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你做什么?”

唐小绵疑惑不解,作势就要去抢手机。

傅云修眸子里布满了冰霜。

“以后我们还在这里,好友什么的就不用加了。”

这女人竟敢当着他的面,加别的男人?

“唐小姐,这位是?”宋凌没有收回手机,反倒是有了新的疑问。

唐小绵趁机夺过手机,介绍道:“我老公,傅云修。”

真是的,好不容易碰见了大肥羊,自家老公这是做什么?

傅云修眉头微皱,看着空荡荡的右手。

这女人什么情况,难道看不出来他不同意吗?

“原来是傅家二少爷。”

宋凌听完后,就收回了目光,拿出手机,扫了扫唐小绵摆出来的二维码。

傅云修脸色黑了下来。

这女人当真要跟她唱反调是吗?

额头上的青筋凸显,傅云修压制着心中的怒火,“血灵芝这么珍贵的东西,又不是烂大街的白菜,你还有吗?”

言外之意,在进行问责。

唐小绵歪着脑袋,“这东西很稀有吗?”

说着又从碎花包袱里拿出一株新的血灵芝。

“......”

这女人真是蠢到无可救药,这么简单的意思都听不出来?

能够活到现在,还没被拐走卖掉,倒也是挺幸运的。

“云修,你可要看好弟妹,别哪天弟妹突然就不见了。”傅连兴在一旁看热闹,却也不忘揶揄几句。

傅云修面容冷冽,语气寒冰刺骨,“这是我的家事,无需大哥操心了。”

“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种拜金的女人,就算老公再穷,我也不会离开他的。”

唐小绵伸出三个手指,做出了表率。

那个东西没到手之前,想要让她离家傅家那是不可能的。

宋凌打断了正准备继续开口的傅连兴,“唐小姐,不知这株血灵芝能否也卖给我?”

望着满眼渴望的宋凌,唐小绵摇头,“血灵芝这东西太补,对于宋先生或者需要的人来说,每次只需要切下一两片足矣。”

“弟妹,宋少爷可不差钱。”傅连兴想要借机讨好宋凌。

以此来改变宋凌对傅式集团的印象,最起码也不要留个合作的机会。

宋凌面色淡然,躬身道:“请唐小姐开恩,宋某愿以双倍的价钱购买。”

原本以为五株,已经够多了。

没想到她竟然还有。

血灵芝是奇缺之物,错过这次,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

为了母亲,宋凌不打算放弃。

“宋先生,以后若有需要,还可以微信找我,价钱和之前一样。”

唐小绵耐心解释,“血灵芝一旦离开药田,其中的药力就会流失,届时就会失去作用。”

傅连兴再次跳了出来,冷嘲热讽,“宋少爷,别理她,她就是想玩饥饿营销那一套,什么药力流失,说的跟真的似的。”

宋凌目光中闪过一抹厌恶,“闭嘴!从现在开始,再听到你说一句话,傅式集团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唐小姐怎么有这样的家人?

要不是看在唐小绵的面子上,他都不会搭理他。

傅云修眸子里闪过一抹玩味。

这女人什么时候有药田了?家里那些地方,可没有血灵芝。

宋凌恢复了和颜悦色,“抱歉,有些失态了,那这些血灵芝要不要暂时交给唐小姐打理,等到宋某有需要,再来取回。”

“小本生意,概不退款。”唐小绵死死捂住了手机,生怕刚到手的钱财,又被要回去了。

傅云修额头上一片黑线,“手机给我。”

十万难道还不够吗,摆地摊也就算了,还要做黑心商人,以后传出去,他在下属面前还要不要面子了?

想到这,傅云修又给苏木发了条消息。

“这是我凭本事赚到的钱,货真价实,不坑不骗,货物一旦售出,概不退换。”唐小绵并没有交出手机。

宋凌轻笑一声,明白对方误会了,解释道:“唐小姐,宋某的意思是寄存,把血灵芝寄存在唐小姐这里,保证药力不流失,并不是要取回货款。”

唐小绵将手机揣进口袋,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原来宋先生在担心这个呀,还请放心,从我这里卖出去的血灵芝,只要从现在开始使用,在用完之前不会出现药力流失的情况。”

“既然这样,唐小姐为何不愿意多卖宋某一株呢?”宋凌心中很是疑惑不解。

药力流失的问题解决了,双倍的价钱再卖一株,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傅云修眸中也闪过一抹疑惑,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明明五十万就可以让她得意许久,为何到手的买卖却放弃了?

“你说这一株啊?”唐小绵将血灵芝拿在手上,指甲轻轻划破了血灵芝的根茎,“因为它还不能入药。”

根茎的创口中流出浅红色的液体,就好像是露水中包裹着血滴。

解释完,唐小绵就将血灵芝重新放回包裹里。

受创的血灵芝必须要得到药田的滋养,一旦不及时处理,这株血灵芝就废了。

傅连兴心中在滴血,要不是之前收到了宋少的警告,已经指着唐小绵破口大骂了。

从宋少的反应来看,这东西是真的,一株就是十万,而唐小绵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暴殄天物。

给他的话,说不得已经得到了宋少的好感。

“那宋某就先告辞了,后会有期,唐小姐。”宋凌得知真相后,对唐小绵心中更加敬佩。

傅连兴目送宋凌离开,心中却犯愁了,“宋少爷没有解除禁令,以后该怎么办?”

“弟妹,瞧你干的好事!”傅连兴怒气冲冲。

“我卖的血灵芝是我自己培育出来的,不偷不抢,怎么得罪你了?”

唐小绵装作无辜的样子,水眸里渐渐凝聚出些许雾花,看上去像遭受了偌大的委屈。

“大哥。”傅云修眸色一冷,宛若刀刃扫向傅连兴。

这女人虽然傻但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岂是他人能欺负的。

傅连兴心中莫名犯怵,不准备继续纠缠下去,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等等!”唐小绵喊住了他,“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傅连兴回身,闻言忙不迭检查了下身上,发现没有缺少什么。

看向唐小绵的目光愈加奇怪,“弟妹,你想说什么?”

唐小绵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好像忘了之前的赌约,我录音了,要不要放给你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