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见季霆深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程晚词的腿都是软的。

“抱歉程小姐,你未婚夫的事我们无能为力,这件事牵扯到季家,整个燕城没人敢受理这件案子……”

之前给的佣金对方悉数奉还,那副生怕惹火上身的样子让程晚词整颗心沉入谷底。

她和未婚夫陆湛大学时就在一起了,一直陪他创业打拼,公司好不容易有了一定规模,他们也婚期在即。

现在公司被人举报账目资金有问题,陆湛被检察院带走,公司被封。

到手的幸福就这么没了,背后之人居然是季家。

那个燕城第一豪门、跺一跺脚整个燕城都要抖三抖的季家!

驱车到了看守所,终于见到了陆湛

他最近没睡好,胡子也没刮,完全没有往日的光鲜风流。

看到程晚词,陆湛的双眼瞬间一亮:“怎么样晚词,律师怎么说?”

程晚词笑得很勉强:“你别担心,律师说会全力帮我们辩护的。”

“你撒谎!”陆湛大吼一声:“搞我的是季家,现在整个燕城是不是没人敢为我们辩护,是不是?”

没想到他猜到了,程晚词只能道:“……律师把佣金都退回来了,他们说你的案子牵扯到了季家……”

陆湛厉声打断:“就是季家在搞我,为了吞并咱们的公司他们故意给我下套陷害我。晚词你要相信我,我没有犯法。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我怎么会干帮人洗钱那种犯法的事?”

不等程晚词说话,陆湛又着急道:“我有一个办法能救我,但是需要你帮忙。”

程晚词赶紧问:“什么办法?”

陆湛看着未婚妻明艳动人的脸:“你去求季霆深,求他放过我。”

季霆深,季家当今掌权人,季氏董事长兼执行总裁。

外界传言季霆深不近女色又怎么样?他就不信这么大一个美人送上门季霆深还能无动于衷?

程晚词纳闷:“我去求他就能行吗?”

陆湛满脸笃定,继续蛊惑:“能行,只要你去求他肯定行。这件事只要他不追究,我就立刻能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了,然后我们立刻结婚。晚词,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程晚词摸了摸手上的钻戒,点头:“好,我去试试。”

人间四月,燕城最大的会所。

程晚词扯了扯礼服的领子,确定镜子里的自己完全OK后呼出一口气,然后才离开化妆间。

“她怎么来了?未婚夫都被关进去了居然还有心思出来浪,不要脸。”

“你懂什么,未婚夫靠不住了还有别的男人嘛。今儿可是季家举办的酒会,季家的男人们难道不比她未婚夫强?”

程晚词没有理会那些七嘴八舌的女人,目不斜视越过。

酒会正是高潮时候,找了一圈,程晚词看见了她要找的人:季霆深。

那一圈男人每个身边都有美女作陪,只有他一个人占据整条沙发。

那张脸跟财经报上一模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生敬畏。

深吸一口气,程晚词走了过去。

“季总……”

“滚。”

季霆深连眼神都没施舍一个,声音里透着不耐烦。

等着看好戏的八婆们噗嗤乐了:

“好厚的脸皮,居然想钓季总,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季总可不就比她那没用的未婚夫强了一万倍?哈哈哈……”

程晚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也并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随手抓起一瓶酒仰头就喝。

看戏的人都愣住了。

酒很辣,度数很高,她被呛得流出眼泪。

一瓶酒喝完,她把空的酒瓶放回茶几,看着沙发上那个始终冷漠的男人:“季总,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未婚夫。”

终于,季霆深的视线从下往上,最后落在了程晚词那张绝美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