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铜古棺

第二章青铜古棺

那十几个小伙子真的浮出水面,他们每个人肩膀上拉着绳子,正奋力的向上拽着。

岸边的人看见这情况,也都跑去帮忙,一堆人拥挤在了河面上。

我和李飞无比好奇,这刘阿宝的尸体这么重的吗,这么些人往上拽,竟然好半天都不见拽出来。我们虽然好奇,但当时年纪小,村长不允许我们靠前,我俩只能在后头观望着。

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就见那些小伙子快好累死的时候,河面上终于露出一角。这一看可把我看懵了,这哪里是刘阿宝的尸体啊,分明是个青铜造的大棺材!

这棺材比普通棺材小了一圈,周身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这些花纹繁琐复杂,十分古怪。有蛇头,有鬼脸,还有恶鬼吃人的刻画,总之十分诡异。

因为年代久远,棺材上长了一层薄薄的青苔。

虽然东西挺古怪,可是大家也都知道捞到了值钱的东西,每个人都很兴奋,甚至有些没来看热闹的,也都千里迢迢的跑到河边来看。

当时人又多又乱,村长怕出乱子,连忙打电话给上级部门,请求上头派人过来。但是没见过世面的老百姓哪里管得了这些,上面的人还没到,就有几个好事者把棺材撬开了,这一开可是不得了。

棺材里竟然放了好些金银财宝!

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哪里见过这些?于是,这些财宝遭到了哄抢,等上头人到场的时候哪里还有别的,就空落落的剩下了一副空棺材!

文物专家捶胸顿足,又是讲道理又是上大课,有些被说动了的村民,就将抢到的东西还了回去,最后虽然收回去了一些,但肯定也有一些落在了外面。

说来也真是怪了,青铜古棺被拉走的第二天早上,刘阿宝的尸体就浮了上来!

当时的场面也真是惊悚了,刘阿宝仰面躺在水面上,四仰八叉,头发散开,样子极其恐怖。她的身子被海水泡的发白,却没有肿胀,这也是很诡异的。

不过,当时大家都满足于终于捞到了尸体,谁也没有想别的,就把她打捞上来,匆匆的掩埋了。

直到刘阿宝的尸体被掩埋后的第二天半夜,我爷才回来。也不知道他这几天做什么去了,回来的时候样子极其狼狈,一身衣服脏兮兮的,又破又烂,脸上还带着伤。

他什么也不肯说,匆匆吃了口饭,也不睡觉,就去堂屋的空牌位前跪着去了。

当时的气氛无比压抑,我吓得不敢说话,也不敢靠近,就远远的看着我爷跪在地上的背影。他的脊背有些弯曲,有些悲凉。

第二天早上,李飞来找我,带了很多好吃的。我问他这些东西哪里来的,李飞告诉我,这些都是刘阿宝办丧事剩下来的。

我也没多想,就把他拉进屋,我俩开着电视大吃二喝起来。

鸡鸭鱼肉各种菜肴吃撑了,李飞才抹了一把嘴,笑道:“张巩,你见过黄河娘娘不?”

我愣了一下,黄河娘娘谁不知道啊,她可是黄河大王的老婆。不过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黄河大王,但是我们居住在沿海地区的,都还信奉着黄河娘娘。

信奉归信奉,但谁也知道那不过是传说中的人物,谁能真的见过?

李飞见我不说话,忽然很神秘的凑了过来,道:“我就见过!”

我惊讶道:“什么时候?你在哪里见到的?”

李飞骄傲道:“黄河娘娘选中了我,让我做她沟通阴阳两界的使者,我现在可不是普通人了,你要是不信,我晚上带你去见见她!”

李飞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十分诡异,我有些被吓到。但当时到底年纪小,什么也不懂,还因此羡慕了好一番,并决定晚上跟他去长长见识。

到了晚上,我跟着李飞往村外走,他走的很快,步幅很大,眼神发光,一副精神亢奋的模样。来到村外的老槐树下,李飞忽然指着那棵大树对我说道:“张巩你快看,黄河娘娘在那里呢!”

可是我什么也没看见呀,李飞却跑过去,对着大槐树磕起头来。他一边磕头一边喊着,黄河娘娘,黄河娘娘,我当真被这一幕吓坏了。

我赶紧跑过去拉住他,这一拽我才发现李飞的右手中指发黑,整根手指肿胀的大了一圈。

我算是连拖带拽才把他弄回去,我不敢在他家多待,怕村长知道我们两个晚上乱跑,去我爷那里告上一状,那我就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跑回家,心里吓得突突直跳,我还从未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呢。心神不宁了一会儿,我就跑到床上准备睡觉,刚躺下没一会儿就觉得无比恶心,爬起来叽里呱啦吐了一通,将李飞带来的那些好酒好菜全吐了个干净。

我觉得有点可惜,可现在也顾不上别的,实在太难受,我就爬上床睡觉去了。

睡梦间我做了个梦,我梦见和李飞在村口大槐树下,那里已经没有槐树了,原本槐树的位置站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通体闪着光,十分亮堂,我看不清她的脸。

她的身边还围绕着一群穿白衣服的小人,这些小人载歌载舞围着女人转圈,李飞就在这些小人的脚底下跪着,对着女人磕头。

他磕了一会儿,缓缓的回头看我,然后像是看见了我,嘴角上弯,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微笑。我看见李飞的脸色越来越青,最后变成了死灰死灰的,好像一个死人。

我一下子就惊醒了,用手一摸,全身都是汗,被子也被我踢翻了,一股冷气扑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扯过被子想再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哐哐哐的敲我家门,门外人喊着,三叔,三叔,你开门,你快开门啊!

我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不是村长的声音吗?难道是李飞出事了?

我忙爬了起来,这时候我爷已经打开了大门,村长站在门外一脸焦急道:“三叔,你快去我家看看吧,李飞那孩子不中用了!”

我一下就懵了,白天的时候虽然有些不太正常,但精神头还在,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