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本以为台上的男主已是自己囊中之物的男子气红了脸,相貌平平的脸上顿时堆起了褶子,他狠狠一拍桌子,

「是谁!是谁敢跟小爷我抢人!」

我看清这位马公子是谁后,微微一笑,「是你姑奶奶我。」

马公子听后拍桌子拍得更欢了,「啊啊啊疯了疯了!小爷我要气炸了!」

众人被威慑住,一时间大气不敢出,只有男主冷冷看着,嘲讽地勾唇。

马公子撸起袖子捏紧拳头,指节发出阵阵响声,「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这样跟小爷我说话?看我不扒了——」

声音戛然而止。

「姑......姑奶奶?」他盯着我,张大了嘴巴。

我淡定点头,款款走过去,抬手慈爱地薅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

「凌署乖。」

看到这一幕,众人惊掉了下巴。

方才忘记说了,我是宁家的独生女没错,但我其实还有个义兄。

我娘身体孱弱,难以受孕,六十岁才生的我,算是高龄产妇plus。

我爹在我出生之前怕这偌大的家业无人继承,从粮行挑了个聪慧老实的伙计收了做义子,也没叫他改名,仍姓马。

也就是我大哥。

我大哥也没辜负我爹的期望,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不辞辛苦忙东忙西,将宁家的生意越做越大。

而这个正站在我面前一脸呆滞的人,是我大哥的孙子,马凌署,字涂斗。按照辈分,确实得叫我一声姑奶奶。

马凌署愣了几秒,随后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原来是我姑奶奶想要的人,早说嘛!涂斗一向尊敬姑奶奶,又怎会与姑奶奶抢人!误会误会!嘿嘿。」

我知他性子,瞥他一眼,「说人话。」

「还请姑奶奶不要把今晚之事告诉我爹。」

马凌署摸摸后脑勺,撅着嘴扮可怜,看起来滑稽极了,「要是我爹知道我花银子拍卖这种该千刀万剐的罪臣之子,定会揍死我的!」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他又补了一句,

「当然姑奶奶您不一样,您是我们全家宠在心尖上的人儿,一个罪臣之子算什么,您做什么都是对的!」

余光瞥见男主听到某个字眼后微微一愣,脸色苍白如纸,我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一不舒服就想挣银子。

我看着马凌署,把手摊开,「二百两。」

「我的好姑奶奶......」马凌署一惊。

我张嘴便要加价,「二百一......」

马凌署愤愤地往我手中塞了两张百两面额的银票,憋屈道,「我就这点私房钱了。」

我「哦」了一声,不紧不慢地掰着手指数数,「池塘边的绿树下埋着一个瓷罐子,你爹书房第二排柜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轴画卷,还有后院的恭房里......」

「老鸨!」马凌署大喊一声打断我的话,冷汗涔涔,随即对老鸨使了个眼色,老鸨立马心领神会,叫几个人把男主从笼子里拎出来,带到我面前。

「姑奶奶,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马凌署对我挤眉弄眼。

我盯着眼前一身艳红衣衫,半露香肩纤腰,看起来娇艳可人的男主没说话,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脏如擂鼓一般跳动。

怎么办?

这样的场景下,要怎么开口才能让男主相信,我不是一个只馋他身子的轻佻放荡之人?

「我知道你叫林子瑄,我叫宁桑简,是......」

刚开口,就瞟见林子瑄眼底迅速闪过一丝深浓的厌恶,而后他马上撇开视线,额头和手背都暴起了根根青筋,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我心里一颤,顿时噎住,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林子瑄仍然死死咬着下唇,伤口越来越深,凝聚成血珠,一滴一滴往下砸,像是要砸进我心里。

我默了默,拿起袖子伸手过去想帮他擦拭伤口,没想到却把他吓了一跳。

他误以为我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做些什么,激动得眼睛圆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紧握的手小心压制着却仍在微微地颤抖,

「不知羞耻的守财奴!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我怔住。

一时间竟是在想,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女主,他也会那么抗拒地对她吼出这句话吗?

应该是不会吧。

小说里写得很清楚,女主一掷千金救下男主,男主也一眼认出她就是小时候那个青梅,两人一路甜甜蜜蜜,互相扶持,几乎没什么大虐点。

也正因如此,后期女主怀疑猜忌男主,两人猝不及防就be了,才让无数读者捶胸顿足,直嚷嚷着要给作者寄刀片。

没错,我就是嚷得最欢,说刀片不够还要把老子那把青龙偃月刀一并寄过去那个。

打住!

这种事情不能想。

如今救他的人是我,是女主自己放弃了他,我和他之间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是吗?

「呸!我姑奶奶这是看得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马凌署啐了一口唾沫,看我一眼,扬手便想给林子瑄一巴掌。

林子瑄眼眶通红,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我心里一紧,正欲出声阻止,马凌署半空中的手却停住了。

他视线在我和林子瑄之间来回扫了一遍,轻轻啧了一声,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干巴巴道,「马凌署,他只是......」

「姑奶奶!」马凌署将我拉到一旁,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同你说,要想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必须先得到他的人!」

我眨眨眼,被这句话炸得脑瓜子嗡嗡作响,连后面他说了什么也听不清了,待回过神,只瞧见马凌署眼露精光,信誓旦旦地提议道,

「今晚,你就先把他的人得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