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嫁给他,是她十六岁时的愿望

血……

满地的血……

目之所及,还有四溅的火星、残破的车子……

夜里,灰色大床上。

向轻晚秀气的眉毛紧紧皱着,额间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嘴里一直在说着:“傅则衍,不是我……”

终于,她从噩梦中挣脱,猛然睁开眼睛时,又瞬时落入了一个男人深邃的眸中,

头上的汗来不及擦,转而换为满心的欢喜,她连忙起身,惊讶道:“则衍,你怎么回家了……啊,疼!”

不等她说完,男人大手狠狠掐住她纤长的脖颈。

月光顺着巨大的落地窗洒下,为他俊朗的面庞更平添几分冷意。他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唇也紧随着勾了勾,语调低沉:

“看样子,我的妻子又在梦里好好回忆了一番当年的罪行啊。”

向轻晚小小的脸蛋涨的通红,她拼命地摇头:“傅则衍,我们结婚三年了,你为什么…咳咳…为什么始终不相信我!”

“结婚?”傅则衍英气的眉向上一挑,头垂了下来,埋在向轻晚的脖子上沉沉的笑。

那温热的气息扫在她细腻的皮肤上,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在她的脖子上轻轻摩挲。

他反问:“你是说你为了攀上傅家,是如何扫除一切障碍,甚至解决了叶若歆的这些事?”

傅家是舜州声势显赫的大家族,是多少权贵想触都难以触到的名门。

而傅则衍自从掌管傅氏企业后,更是将各个行业做到顶端。他手腕狠硬,精明远谋,是当之无愧的商界魔鬼和金融天才。

向家紧盯着傅则衍这块肥肉,精心筹划下,终得到了傅向两家商业联姻的机会。

当时的傅则衍心里只有叶若歆,但没多久,一次意外,向轻晚和叶若歆的车子相撞,叶若歆成了植物人。

而后,傅向两家婚礼如期举行。

“叶小姐不是我撞的,是当时她自己开车撞上来的,车速过快,我根本躲不开……唔……”

话音未落,傅则衍埋下身子,狠狠吻上她的唇。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撕咬,报复的**在胸腔内冲撞,她的血液在嘴里弥漫,傅则衍滚烫的唇继续向下,又啃在她的滑嫩的肩膀上。

嘶拉——

傅则衍粗鲁的将她的睡衣撕开:“贱妇,不是一直求我给你个孩子吗,好啊…今天我满足你。”

“阿衍,嫁给你,是我十六岁那年便生出的愿望,哪怕你不娶我,我也希望你一切都好,我又怎么忍心伤害你喜欢的叶小姐呢……”向轻晚难过的声音都在发抖。

“你不配提叶若歆的名字。”男人眼中的怒意仿佛能将他吞噬,烧尽。

在睡衣最后的一颗扣子扯下时,向轻晚的耳边又响起傅母的嘲讽:“当初我就瞧不上你,现在还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你要是再不给我们傅家添后,就收拾包袱滚回去!”

她疼的闭上眼睛,眼泪划到枕头上。

她不要离开傅家,不要离开傅则衍。

羞辱,践踏,她都忍了,她图的,不过就是终有一日自己的丈夫能看见她的好。

哪怕此时傅则衍的手指捏着她爬满泪水的脸,凉薄的唇贴着她的耳朵说:“向轻晚,瞧瞧,你多脏啊。”

她更不在乎自己多脏,甚至在一个月后的某个清晨,她开心地赶在傅则衍出门之前轻轻拉住他的衣袖,犹豫片刻后终于决定开口:“阿衍,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嗯?”男人眉头轻瞥,有些不耐烦。

“其实我已经……”

嗡——

傅则衍手里的手机响了,上面赫然出现三个字:叶若歆。

向轻晚身子一晃,

叶若歆?

傅则衍嘴角轻扬,纤长的双眸里难得多了丝不一样的光亮:“忘记告诉你了,叶若歆醒了,就在昨天。”

门“砰”的一声关上后,愣在原地的向轻晚无力地捂住自己的肚子,气若游丝道:“宝宝,你没有爸爸了。”

是的,昨天她查出怀孕了。

同样在昨天,傅则衍深爱的叶若歆……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