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妖

第四章作妖

这一年我大学毕业,第一次回家过寒假,快到新年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杀猪宰羊,好不热闹。村里的七婶子家要杀猪,是一头黑白花的老母猪,养的肥肥壮壮,五六个人才将那头猪绑到了杀猪案上。

可是据说临动刀子前那头猪居然哼哼了几声,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七叔吓坏了,举着刀子也不忍心捅下去。他走过去一看,那头猪也正盯着他呢,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充满感情,活脱脱像个人。

七婶子不忍心了,想要放它一马。可是农村人务实,这猪已经老了,不杀也已经毫无用处。杀了卖肉,还能赚些钱贴补家用。

想到这些,七叔一狠心,直接一刀子进去,就把猪给捅死了。猪肉留了一部分家里过年用,剩下的大部分,都被七叔拉到集市上卖了。

可是,没过几天,七叔家就出事了!

李飞跑来找我的时候,说七叔家现在围了很多人,都是在镇上买了他家猪肉的,这会子都找过来了。那些吃了猪肉的,都生了怪病,浑身奇痒难耐,有人生生将自己的一层皮抓烂了,整个人血淋淋一片。

我还从未见过这种怪事,和李飞急忙跑到了七叔家。这一去可是把我吓坏了,光是院子里就站了好几个“血人”,一边对着屋里叫骂,一边使劲儿抓着自己的皮肤。

而屋子里,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阴冷的怪笑,那声音是我第一次听见,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见七叔左右为难,就去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七叔一把拽住我,喊道:“张巩,快,快去把你爷喊来!”

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但我也明白肯定出了怪事,赶紧跑回去叫我爷。等我把爷叫来,七婶子正在院子里疯,她一边尖叫着,一边对着那些人破口大骂。

这时候我才知道刚才在屋子里怪笑的人,就是七婶子。她现在整个人极其不正常,咧着嘴,疯了一样大笑,指着那些人大骂着,说他们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现在是血债血偿!

“三叔,这,她这是怎么了啊?”七叔有些懵了。

我爷当时脸色就不好了,因为七婶子的状态实在不正常,整个人疯了似的,脸色煞白煞白,眼神发直可笑声却又阴森无比。

她力气极大,七叔使劲拽着,还是没能把她拽住了。她一边喊叫着,喉咙里发出哼哼哼的声音,像是猪。

“巩子,去拿一双筷子来!”我爷大声喊道。

我忙跑到七叔家厨房,拿了筷子出来。我爷接住后直接将筷子岔开,狠狠的夹住了七婶子的中指。这一夹不要紧,七婶子整个人像是过电一样,身体快速抖动起来。

与此同时她嘴里发出一连串的猪叫声,哼哼哼哼哼哼......

“孽障,还不快快离去!”我爷大喊一声,手指快速往她额头一按,七婶子的身体往后一翻,然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她颤抖了一会儿,喉咙里的声音逐渐小了,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老伴儿,老伴儿!”七叔被吓坏了,急忙跑过去扶着七婶子。可此时七婶子浑身瘫软,哪里还站的起来?

那些来找七叔算账的人也都被吓住,原本他们把自己抓成这样就够吓人了,这一看还有更吓人的,铁定不是一般情况啊,这是撞邪了?

我爷也不理这些人,他又用拇指在七婶子身上按了几下,七婶子才逐渐清醒了过来。

“三叔,我老伴这是咋了啊?”七叔见我爷忙活完了,这才问道。

我爷回头瞪了他一眼,骂道:“你真是什么都敢吃啊,那头猪临死前流下眼泪,摆明了是有些道行了,你这都敢吃它?这下好了,它这还没修炼成型就变成了鬼,能饶了你才怪!”

七叔彻底傻眼了,问道:“你说是那头猪搞得鬼?”

我爷摇了摇头:“七叔,我早就和你说过,让你处理了这头猪,你不肯,舍不得,现在还要拿来吃!你不知道这头猪的来历吗?”

七叔道:“我寻思着过了这么多年,应该没什么事了啊!”

“糊涂!当年这头猪还是小猪仔,它可是伺候过黄河娘娘的啊!”

我爷这么一说我有点印象了,有一年我们村祭拜黄河娘娘,过大庙会,当时搞得很热闹。除了各种祭品贡品之外,还有一头黑花小猪仔,它浑身披红,被人们抬着,恭恭敬敬的送进了黄河娘娘庙。

各种仪式举行完毕后,小猪仔没有被抬回来,它必须在庙宇里和黄河娘娘待上一夜,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再由主持者负责将小猪仔接回来。

原本经历过这件事后,小猪仔的命运就被限定了,不准宰杀,只要好生生的给它养老送终就行了。可是后来民风开化后,再也没人信奉黄河娘娘了,这小猪仔的命运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七叔就藏了私心,这么大一头猪,就这么白白养着多可惜,杀了卖钱还有的赚,于是,自作主张就将这头猪宰杀了。

如今七叔听我爷这么一说,也吓得不轻,哆嗦着问道:“三叔,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呀?你可得想想办法!”

我爷气的吹胡子瞪眼:“我有什么办法?那头猪得了些道行,如今又死的这么惨,怨气深重,它要闹下去,是要你血债血偿呢!”

七婶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眼巴巴的看着我爷,那些围观的人听见我爷的话,也都吓得不轻。他们可是吃了那头猪的肉啊,现在浑身奇痒难耐,这也是被缠上了?

说到这里,七叔吓得差点给我爷跪下:“三叔,你想想办法啊,这事儿你不能不管啊!且不说我们老两口遭报应,现在这么些人被连累了,我这于心不忍啊!”

我爷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试试看,这么多人呢,真出了人命要你赔,你也赔不起!”

“谢谢,谢谢三叔,谢谢啊!”

我爷犹豫了一下,对七叔道:“我要的东西你去准备一下,三斤糯米,九根银针,再买些纸钱香烛什么的,新鲜瓜果也要买一些。”

七叔听完脸都绿了,支吾道:“要、要买这么些东西啊!”

七叔向来抠门,一下子让他花费这么多,指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儿呢!我爷也不跟他废话,说道:“这么多人需要治疗呢,买这些都是少的,要不我不管了,你等着出了人命,自行赔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