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江城的夏,燥热粘腻,我回冲着廖时喻笑,他脸色苍白如纸。

我最终也没能进廖氏大门,而是被廖时喻安排司机送回了荣昌别苑。

“许小姐,廖副总说让您别到处乱跑,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司机把我送到小区后,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恭敬递到我面前,态度不冷不热。

我没接司机递过来的名片,打开车门下车,抻了个懒腰,阔步向别苑走。

在我没进监狱以前,其实在这里住过一阵子,那阵子,是我跟廖时喻最幸福的时候。廖时喻对我,从一开始就是发乎情止于礼,我原本以为他是想把我们彼此最珍贵的留到新婚夜,没想到……呵……

进房间后,我先大致看了下,跟以前无异,从卧室衣柜里翻了件睡裙,走进浴室。

淅淅沥沥的淋浴从头冲刷到脚,我紧闭着眼,几乎咬碎了后槽牙。

报应!一切都是报应!

我站着不动,脑海里一幕幕闪过从前的画面,没察觉到,浴室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从外推开。

直到门外刮进来一阵冷风,我才倏然回神,看向门外,眸子一紧——廖天野!

“许芜?”廖天野开口,削薄的唇勾着笑,满是嘲弄。

“出去!”我磨牙。

廖天野一双桃花眸眯了眯,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目光停留在我刻着深褐色疤痕的小腿上,“瘸了?”

我站在淋浴下不动,看着廖天野的薄唇一张一合,甚至连最基本的羞愧遮挡都忘了,垂在身侧的手攥紧,骨节因为太过用力,泛白。

廖天野跟我僵持了会儿,似乎笃定了自己的想法,蔑笑着轻呲了一声,转身跨步离开。

廖天野!廖时喻的小叔!准确点说,是当年廖老爷子在外的私生子!

当年廖时喻跟廖天野争夺廖氏继承权,我为了帮廖时喻,没少给他使绊子,真是没想到,第一天出狱——冤家路窄。

我简单擦干,出浴室,廖天野站在落地窗前抽烟,背对着我,打宽的肩、窄的背,窗外阳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金黄。

听到响动,廖天野回头,指尖的香烟轻磕了下,烟灰四下散开,“许芜,你猜,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默声,不语,廖天野大阔步走向我,一双强有力的手往我腰间一勾,笑的邪魅,“我的好侄子廖时喻说,他给我在别苑准备了礼物,求我……务必……笑纳!”

我,“……”

在我跟廖时喻交往之前,廖天野曾追求过我,彼时,他是我青梅竹马的男闺蜜。

我愠怒,抵在廖天野胸前的手发了狠,廖天野低头睨我一眼,“许芜,为了一个男人败落到你这份上,也是没谁了,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以前你失去的那些,我都帮你夺回来。”

我抵着廖天野的手一松,抬头,“什么交易?”

“嫁给我,我帮你整死廖时喻那个王八蛋!”廖天野贴近我耳边玩味的笑,另一只手丢掉指尖的香烟,转而去捏我耳垂,“许芜,顶着廖总太太的名头,足以能让你在整个江城横着走。”