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诡医

第五章诡医

七叔一听这话顿时慌了,连连说着,我买,我买,我这就去!

七叔也不傻,他就算再抠门也算得清这笔账。这些东西才多少钱?要是那些吃了猪肉的人死了一两个,他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人家的命啊!

七叔跑出去后,我爷又对那些人说道:“身上有症状的人都留下,其他的人都散了吧,张巩、李飞,把他们请出去,关上大门,记得把门缝也堵上,不能在外张望。”

那些好奇者虽然很想留下来看个究竟,但我爷发了话,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于是,我和李飞将这些人请到了大门外,他们有亲人在院子里,也不肯就这么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七叔抱着一堆东西跑了回来,我爷接过后又将那袋糯米扔给了七叔:“去厨房把糯米蒸熟了拿来!”

七叔只能应着照做。

我爷又对我和李飞说道:“你们两个去找一张床单,越大越好!”

李飞跑到七叔的屋子里拿了床单出来,我爷把床单撑开,让我和李飞一人拿着一头,撑起来做了帘子。然后那些患病者分为男女站到了帘子的两侧。

我和李飞到底是大小伙子了,也不敢往女人那边乱看,只能侧着身子对着男人们这一面。

帘子的这一侧站了三个男人,他们自从站到这里就没消停过,手一直在身上乱抓。

我爷瞥了他们一眼,对他们说道:“你们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吧!”

三个男人听后便将上衣脱了下来,这一脱不要紧,我和李飞都吓了一跳。这些人的后背真的都被抓烂了,血淋淋的流着黑血,相当恐怖。

我爷又在院子的一侧摆上了新鲜瓜果,点了香烛,又对着那个方位念念有词。等他念完了,就将一沓黄纸烧了,黄纸烧完余下的灰烬全部被他收敛到了一个小瓷碗里。

这时候七叔的糯米也蒸好了,七叔刚端着糯米走出厨房,这边又出事了。原本在旁边安静观看的七婶子再次发疯,她忽然冲撞过来,想将那一整盆糯米打翻。

与此同时她的喉咙里再次发出哼哼哼的猪叫声。七婶子力气大的过人,脸上的表情也扭曲了,带着无比的怨怒,冲击着,挣扎着。

我爷见状大喊了一声:“按住她!”

我和李飞丢下帘子就跑过去帮忙,我们三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将七婶子抓住。这时候我爷喊了一句,绳子,绑起来!

七叔忙去找了根绳子,我们七手八脚的将七婶子绑了起来。

她还在挣扎,叫骂,仿佛要吃人一般恐怖。

我爷对着她呵斥道:“你还闹?!今天不管你怎么闹也没用,你要不识好歹,我老头子就把你打个灰飞烟灭。”

七婶子说话声音都变了,那声音不太像人,但勉强也能听清说了什么,她道:“你个老不死的,你多管闲事,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爷道:“万物各有其道,你现在做的事就乱了你的道,我自然有权利收了你!”

七婶子哈哈大笑起来:“我乱了道?那他们吃我的肉,喝我的血,杀我的时候,又是乱了谁的道?”

我爷对七婶子的质问恍若未闻,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确实是七叔做错了。七婶子见状继续咆哮着,挣扎着,仿佛要将绳子扯断似的。

我和李飞都吓住了,我还从未见过这种场面。

“老三头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就是......”七婶子挣扎着咧开嘴,开始大喊大叫起来。不过,他一句话没喊完,我爷忽然拿着糯米朝那些血淋淋的后背呼了过去。

随着一阵滋滋啦啦的声音,那人的后背开始冒起了黑气。可滚烫的糯米呼上去,那人一点也不觉得痛,看表情反而舒畅了许多。

他倒是舒服了,七婶子可不舒服,她仿佛无比痛苦似的,挣扎的更厉害,仰着脖子,嘶吼着惨叫着。

我爷不停手,继续将糯米呼到第二个人身上,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这些被呼上糯米的人身体都开始冒起了黑气,七婶子的表情都扭曲了,眼睛翻白,样子极其恐怖。

七叔真是被吓惨了,看着七婶子这么痛苦,忍不住想上前,却被我爷一下叫住:“是你亲手杀了它,你现在过去,它能一口吃了你!”

七叔吓得再也不敢往前半步。

我爷继续拿出银针,开始给这些人身上施针。我从不知道我爷还会医术,这一幕看得我相当震惊。等我爷施针完毕,那些人终于松了口气,再也不喊着浑身奇痒了。

这时候的七婶子仍旧扭动着,不过力气却大不如前,喊叫的声音也弱了许多。我爷举着一根银针上前,伸手就扎在了七婶子的眉心。

七婶子颤抖了几下,眼珠子才慢慢回转过来。不过此时的她早已折腾的筋疲力尽,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半条命都要没了。

“好了,把她解开吧!”我爷说道。

七叔早就等着急了,听见我爷发了话,二话不说就把绳子解开了。绳子一解开七婶子的身体就从凳子上滑溜下去,七叔急忙一把将她抱住。

“三叔,这下没事了吧?”七叔回头问我爷。

我爷看了一眼那些病患,说道:“你们可以回家了,都没有问题了!”

那些人穿上衣服,谢过我爷以后,纷纷走出大门。等他们一离开,我爷就对七叔说道:“暂时没有问题了,不过,那猪妖死的凄惨,怨气横生,想要太平的话还得超度一下!”

“超......超度?要怎么超度?”七叔道。

我爷看了一下天色:“超度七七四十九天,如果顺利的话,时间一到它的怨气自会消散。不过,怕就怕这家伙仗着是黄河娘娘的人,自视清高,不肯善罢甘休啊!”

此时七叔早就没了主意,只能说道:“我一切听三叔的,你拿主意吧!”

我爷道:“好!去找些新鲜的泥土,和了朱砂,给它重塑新身。然后将这副身子供奉在黄河娘娘庙里,七七四十九天,期间要焚香烧纸,烛火不熄,怨气自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