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看守公主的人呢?公主去哪里了?

曹氏这会儿心里舒坦了,也不计较婆子的冒失,对薛松之说道:“无妨,文柏你先去看看公主,她昨日受伤后未请大夫又没进米水,此时身体应当正虚弱,还是得送回院子好好调理一番。”

不然耽搁久了,真丢了性命那就麻烦了!

薛松之也知道事情轻重,点头应了下来。

林萱月的高兴劲儿早就过去了,此时垂下的眸子里,只剩不甘和阴狠。

嵇玉姝的命可真大啊!

重伤不治,又饿了一天一夜,这竟然都不死?

还真是**长命!

两人结伴而出,穿过抄手游廊,又绕了好几个地方,这才到了关着嵇玉姝的柴房。

可如今柴房门大开,不仅院子里空无一人,柴房里面也空无一人。

“看守公主的人呢?公主去哪里了?”

眼见着薛松之沉下了脸,林萱月给身边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立刻大声呼喝起来。

喊了几声,又找了好半晌,几个吓得战战兢兢的丫鬟婆子,终于被人拽出了角落。

见她们跪在地上神不守舍,林萱月的贴身婢女上前狠狠踹了那婆子一脚:“公主呢?你们为何没有守在柴房门前?”

婆子被踹倒在地,嘴巴张了张,好半晌后才组织了一句完整的话出来:“公主……公主的鬼魂回来索命了……”

薛松之和林萱月的神色都僵了一下,林萱月最先反应过来,阴着脸说道:“胡说八道!公主好端端活着,你这刁奴竟说她的鬼魂来索命,分明是有意诅咒公主。杏儿,掌她嘴!”

婢女杏儿立刻带着丫鬟压住那婆子,在婆子脸上扇了好几个巴掌。

其他两个小丫鬟被震慑住,这才哭哭啼啼的说出了事情经过。

林萱月听完后,转头对着薛松之笑道:“文柏哥哥,看来是公主自己跑出去了,她还能跑出柴房,说明那伤也不怎么严重呢!这会儿说不定是她自己知错了,想着无颜见你,便躲起来了。”

薛松之听到这话脸色好看了很多,他轻轻点头声音温和道:“既是如此,我们便先回前院,等她自己过来认错。”

林萱月笑着应下来,两人又结伴回了院子。

曹氏见他们回来,忙问道:“公主可派人安顿好了?”

薛松之坐下,饮了一杯茶,神态悠闲道:“她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过去的时候没见到人。想来稍过一会儿,就会自己来找我认错的。”

往日嵇玉姝就是这样,只要他一生气,嵇玉姝都会主动来赔笑脸道歉。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这次薛松之心中依然很有把握。

可曹氏仍觉得心中不安,她皱着眉头看了眼外面天色,略等了等,最后还是忍不住对身边婆子道:“你带人去看看公主有没有回秋霜院?若是没有,再去府中其他院子里找找,尤其别落下那等僻静人少的地方。”

婆子忙带着人去了,薛松之却有些不悦:“母亲何故为她这般上心?”

曹氏恨铁不成钢道:“我这哪是为了她上心?你动手打了公主事小,若她出了什么意外罪名担在我们头上,这事儿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