脸。

“骆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二儿媳妇,她是从乡下来的孤儿,没见过世面,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傅夫人又转头,面带讨好,一脸赔笑的冲骆文道歉。

林艳听着却不甘心了,谄媚的笑着提醒。

“骆先生,她那不过是普通的土鸡,您是不是看错了?”

“您要是对土鸡感兴趣,要多少我去给您买。”

要是能跟骆先生搭上关系,她老公继承人的位置,岂不是坐得更稳当了。

“胡说八道!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

骆文气得吹胡子瞪眼,恶狠狠看了眼林艳。

“这可不是普通的鸡,是人参喂养出来的土鸡!”

“看这土鸡羽毛发亮,肥而不壮,浑身还泛着一股浓郁的人参香味,恐怕用来喂养的,还不是普通人参,定是有一定年份的珍贵人参。”

“丫头,我说的对吧?”

转头看向唐小绵时,又立马换上了一张笑眯眯的脸,甚至还有几分莫名的讨好。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表演川剧变脸呢!

周围的人都傻眼了,传闻这骆文骆先生最是高傲,送礼去巴结的人都要把他家门槛踏破了,全都被他拒之门外,怎么今天对这穷酸女这么好?

“嗯。”唐小绵神色淡然的点点头。

这老人家还算识货。

“丫头,你是用什么年份的人参喂养的?”

“才百年而已,每日两顿,也就养了一年。”

百年!

而已?

骆文顿时眼冒金光,这丫头是什么人物,居然有这么大的手笔,用人参喂鸡,实在是闻所未闻,惊为天人啊!

“噗......唐小绵,你是得妄想症了吧,还百年人参每天两顿喂鸡,你连根鸡毛都舍不得吃吧!”

“骆先生,你可别被她骗了。”

林艳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穷酸女也真敢吹牛。

百年人参喂鸡,当是野草,遍地都是吗?

傅夫人也一脸担心,心中暗骂唐小绵这时候出来丢人现眼,要是惹恼了骆先生,可就完了。

“你在教我做事?”

“傅夫人,管好你的人!”

骆文神色温怒,面色不耐,就连看向傅夫人时也没什么好脸色。

和面对唐小绵时,简直判若两人。

接连被怼两次,林艳一脸憋屈,没敢再说话。

唐小绵并不关心其他,只是把鸡塞进傅夫人身旁的女佣手里。

“妈,生日快乐,希望你喜欢这个生日礼物。”

骆文眼里的羡慕都快溢出来了,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只土鸡。

人参大补,年份越久效果越好,可对身体冲击太大,一般人无福消受,但这鸡不一样,人参的药效已经完全融入进去,若给人食用,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你有心了,我很喜欢。”傅夫人勉强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骆文又说出了一句让众人震惊的话。

“丫头,不知道你对学医有没有兴趣?不如来给老头子我当徒儿?”

“我定当倾尽所有教你医术,我无儿无女,以后家业都给你继承。”

众人一脸赫然。

骆先生竟然要收这穷酸女为徒?

听说这骆先生一生不娶,连个继承人都没有,只收了几个徒弟,他竟然一开口就要把家业给唐小绵继承!

唐小绵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傅夫人脸上的笑意有点难看,在一旁说道,“骆先生,这丫头没什么学医的天分,连字都不会写,更别说学医了。”

“您老要是想收徒,我傅家还有很多聪慧的孩子,哪一个都比她适合,您看看?”

说着,她就给自己几个儿女儿媳妇使眼色。

唐小绵是那个野种的人,要是她成了骆先生的徒弟,以后自己儿子的路,岂不是多了一个绊脚石?

这等好事,当然得先让她的子女来。

林艳立马就和傅夫人的几个儿女凑上来,争先恐后的展现自己。

要是能做骆先生的徒弟,他们下半辈子可是衣食无忧了啊!

下一秒,骆文脸上顿时染上了几分怒意。

“傅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收徒,不是收留废物!”

林艳等人顿时脸都黑了。

她们难道还比不上唐小绵?这老头子什么眼光!

“丫头,怎么样?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骆文又眼巴巴看向唐小棉。

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唐小绵这块宝贝疙瘩。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唐小绵身上,羡慕异常。

傅夫人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等好事,居然让她给碰上了。

“我不拜师。”

唐小绵摇了摇头,再一次简明扼要的拒绝了骆文。

傅云修深沉的眸子看向唐小绵,深邃的目光染上了几分奇异色泽。

众人更是大跌眼镜。

她!她居然拒绝了骆先生?

就在大家以为骆文会恼羞成怒时,骆文爽朗一笑,不怒反喜。

“哈哈哈,没事没事,不做师徒做朋友也行,你这土鸡......”

“骆先生,你要是喜欢,这鸡你就拿去。”傅夫人一听,趁机插嘴说道。

也不知这穷酸女怎么糊弄的骆先生,让他对她如此亲睐,要是能够用这只鸡讨好骆先生,那也值当。

“不行,丫头说了这是给你的礼物,我不能要!”

骆文义正言辞的拒绝,眼睛依旧没离开土鸡。

忽然,他伸手,拔了一根鸡毛,乐呵呵直笑。

“我就要一根鸡毛,留做纪念,嘿嘿。”

唐小绵没说什么,生日宴很快开始,她跟傅云修被安排在角落里,有了刚刚那一场闹剧,一时半会儿也没人敢来招惹两人。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

“砰。”

只听一声响亮的关门声,唐小绵就见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口。

三年来,唐小绵从未进过他的房间,两人的关系甚至比不上合租室友。

唐小绵早已习惯,来到阳台给她的草药浇水,除了傅云修的房间,其他地方她都可以自由支配。

房子是复式楼,装修并不寒酸,是傅家奶奶留给傅云修的,甚至还有女佣,不过傅云修养不起女佣,也是傅家奶奶生前派来照顾他的。

浇完水,唐小绵准备回房休息,谁知刚转身,就听到楼梯角旁传来的议论声。

“你们看见了吗?今天她真的抓了只鸡,去给傅夫人祝寿。”

“她也不嫌丢人,二少爷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妻子,真倒霉。”

“当初要不是给二少爷冲喜,能轮得到她,我看我都比她强,至少不会送只鸡给二少爷丢人。”

“哈哈哈,我看也是......”

唐小绵停下脚步。

平日里也不是没听过女佣嚼舌根,不过她并不在意,女佣虽对她不屑,却不敢面露不敬。

今天倒是例外,大概是刚刚回家的动静惊起了她们,以为她已经回房间了。

可是这会儿,她回房间,得经过那里。

唐小绵正犹豫要不要过去,不远处的议论声忽然戛然而止。

紧接着,就是女佣颤抖的声音响起。

“二、二少爷......”

一脸漠然的傅云修不知何时站在女佣身后,高大的身影称得深邃立体的脸庞愈发俊朗。

然而此时,那双幽深的黑眸却散发着凌厉的寒光,威慑逼人。

“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女佣们低着头,瑟瑟发抖。

唐小绵有点惊讶他的出现,却没多想。

傅云修一向不喜欢听人嚼舌根,被他听到,这群女佣也是倒霉,倒是免得她纠结了。

谁知,下一秒,唐小绵就听那低沉的嗓音陡然冷了许多。

“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背后嚼二少奶奶的舌根?”

“噗通!”

几个女佣吓得跪倒在地,连头也不敢抬起来,连忙认错。

“对不起,二少爷,我们知错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二少爷不是一向不喜欢那个女人吗,今天怎么突然替她说话了?

一定是二少爷听到她们说他了,碍于面子,才来教训她们的。

一个穷酸女人,二少爷怎么会帮他说话,顶多训斥两句她们,这个家可少不了她们。

就在女佣们暗自得意时,突然头顶传来冷漠的声音。

“明天开始,你们不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